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37章 被发现了

时间:2017-11-08作者:不倒的木头

    青屏山在观城外三十多里处,从青屏山到深海市猎人总部,总共约有三百余里,这个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

    此时远在三百里外的深海市猎人总部,九十九层的崇氏九九商厦,沐浴在阳光之下。

    顶楼那间装修豪华的大会议厅里,李赫正在接电话。

    身为猎人行会会长,同时武力值也深不可测的他,语气中竟然显得颇为客气,就连神态也颇显恭敬之色。

    “是。”

    “是。”

    “他……我一定尽全力……”

    很显然,电话那边的人绝非等闲,几分钟后,李赫放下了电话,若有所思。

    然而,还没来得及多想,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李赫条件反射的迅速抓起电话,“喂~”

    “你好,李会长,我是观城公安局长李温。”电话里传来一道温和但却有力的声音。

    “李局……”李赫的脸上显得轻松了些,挤出一丝笑容,“李局找我有事?但讲无妨。”

    对面传来一阵呵呵之声,“我们是紧急事务处理工作的老合作伙伴了,我就直说吧,我想和你聊一下那位叫做陆海的新晋猎人。”

    这一通电话,时间打了很久,李赫脸色显得有点不太舒服,似乎遇到棘手事情一般。

    二十分钟,终于挂断了。李赫刚刚准备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接通,“李会长,我们崇氏让出十年的租金,买那伤我儿子的混蛋离开猎人行会……”一道压抑不住愤怒的男子声音喊道。

    陆海,又是陆海!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他已经连续接到四个关于那小子的电话。

    更麻烦的是,每一个电话的分量都举足轻重,对于那小子的态度也各不相同,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他更加闹心的,是这家伙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好好的任务不做,非要当众对同伴下手,惹得天怒人怨,这么愚蠢的行为,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倒好,死猪不怕开水烫,让自己这堂堂会长去给他善后?偏偏自己还有着不得不帮的理由。想到这里,李赫就不禁扶额。

    “来人!”李赫沉声喊道。

    一道黑色的身影,应声出现在这间会议大厅中,神秘,冷傲,干练,强大,一股无形中锋锐的气场吞吐欲出。

    这是一名黑猎,专门负责李赫身边的安保问题。

    “让9号去观城把那小子带回来……顺便调查一下观城的情形。”

    而就在李赫派人前往观城的时候,崇氏集团里面,一群陌生的黑衣人也走了出来,更是抢先于黑猎一步,离开了深海市,目标观城。

    深海市暗流涌动,酝酿着一丝丝隐晦的杀机。

    而在观城,情势却更加紧急。

    进入清屏山谷的三位猎人,俱都没有了音讯,电子设备也无法链接。等不到音讯,于是一批救援队伍自告奋勇,愿做先锋。

    只是这支队伍才刚刚攀上岩壁一半,那平静许久的石壁突然晃动起来,一时间沙石滚动,所有人都掉了下来,侥幸没有摔死的,也在后续掉落的石块中被砸殒命。

    石块尘沙之下,丝丝缕缕的鲜血流出。总共不到三分钟,三十人的救援队伍全体牺牲。

    而此时,地底深处的波动已经明显了很多,就算是普通人,不借助仪器也能略微感受到一点。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惊悸。

    这感觉另所有人都产生不好的预感,可是没有超绝的身手,仅靠一般人根本就是送死。

    无奈之下,副局长大人不得不暂时放下计划,亲自拨通了猎人行会的电话,再次陈明厉害,请求猎人行会继续派人协助。

    但是这边刚刚发出请求,从谷口处又在传来一阵阵惊呼,“血,那些血不见了!”

    更为诡异的场景,也在青屏谷后的矿山上演着。

    无数的矿业人员,如同木偶一般的前进着,在到达矿山脚下的一瞬间,迅速分流开来,约莫三分之二继续前行,直奔矿井。

    而剩下约莫三分之一,却分成几部分,按照一定规律排列着,散开分布于山脚下的各个地方。仿佛古战场的排兵布阵一般。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来不及惊讶,陡然间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无数的工人,如同无感的机器人一般,发起了自杀式的攻击。不是攻击别人,而是攻击自己。

    “噗!”有人毫不犹豫,将手指插入眼睛,无情的搅动,任鲜血迸射,眼珠掉落,却无动于衷,整个过程,麻木不堪。

    有人不断抓挠皮肤,直到血肉开裂,血水崩溃,露出丝丝缕缕的肌肉,兀自不肯作罢,仍然撕扯着,令人看之不寒而栗。

    也有人捡起石块,自己往自己脑门,面门疯狂的砸落,血液飙风。

    血水淅淅沥沥,如同下雨一般,从无数人的身体上流淌而出,洒落在地下。无一人吭声,漫天血雾飘飞,落地以后,几乎讲山脚处完全覆盖染成红色,那是真正些血红色,用活人鲜血染成的红色。

    此时此景,一副安静而血腥的画面。

    沉闷而又压抑……

    诡异而又惊悚……

    如果此时没有云层遮蔽青屏山,如果能够站到山顶,或者位于青屏山的上空,一定可以发现,整个清屏山下的鲜血,将地面染成了一副巨大的图案,古怪的纹路,看似杂乱,其实丝丝相扣的组合。

    当最后一处图案完成,与谷外人们所见,同样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地下的吼啸忽然加剧,地表已经微微感受到震动,一股强大的心悸之感澎湃而出。

    于此同时,那些流淌的血液迅速的消失,被当做祭品的那部分人,血液更是加速的流出,仿佛被抽离身体一般,几个呼吸,人便已经苍白,干瘪,轰然倒下。

    无尽的血液,落入地下额,竟在一瞬间渗透进去,仿佛水一样,钻了进去,片刻之后,地面上的红色消失,竟是被吸收的干干净净,不见一丝血迹。

    若非此时地上那无数干瘪的尸体,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就在刚刚这里发生才发生了惨绝的一幕。

    在混乱的祭品当中,一道蹒跚的身影,忽然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到无神呆滞的状态。

    稍后,几条高大的黄发蓝眼蛮夷男子出现了,他们各自手持一柄类似法器的东西,分散开来,在人流中不断穿梭,时不时停一下,搜索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就在那道蹒跚的身影刚刚刚刚收敛了目光,准备进入矿井的一刻,突然,前行的队伍似乎被勒住的马匹一般,骤然停下。

    事出突然,以至于那人身影一晃,差点将前面的祭品撞倒。

    “找到了!他在这里!”一名蛮夷人打呼狂奔而至。

    这一闹,那道先前还步履蹒跚,目光呆滞的身影忽然身体一震,目中精芒爆射。

    “靠!被发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