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华夏第一猎人 第35章 异常

时间:2017-11-08作者:不倒的木头

    “小心!”

    脸孔隐藏于黑色兜帽下,一向态度淡漠的陈轩,此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在这一声惊呼中,沈之慧直直倒了下去。并伴随着,一蓬鲜血飙射而出。

    “吼~”

    低沉的嘶吼过后,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然而,那血却并不是沈之慧所留,沈之慧也并未真的死去。

    深海市第二大家族的未来接班人,一代天骄的沈大小姐,又岂能如此轻易的死去。

    虽然状态异常,失去了异能的调动能力,但沈之慧却并非一般温室的花朵,平时对于自身体能的锻炼也从未放松过,关键时刻,身体的协调,潜能的爆发,一下子全部显现。

    就在那无皮怪物跃起袭来的一瞬间,沈之慧本能的后仰,直挺挺倒了下去。

    一般没有人会这么做,因为战斗中一旦倒下,往往就再也无法站起。但此时此刻,若不倒下,凭借单纯身体力量,根本无法与那行动间都裹挟着劲风的怪物所抗衡。

    硬抗的结果,必死!

    这般危机时刻,方才显出一个人真正的战斗本能,后仰倒下的同时,沈之慧将手中寒光闪烁的长剑斜角四十五度,用尽全力向上递出。

    怪物速度极快,这一剑的反击也恰到好处,不快一分不慢一分,看看与怪物在空中相遇。

    剑刃本身的锋利,加上怪物的速度,叠加之下,唰的一声,剑身没入怪物身体近半。

    噗~血腥四射,漫天腥臭的血液散落下来,倒地的沈之慧只来得及遮住容颜,一身白衣却无法避免染满了污血。

    来不及厌恶。

    “吼~”一声更为暴躁的怒吼,不似人声。

    怪物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的脆弱,在产生异变之后,虽然没有了皮肤,但这怪物的肌肉却似乎得到了强化。

    凭借她剑锋之利,也仅仅是在其腹部开出半尺长的口子,就无法继续造成伤害,长剑卡在怪物的血肉里,在怪物身体拖动下,径直脱离沈之慧右手的掌握,被怪物带飞了出去。

    “吼~”

    这一剑不弱,污血飙飞,但却并不致命,在怪物强悍的生命力面前,似乎只能算是一般性的伤害。

    沈之慧心下骇然,多少有些恐惧,也有点后悔起来。

    说不清到底后悔什么,也没时间去想。

    因为此时怪物被完全的激怒,怒吼声中,一股更加难闻的气味散发出来。

    迅速掉头,转身,嘶吼一声,更快的速度反身回扑。

    在那阵腥臭的味道中,沈之慧只觉得天旋地转,更加无力,更加眩晕起来。她只来得及轻呼一声,“空气有毒。”却再也无力躲闪,更不要说反击了。

    空中一道血影闪过,十数米的距离不过一瞬间,它可不会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下一刻就要将沈家一代娇女撕成碎片。

    但就在此时,“杀!”

    一声冷喝骤然响起,同一时刻,同一地点,一道黑衣包裹的身影,如同弹射的弩箭,跃入半空,直接与那无皮怪物在半空相撞。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却是黑衣兜帽的陈轩,终于赶了过来,此刻的陈轩异能全开,如墨一般浓黑的异能几如实质,一道道如同触手,在空中乱舞,一部分面锁住怪物的攻击,另一部分却如同标枪一般,疯狂攒刺。

    “吼~”

    怪物与陈轩撞在一起,被缠绕纠结住,双双落地,在这短暂的接触中,虽然只是一瞬,却承受着更强十倍的攻击。

    足足多于十条剧毒的异能触手,在怪物身上穿插而过,一次,两次,三次……

    怪血大量喷涌而出,遮蔽了陈轩的视线,喷洒的他满脸。

    陈轩感觉到脸上被腐蚀,一阵吱拉声响,但却不敢稍微松懈。

    怪物剧烈的挣动。

    “吼~吼~”发出一声声更为疯狂的吼叫。

    一人一怪胶着于地上,生死一瞬。怪物在大量的失血,可陈轩也感觉到身体不听使唤,身体缺氧,粗重的呼吸着,但呼吸却让他感觉到异能以及体能更加快速的流失。

    他终于体会到方才沈之慧的感受,“这怪物所散发的有毒气味,虽然不至于直接杀人,但却可以使人丧失能力。”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陈轩已经无力继续掌控局面。实质化的触手变淡,然后消散于无形。

    他努力的与怪物拉开一点距离,兜帽下的脸上,现出自嘲的一笑。

    “没想到,居然这么糟!但是,我还有事情未了,不想死呢……”

    陈轩喃喃自语,一边往后挣动,一边有些艰难的拔出固定在腿上的军刀,以求最后一搏。

    怪物嘶吼着爬起,看到怪物站了起来,陈轩更加觉得讽刺,似乎有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感觉,第一次取下了兜帽,现出一张被严重腐蚀的脸,原本还算清秀的脸庞,此时已经变得极为不堪。

    “吼~”站起的怪物,低沉的嘶吼一声!也显得有些疲惫,但声音里也有些兴奋。

    似乎在兴奋它赢了,它的对手丧失战斗能力,它即将杀死他们,然后吞噬……

    怪物的兴奋,和陈轩与沈之慧的惨淡情绪形成鲜明对比。

    好的一点,是陈轩还能勉强坐起,最后进行虚弱的反抗,而沈之慧却已经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实力悬殊,生还机会并不大。怪物嘶吼着朝陈轩二人走来。暗黑色的血液汩汩流出,一道道在地上拖出道道黑线。

    陈轩忽然用最后的力气握住军刀,目光变得锐利,盯着怪物的靠近。

    可以被杀死,但不能放弃!

    一步,两步,三步……

    眼看怪物越来越近,压力也如山而至,但也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那怪物脚下一个踉跄,忽然停了下来,晃了晃,然后虚弱的嘶吼一声,极为突兀的哄然倒下。

    轰的一声,在陈,深二人身前溅起无数灰尘。

    顾不得灰尘呛人,陈轩面色依然冷冰冰毫无变化,可身体的抖动,却将其内心的动荡显露无疑。

    沈之慧也笑了……

    危机之下,劫后余生,暂时也顾不上对于陆海的支援了。

    只身前往矿上的陆海,只能靠自己去面对所遇到的一切。

    却说此时的陆海,也是被眼前的所见惊讶的不行。

    这里太安静了,陆海一个个棚户的去探查,但结果不一而同。每一个棚户里面都空空如也,不见任何人迹存在。

    可一切东西却摆放有序,没有丝毫毁损破坏的痕迹。煮好的还散发着热气的米饭,炒好了并盛入饭盒还带着余温的火腿肉,灌满开水的热水瓶,洗净晾干折叠整齐的衣物……

    这一切,让陆海深信,就在不久前这里必定还有人在,而且为数不少,但是他们去了哪里?

    以他数倍于常人的耳力,竟也未能察觉,搜索数十个棚户也未见结果。

    直到搜索至这片生活区边缘,陆海目光一凝,急忙奔上前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