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483章 林中小屋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白貂被青蛇死死缠绕,不住发出叽叽的叫声,声音显得急促又充满了痛苦。唐儒猜测这只白貂应该是那黄裙少女的宠物,如果自己带回去一具尸体,怕是过不了关。

    唰!

    飞剑一闪而逝,青蛇直接被切成了数块,白貂跳了出来,旋即用小爪子抱住蛇头,狠狠朝地上砸着泄愤。

    “小家伙,你下次再作死,可没人会救你,到时候就真的死掉了。”

    唐儒伸手捏住它的后颈直接将这小家伙提了起来,白貂皮毛极为柔顺,虽然在打斗中沾染了不少脏污,但看起来也挺漂亮的。

    只是一双小眼珠子转个不停,好似比狐狸还要狡猾几分。

    被唐儒拎在手里,小家伙还企图逃跑,唐儒照着脑袋拍了几巴掌这才老实了,回去后,黄裙少女还在原地等待,见唐儒带着小白貂过来,惊喜的迎了上去。

    “谢谢你!”她从唐儒手上接过小白,白貂这会儿老实了,趴在少女耳边叽叽叫个不停。

    唐儒心想这白貂该不是在告状吧?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还要麻烦姑娘带我去拜见前辈。”

    “好的,你跟我来。”黄裙少女抿嘴笑了笑,旋即打了下小白貂:“谁让你那么淘气的,就该好好教训教训。”

    唐儒闻言颇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你能和它交流吗?”小白貂刚刚果然是在告状,真是小肚鸡肠,当时就不该管它,或者让它多吃点教训才对。

    “可以啊。”黄裙少女笑道:“小白陪着我从小长大,它以前其实很乖的,但现在越来越调皮捣蛋了。”

    白貂的寿命好像并不长,黄裙少女十**岁的模样,白貂应该是活不了这么久的吧?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唔,不好意思啊,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了,平时这里就小白陪着我。”黄裙少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旋即说道:“我姓柳,单名一个馨字,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唐儒,唐宋元明清的唐,儒学的儒。”唐儒说完就不着痕迹的盯着她的脸。

    他这是个小小的试探,唐宋元明清,以及儒学,都是地球华夏的历史以及文化传承,若是这黄裙少女,从未离开过这里,那么她就不知道这些历史文化,反之,则会露出一些马脚。

    “嗯,好名字,外面应该是清朝对吧?”柳馨显然知道华夏的历史,并且也没有掩饰的意思。

    唐儒挠了挠头,“我大清早就丸了,你一直都待在这里没出去过,怎么知道这些的?”

    “看书呀!”

    柳馨眨着眼睛,“除了做功课外,我都会看书,所以即便这里没有什么人,也不觉得太寂寞,而且还有小白陪着我,它虽然调皮捣蛋了一些,不过还是很解闷的。”一边说着一边逗弄肩膀上的小白貂。

    小白貂则时不时盯着唐儒,小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也不知道在它小脑子里,都琢磨些什么恶作剧。

    这小家伙非常的记仇,唐儒对它不客气,它就记恨在心了。

    而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柳馨的表现非常单纯,但也很有教养,谈吐说话都彬彬有礼,而且也正如她自己所说,她非常爱读书,博览群书,见识广博。

    因为小白貂受了伤,唐儒在途中摘了一种药草为它祛毒疗伤,柳馨对此很感兴趣,两人就各类医术药方展开了辩论,起初唐儒也只是随便应付,但没想到这妹子在医术上见解不凡,甚至还知道一些唐儒都没听说过的古方。

    于是两人越谈越投机,后来又谈到了炼气修仙之道,柳馨竟然对此也了解颇深,甚至还总结归纳出了开辟内天地的几个诀窍,令唐儒目瞪口呆。

    “其实我也是听爷爷说的,我自己因为资质的缘故,并不适合修行,所以懂得一些理论,却也没有机会实践过。”

    唐儒看了她一眼,“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这里简直是修行的仙家宝地!”

    这里不仅元气比外界充沛得多,更难得的是,在这里,能避开末法时代的限制,而这才是最重要的。

    从这一路的交谈中,唐儒几乎可以确信,这妹子很实诚,应该是没有骗自己,颇有些感慨的说道:“真是太可惜了。”

    柳馨眼中掠过一丝黯然,她从书本上还有爷爷口中,知道了超凡力量的存在,然而却无法亲自触碰,就好像眼前展现出一副波澜壮美的图画,让你心神激荡,却只能观摩,而无法进入图画当中。

    她当然会觉得失落遗憾,但这种情绪一闪即逝,很快就恢复了笑脸:“其实也还好啦,我性格很安静,修行道路不一定适合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行之路。”唐儒抬头望向天空,琉璃之光在头顶闪烁,“你这样也是一种修行。”

    柳馨闻言目光诧异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你说得对,爷爷也经常这么告诫我。”

    她口中的爷爷,正是守在山下烟熊所说的老道士,也算是这座灵山的主人,按照柳馨的说法,整座山上也就她和爷爷两个人。

    “到了,我家就是这里,不过爷爷外出采药了,要待会儿才能回来。”

    呈现在唐儒眼前的是一个面积不大,但环境很优美的篱笆院落,院子里种了些竹子,当然还有不少的花草,同时还矗立着几栋小木屋,柳馨邀请他进来,小白貂便刷的一下跳进了屋子。

    打开屋门的时候,柳馨在前面进去了,唐儒跟在后面,头顶落下一盆水,旋即响起柳馨的斥责声:“小白,你又开始胡闹了!”

    唐儒虽然眼睛一直都在看着前方,但在水洒下的时候,随手一挥,就升起了元气护罩,滴水未沾。

    叽叽叽!

    小白貂蹲在屋子一角的木柜上,向唐儒扮着鬼脸,柳馨歉意的对唐儒说道:“真不好意思,它太调皮了,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倒茶。”

    “没关系,不用这么客气。”唐儒笑了笑,也懒得和一只小动物计较,说话间,好奇的打量屋内的环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