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382章 不要成为力量的奴隶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那怎么成?”吴佩佩脸色更红了几分。

    这时候徐茂才推门进来,朝唐儒打了声招呼,说道“老娘刚刚打电话来把我骂了一顿,喝酒误事啊!”

    昨晚要不是喝醉了,按照本来的行程,他们是要去看望徐老和老夫人,然后连夜赶回去,结果却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唐儒见了徐茂才心里多少都有些不自然,虽然吴佩佩和徐茂才已经离婚了,不过还是觉得很别扭,赶忙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过去给她老人家赔礼道歉。”

    吴佩佩却是要落落大方很多,拉着李萍下去挑选礼物。

    简单吃了早点,一行人就直接前往徐家。

    今天老爷子也在家里,小姑娘李萍乖巧懂事的叫爷爷奶奶,很讨两位老人的欢心,一番寒暄过后,老夫人与吴佩佩去厨房做饭,唐儒便被老爷子单独叫到了书房。

    “臭小子,你这趟去越国,到底都了干了些什么事?都老老实实的说清楚!”原本还面带微笑,关上房门后,老爷子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唐儒挠了挠头,见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随便拿话糊弄他,解释说:“本来是有点小事,弄完就可以回来,结果碰上了一个师兄,帮了他一些忙,就耽搁到现在才回来。”

    他估计老爷子也从某些渠道了解了这些事,干脆也就不隐瞒了。

    “你那个师兄叫申屠?”老爷子面色格外凝重严肃,点了根烟,唐儒也伸手摸出一根烟,被他瞪了一眼:“你小子知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还在这儿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唐儒哪里不知道老爷子是关心自己才会这么训斥,也只能报以傻笑了,“老爷子,你放心吧,有什么事我那个师兄担着就行,我就是个小村医,能有什么麻烦?”

    徐老双眼一瞪,很有股慑人的威严,“没什么大麻烦?你知不知道,我这两天为什么都待在家里?”

    唐儒无辜的摇摇头,“老爷子年纪大了,也不用那么操劳工作,在家多休息休息总是好的。”

    “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徐老哭笑不得,深吸了口烟,拧着眉头说道:“我待在家里,一是为了等你,二则是要调整工作,年后我可能要去其他地方了。”

    唐儒眯了眯眼睛,问道:“老爷子是要高升?”

    徐老斜睨了他一眼,神情很是复杂:“没错,往上爬了一点,说起来还得谢谢你那个师兄。老头子我蹉跎半辈子,到了这一步,也看不到什么再上升的希望了,没想到被你小子抬了一手。”

    徐老这样的级别,已经是地方大员,想再往上爬,那就是真正的决策高层了,受限于种种因素,老爷子本来是没有任何希望再进一步的,这次却是被一位大领导亲自接见谈话,对他在西南的工作表示非常满意,更透露出要给他加担子的意思。

    第二天,他就接到组织部大佬的电话,说要调整工作,同时也表达了恭喜高升的祝贺,老爷子当时很莫名其妙,最近的工作开展很不顺利,一把手二把手都对他很有意见,怎么突然就要高升了?

    后来接到老战友打来的电话,竟然向他打探唐儒的消息,老战友在军方可是实权派,同时也正在越国海域一带执行任务,怎么会突然问起唐儒来了?

    多番打探之下,他才得知了一些事情的真相,自己这次的升迁,竟然就是因为唐儒的缘故,跟准确的说,应该是唐儒的师兄!

    “老爷子,你能高升这不是好事嘛!”唐儒笑着恭喜道贺。

    “好事也会变成坏事!”徐老瞪了他一眼,“国家最高特委会都盯上你了,你小子以后别再折腾,不然出了差错,就是万丈深渊!而且你那个师兄在越国和联合军之间牵扯太深,在国内已经引起了很大的重视,你小子没有掺和进去吧?”

    “没有没有,我只是帮了一些小忙,打仗的事,我可帮不上。”唐儒连忙摇头,旋即又疑惑不解的问道:“特委会又是什么机构?”

    徐老解释说:“特委会……我也是最近才有所耳闻,属于核心机密,全称是特别情况动员委员大会,简称特委会。特委会的职权很广泛,几乎什么都能管,最主要的是处理一些超自然现象。你那师兄就接受了特委会的邀请,成为其中常委之一。”

    唐儒了然的点点头,听起来,这个特委会应该就是天道盟的另一个马甲。徐老的高升,自然也是天道盟的一种拉拢手段。

    在他们看来,‘申屠’来历神秘,能够调查到的也只有一个师弟唐儒,于是借助唐儒来增加对‘申屠’的影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

    至于老爷子的顾忌与担忧却也不是空穴来风,“特委会权力极大,但风险也极大,曾经不止有一次,引发的官场大地震,都是因特委会而起,与他们接触起来就要万分谨慎小心。尤其是你那个师兄,在越国闹出的动静太大,树大招风啊!”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老爷子神情格外严肃凝重,注视着唐儒,“你老实告诉我,你也拥有超能力?”

    老爷子已经有所猜测,也够资格接触到超凡者的存在。

    唐儒对此并不觉得很意外,摇头道:“我和师兄不同,只继承了师傅的医术,要说武功的话,勉强也算是练家子,但与师兄这种超凡武者比不了。”

    他倒不是有意隐瞒,只是按照自己的剧本,‘申屠’这个马甲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干一些比较危险的事,自己本身就需要避嫌,当然也是故意留下的一个破绽。

    如果将来有人要对付‘申屠’,肯定会将他唐儒当做突破口。

    徐老闻言挑了挑眉头,深深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一个人的力量越大,尤其在超脱了世俗的约束后,就容易滋生犯罪的土壤!这句话你要铭记在心,不要让自己成为力量的奴隶!”

    唐儒正色道:“我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