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70章 鼎炉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澄严带着他们师徒二人,来到一处位于半山腰,风景开阔的大院落外,敲了敲门。里面便有小沙弥推门出来。

    众人进去后,见院里花草如茵,环境优美,堂皇奢华,三进三出,穿亭绕榭,住在这里,比外面那些现代别墅,可要舒适得多。

    因为这里的元气极为浓郁,即便是普通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也会自然而然的受到辐射影响,精神舒适轻松,身体也大有好处。

    “不知杜护法对这里可还满意?”澄严一脸讨好的笑容。

    唐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是个好地方。”

    澄严笑了笑,这时一个小沙弥在外面叫门,他告罪一声跑了出去,跟着就领回来一个身穿月牙僧袍的小尼姑,明眸皓齿,长得格外美丽可爱,是个小美人胚子,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六岁的花蔻年华。

    她的皮肤格外雪白,好似极品的玉石,古语云美人如玉,将美玉比作美人,现在见了这小尼姑,唐儒就深深感慨古人诚不欺我啊!

    李丁伟此时也是双眼发亮盯着这个白嫩的小尼姑,瞧他一脸痴相,估计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澄严拉着小尼姑上前行礼,小尼姑声音清脆动听,像是黄鹂鸟在歌唱,说的话也是字正腔圆的汉语,令唐儒微感诧异,“你们这座寺庙里都是华夏人?”

    澄严毕恭毕敬的解释说:“并非如此,清源寺有内外两寺,外院都是本地的越国人,招待越国政要高官显贵,内院大多是华夏人,但只招待神教的贵客,并不对外开放。”

    唐儒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在暗忖:“欢喜禅虽然扎根在东南亚,但实际上却还属于华夏的势力,也不知道,在华夏有多少这样藏污纳垢的寺院。”

    澄严见他板着脸,却是心中忐忑,拉过小尼姑,介绍道:“杜护法,她叫玉华,还是处子,自幼受神教精心培养,懂事听话,不知杜护法看她可满意?若是满意的话,就让她照顾您的日常生活。”

    唐儒本想拒绝来着,留这么个小尼姑在身边,弄不好就是特地监视他,但联想到昨晚那个可怜的女人,唐儒略作迟疑后,点头道:“那就她吧。”

    这个小尼姑多半也是个可怜孩子,自己能救她脱离苦海也是做善事。

    澄严松了口气,便打发小尼姑去收拾屋子,转头又对唐儒笑道:“杜护法,还请您跟我去后山一趟,优质的炉鼎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挑选。”

    欢喜禅作为邪教,练得自然也是邪功,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弄了个欢喜禅的招牌,实质上就是采阴补阳的邪功。

    这种邪功,对鼎炉需求很大,尤其是那几位先天强者,因为境界太高,对鼎炉的要求也高,通常用不了几天,鼎炉就承受不住死掉,又要重换一个。

    清源寺这样的地方,就是专门替欢喜禅培养*鼎炉的罪恶之所。

    “前面带路吧。”

    唐儒眼中闪烁着寒芒,但很快就掩饰过去,而澄严一直低着头根本没注意到,唯有李丁伟看到了,只觉得师傅的眼神好可怕,吓出了他背后都起了冷汗。

    澄严不疑有他,在前面领路,同时介绍道:“鼎炉都安置在后山的百花坊,经过了精心的*,保证能叫杜护法您满意。”

    唐儒心中冷笑,也就顺势打探情报,“现在想要找一个上好的鼎炉可不容易,越国人我不喜欢,没想到你这里还安排了华夏的鼎炉,很好。”

    “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澄严满面笑容:“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去华夏搜寻新的鼎炉,最近几位菩萨、罗汉都在闭关,对鼎炉的需求量也变大了,而现在的华夏也不比以前,国富民强,基础安全措施做得太好,街头巷尾摄像头几乎布置成天罗地网,我们也不敢闹得太过分,杜护法,以后或许还要劳烦您帮忙呢。”

    看着他笑吟吟的脸,唐儒心中杀意更强了几分,不知有多少无辜的女人被他们抓来送入地狱,又有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无情破坏。

    “既然华夏那边你们不方便动手,为什么不去其他其他战乱动荡不安的小国抓人?难道那些大人物们,也都偏爱华夏人吗?”唐儒继续收集情报。

    澄严苦笑道:“杜护法有所不知,神教三位菩萨,五位罗汉,其中有六位都是华夏人,他们只喜爱华夏鼎炉,对于这些小国的蛮夷,是根本看不上眼了。”

    唐儒心头冷笑,那还要谢谢你们看得起华夏人咯?

    接下来在一番旁敲侧击下,唐儒也得知了不少相关重要情报,比如在华夏南方欢喜禅有几个据点,都是颇有名气的寺院或者女性会所,暗地里为欢喜禅抓捕运送美丽的良家女人,供这些邪教徒们享用糟蹋。

    而在这件事上,李丁伟竟然也帮了忙,或者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包括唐儒假扮的杜衡在内,只要与欢喜禅有所联系的人,都在利用各自的影响力,为欢喜禅保驾护航,李毅也不例外!

    但这些事情,李毅可从来没有与他提过,估计他自己也明白,若是让唐儒知道他私下里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小命就保不住了。

    但李毅万万想不到,唐儒竟然胆大包天,真的就顶着杜老头的身份主动与欢喜禅联系,而且他的狐朋狗友李丁伟也把他卖了个一干二净。

    “要说起来,李毅那小子我是真佩服,这一年多时间,华夏送来的女人,有一大半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我是拍马都赶不上的,家里人看得太紧。”李丁伟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打量唐儒的表情。

    他这番话,明面上说自己佩服,但其实是在给李毅挖了个坑。

    李丁伟没别的本事,察言观色很有一套,从唐儒冷淡的态度,他就看出来了,在炉鼎这件事上,唐儒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示反对,但也并不赞许,甚至偶尔还会流露出几分厌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