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67 生吞活吃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女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跪了起来,一脸恳求的望着他:“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无论什么条件我都愿意答应!”

    “你放心,我既然碰见了,就不会坐视不管,明天就带你离开!”

    唐儒眯了眯眼睛,这件事他下定决心要插手管管,自己不是圣人,天底下可怜的人太多,他管不过来,但既然撞上来,若是见死不救,良心上会有亏欠,念头不能通达。

    而令他心生杀意的是,这个寺庙中究竟还隐藏了多少邪恶?!

    在追问下,女人断断续续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因为洗脑的缘故,她很多事都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自己原本有一个圆满的家庭,还有个非常可爱的孩子,生活非常的美满幸福。

    后来经人介绍,她知道了一座非常灵验的寺庙,不记得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她从那之后就经常去寺庙礼佛。

    一开始感觉这座寺庙的确非常神奇,每次去聆听大师的布道,都会心神安宁喜悦,所有的烦恼都抛之脑外。

    一切都似乎那么美好,当某一天,大师说佛祖显灵,山后一眼山泉冒出灵水,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因为信任,大师拿来她就喝了,发现这水也确实有滋养身体的功效。

    不仅能滋养身体,而且还美白肌肤,她发现自己变得年轻漂亮了许多!

    意识到这点后,她去寺庙去的更加勤快了,每个月也都奉上价值不菲的香油钱,为的自然是那神奇的灵水。

    一段时间之后,不记得是因为什么缘故,她在寺庙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家里丈夫和父母还因为这事找她吵过架,但她我行我素,着了魔似的,对待亲人极不耐烦,然而对寺庙里的大师和尚却非常信任,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再后来,她就彻底落入了深渊。

    晚上脱光了衣服与其他同样受到蛊惑的可怜女人们一起,接受所谓的开光仪式,又参加什么无遮拦大会,给她们传授欢喜妙法……被丑恶的男人肆意玩弄虐待,后来终于清醒,但已经为时已晚,只要暴露出想要脱离的念头,就会遭到折磨毒打,若是坚决不顺从的,就喂药洗脑!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令她愤怒又充满了恐惧,她知道那时候自己被洗脑了,一步步踏入了邪教精心编制的阴谋中,难以自拔

    若非唐儒出现,她这辈子就在无底深渊中沉沦,永远都得不到救赎。

    “像你这样的女人,还有很多吗?”唐儒倒了杯水给她,见女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中也充斥着悔恨与恐惧,温声安慰道:“放心,我会救你离开的,但你要听我的才行。”

    女人怯怯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唐儒是什么身份,刚刚恢复神智的时候,因为冲动才脱口而出向唐儒求救。

    现在仔细想想,眼前这个老头子会出现在这里,肯定也和那邪教有直接的联系,自己真的能够信任他吗?

    记忆里,自己也干过类似的事情,刚开始中毒不深,还向一个待自己很温柔的男人求救,希望他能救自己脱离苦海。

    没想到那个男人表面上答应了她,第二天等待她的不是逃出生天,而是被那群恶徒抓起来折磨*了整整一个月,那一个月里,她连狗都不如!

    想到这里,她眼中的畏惧更深,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起来。

    唐儒自然看出了这可怜女人心里的担忧,沉声道:“你被下药加上洗脑,神智受损严重,即便我出手救治,依然不能完全治愈你,你还是失去了很多记忆。如果我再不管你的话,你应该知道那些人会怎么处置你,要么继续给你喂药洗脑,将你打回地狱,要么……直接就杀了你!”

    或许是唐儒脸上的表情太过冷漠,或许是他的语气太肃然,女人吓得眼眶泛红,泪珠滚滚,嘴唇哆嗦着:“我,我宁愿死也不想再被他们糟蹋!”

    “那你就要信任我,只有相信我,我才能救你,而且,你自己也要付出。指望别人出手搭救,首先你自己也要自救!”

    “自,自救?”女人一双大眼睛闪烁着点点泪光,脸色羞赧,他的意思是说,要让自己服侍他,才肯救自己脱离这个火坑?

    唐儒见她的表情就知道这女人误会了,苦笑解释了一句“你别多想,我没有那个意思。”

    不料这话说完,女人泪水就滚落下来,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哽咽道:“我被那些人糟蹋……早就是残花败柳了,你看不起我也是对的,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唐儒很是头疼,“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受邪教坑害,没有人会瞧不起你……哎,别哭了。”

    好半天,女人才止住泪水,不过哭了一场,发泄了苦闷,心里倒是好受了许多,对着唐儒便是深深一拜:“老先生,你救我脱离苦海,我无以为报,只能下辈子给您当牛做马。”

    说完爬起来就朝着一旁的墙壁撞过去,竟然想要自杀!

    唐儒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寻死,伸手一拉,将她拦了下来,“何必呢?我好不容易才让你恢复神智,你要是死了,我刚刚不都白费工夫了吗?”

    女人垂泪道:“可我已经没脸再活下去了……”

    “想想你的亲人,你还有父母、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孩子已经这么久没见到妈妈了!你要是死了,他就永远失去妈妈了。”

    唐儒苦口婆心的劝慰,见她还在哭,加重了语气:“他们那样对你,欺辱你,害得你失去了幸福美满的家庭,你就一点怨恨都没有,不想要报仇吗?”

    哭声陡然停歇,女人回忆起自己这段时间以来遭受的苦难,从起初被洗脑的懵懂,到后来逐步清醒后的愤恨,再到反抗无用的绝望。

    她脸色扭曲起来,眼中充满了彻骨的恨意,几乎是咬牙切齿:“我恨,我恨不得生吃了他们的肉!”

    “我会帮你报仇!”唐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记住自己现在说过的话,另外,听我的吩咐行事,我会让你梦想成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