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66章 可怜的女人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以前就听说过一些寺庙专表面上吃斋念佛,私下里却是干着龌龊罪行,专门哄骗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或是威逼,或是利诱胁迫女子做皮肉生意,硬是将寺院给弄成了红灯区。

    欢喜禅,从这名字也能大致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既然这所寺庙与欢喜禅有所勾连,肯定也是藏污纳垢之地。

    然而此刻,唐儒却是陷入了纠结犹豫当中,对他而言,这个女人实在是个大难题!

    救还是不救呢?

    救人的话,良心上得到了满足,可理智上不太愿意,毕竟身处欢喜禅的地盘,除了那两个老头子护法外,鬼知道这个地方还有没有其他的敌人?

    若是因为救治这个女人,害得自己身份暴露,还都是小事,万一阴沟里翻船被抓了那就追悔莫及了。

    理智上认为不该救,天底下这么多可怜人,自己救得过来吗?

    但又想到,既然碰见了却又见死不救,那未免也太没有良心了!

    自己苦修超凡力量,为的不就是顺心而为吗?

    这也要理智,那也要理智,我何必苦苦修炼,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当个村医不就好了嘛!

    一念至此,唐儒不再犹豫,爬到了床上,这具火热的躯体一下就缠了上来,唐儒勉强抵抗这醉人的诱惑,放开了感知力,这边发现在相邻的宅院里,一个同样被下了药的女人,正在被李丁伟压在身下肆意*。

    “混蛋师傅色鬼徒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唐儒暗骂了一句,旋即又仔细感知周围,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监视的人或者设备。

    “应该是认为没必要?”

    既然没有监视,唐儒也就能放下心来,性感的躯体却已经紧紧抱住了他,尤其是一双大长腿死死夹在他腰上,那触感简直爽爆了,是个男人就难以忍受。

    更要命的是,她还伸出小舌头轻轻舔舐着唐儒的耳朵,这可是唐儒的敏感地带,忍得极其艰难,将女人一把扯了下来,这才强忍住没有兽性大发。

    不过这女人显然现了不少药,被推开后,又锲而不舍的爬了过来。

    唐儒干脆一掌敲在她的脖子后面,先把她打晕过去再说,不然自己能不能忍得住,还真不好说呢。

    长出一口气,唐儒开始给他诊脉,简单检查了下,顿时就感到怒火腾腾燃起。

    “好阴毒的药,这是要彻底把人给毁了啊!”

    女人体内经脉紊乱,简单的诊断唐儒就知道,她几乎天天都被喂药,很少有清醒的时刻,而且喂她吞服的药药性还非常阴毒,不仅从人的生理结构下手,调动她们身体的敏感程度,更是直接作用在脑袋里,也就是说具备洗脑的药效。

    服用这种药时间太久了,整个人都会变成被欲望操控的原始野兽!

    这比把一个人干脆的杀了还要残忍!

    唐儒眼中杀气腾腾,他看到过不少关于欢喜禅的资料,其中都提到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个组织对女人是个天大的祸害,在东南亚很多国家,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女人被欢喜禅以各种方式带走,充当他们‘练功’的鼎炉,或者干脆就是玩物。

    不过那些资料都是记载在纸张或电脑上的,远没有现在亲眼所见到的让人感到震撼。

    唐儒深吸一口气,尝试调动元气为这个可怜的女人驱散体内的邪毒,这倒是能够做到,很快女人美丽的脸上就变成了青灰色,在她背上轻轻一拍,她大口大口的吐出充满了恶臭的污秽,这些都是积攒在她体内的毒素。

    光驱散毒素还不行,唐儒又调动元气给她滋养身体,好一番功夫,才算是勉强治好了,见她眼皮颤动,唐儒连忙找来薄薄的被子披在她身上。

    “女士,你别出声!”见她睁开了眼睛,眼神迷茫的看着自己,唐儒感觉提醒了一句:“我不是坏人,我不会伤害你。”

    然而这女人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眨都不眨一下。

    唐儒叹了口气,又重新给她搭脉检查,身体倒是没毛病,但脑子坏掉了,调动元气进入她的脑袋里,又是一番祛毒滋养,这女人吐得整个屋子里都充满着恶臭,最后浑身战栗不止,若非有唐儒元气支撑着,她估计会直接死掉。

    经过这番折腾,才总算恢复了一些灵智,眼神无比惊恐的看着唐儒,身子缩在一起,瑟瑟发抖着。

    唐儒试图用英语和她交流,结果这女人根本不接话,也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太害怕了。

    越国话不会说,只好用汉语道:“我不是坏人,你别怕,我刚刚才把你救好的。”

    听到这话,女人抬起头来,怯怯的看着他。

    唐儒眉头一挑,问道:“你是华夏人?”

    女人点点头,声音沙哑道:“我是华南海疆人,你救了我?”

    唐儒指了指床底下散发出恶臭的污秽,解释说:“你吞服了太多*,体内毒素也积累太多,我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把你身体里的毒素清除干净了。”

    其实清除毒素倒不难,真正的麻烦还在于因为长期服用*又被洗脑,她脑袋坏掉了,唐儒勉强尝试着用元气治疗,可人的大脑脆弱无比,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寺庙里的吗?”唐儒问道。

    “寺庙?”女人脸上突然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抱着脑袋,“我想不起来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好可怕,好痛呀……”

    唐儒赶紧给她轻轻拍打着后背,宽慰道:“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不想了!”

    好半天,女人才平静下来,推开了唐儒的怀抱,自己裹着杯子缩在角落里,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忘记很多事情,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但我很怕你,因为你是男人……”

    不难猜出,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会因为一个人是男人,就感到深深的畏惧。

    唐儒可怜她,同时也能够理解她,温声道:“放心,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