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63章 毫无破绽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这份地图,大姐也是机缘巧合拿到手的,她原本是想把这份地图上交给欢喜禅,毕竟只是一份地图,难辨真假,为此暴露自己卧底的身份并不值得。

    然而,白莲教在得知此事后,却让她不惜一切代价,将地图交给她们,并承诺她卧底计划就此终结,以后不需要她再冒险执行任务了。

    牡丹大姐那时对白莲教还是非常信任的,便听从了吩咐。结果自然是被欢喜禅发觉,从那之后,欢喜禅就开始派人追杀火罂粟。

    在这过程中,牡丹大姐也向白莲教的人求救过,然而白莲教的人一次都没有出手过,牡丹大姐慢慢对白莲教也失去了信心,拖延时间,不肯将地图交上去,又恰逢欢喜禅的人抓了我们和婉儿,牡丹大姐就更不能把手上的筹码交出去了。”

    听他讲述完,唐儒在窗外弹了弹烟灰:“这么说来,白莲教其实纯粹在坑她?那份地图如果真有那么重要的话,为什么昨天晚上白莲教的人不出现呢?哪怕不在乎你们这些雇佣军的死活,难道也仍由欢喜禅的人把地图给拿走?”

    “地图应该很重要,欢喜禅的人一直都想要拿到手。”白思思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但更具体的情况,我了解的不多,申屠先生回去后,可以让牡丹大姐与你谈谈。”

    唐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突然问了句:“你是怎么想的?”

    “啊?”白思思一怔,不太明白唐儒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希望我应该帮她们呢,还是不帮?”唐儒扭头看着她的亮晶晶的双眼。

    白思思轻声道:“申屠先生救了我们,我们哪有资格替你做决定。”

    “不是替我做决定,我只是在问你的个人想法。”唐儒追问了一句,又看向小燕:“你肯定是希望我帮忙的对吧?”

    “嗯,牡丹大姐人很好的!”小燕继续吹着泡泡。

    唐儒淡淡道:“有人让我问你个问题,他问你当初为什么要逃?是因为不信任他吗?”

    小燕呆了下,旋即回想到了什么,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你说的是那次我被关在地下室的事吧?我当然是信任唐儒的啦,但我同伴直接闯进来把我带走……好吧,我不对,这次回去,我向他道歉。”

    “他只是让我问一句,倒不是什么大事。”唐儒摇摇头,小燕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

    这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并没有太多花花肠子,或者说,那天在地牢里,唐儒自认为自己没有看错人。

    但事后小燕确实不见了,唐儒刚刚想起来也就随口一问,扭头看向白思思:“你想好了吗?”

    白思思摇摇头:“申屠先生,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唐儒闻言也就没有再多问什么了,小燕却道:“好像有人盯上我们了。”

    透过后视镜,唐儒发现后面跟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里面几个凶恶的男人都是头戴红巾或者在胳膊上绑着红色布带。

    “红头会的人。”

    小燕显然也听说过红头会,不屑的撇撇嘴:“一群小杂鱼,你们坐稳了,让我来甩掉他们!”话音未落,已经将油门给踩到底了。

    这辆汽车经过了改造,外表看起来只是一辆普通轿车,但在小燕按下了一个红色按钮后,车子顿时如猛兽般嘶吼起来,速度提升的非常快,只是几个甩尾,就把后面的跟踪者甩没影了。

    “切,一群弱鸡!”

    很快就来到了机场。

    “好啦,低调点!”唐儒放开感知力,又开启了透视眼观察周围情况,重点关照与小燕、白思思同一艘航班的旅客,并未发现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混在其中。

    目送她们登上了飞机,唐儒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离开机场后,他没有回火罂粟的秘密据点,而是直接驱车前往拉古城赴约,火罂粟那些麻烦事,也不能只听牡丹单方面的说辞,混入欢喜禅内部打探情报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而在这路上,他除了给红莲护法发了条短信表示自己已经到了越国,发现还有多个未接电话,都是李毅打来的,回拨过去,却是无人接听,也不知道这家伙搞什么名堂,唐儒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夜幕降临,当唐儒再次来到拉古这座小城的时候,他又是改头换面,变成了杜老头的模样。

    身着月白色长衫,脚踩一双布鞋,鹤发童颜,健步如飞,一副大宗师的派头。

    “可惜身边没有带小弟,应该吧李毅带上才对,失算,失算了!”

    总体上,唐儒对自己这幅扮相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手上有杜老头的详细资料,也花了一番心思与精力,把自己变成杜老头的模样。

    就是杜老头重生,两人站在一起给他人分辨,怕也是难辨真假。

    “杜老头拳法与掌法都很厉害,精通八卦拳和劈挂掌,并不是特别复杂的功夫。”

    虽然没有学过这两门功夫,但有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身,那不管学什么都非常简单,对此唐儒倒是颇为自信。

    按照红莲护法提供的地址,唐儒径直来到一家酒店门口,酒店还算气派,放到大城市不值一提,但在拉古这样的小城,称得上是最好的住所了。

    唐儒刚刚走进大殿,就有人迎面而来,并非是酒店的服务员,而是一个西装革履,头上打着发蜡,面皮白净斯文的年轻男人,咧着嘴凑上来:“师傅,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突然被人称作师傅,唐儒倒也不太慌张,从资料中也得知眼前这个年轻男人正是杜老头的关门弟子,名叫李丁伟,世家子弟,粤南豪门李家的小公子,与李毅背后的燕京李家相比,倒也不遑多让。

    红莲护法也提醒过,正是让李丁伟与他接头,理所当然的,李丁伟同样也加入了欢喜禅。

    “小伟,为师因为养伤耽搁了几天,护法可交代了什么法令?”唐儒抚着胡须,无论是神情还是声音都毫无破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