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32章 色胚子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周老给他讲述了太多新奇的知识。

    抛开那些难辨真假的国家大事,全球热点,以及一些奇闻异事。

    他对烟暗世界以及超凡势力的了解,给唐儒打开了一扇大门,得以窥见门后面那广袤的天地与风景。

    “武者与异能,便组成了现如今超凡势力的格局,而炼气士和修真者竟然只是传说!”

    唐儒摩擦着下巴,也不知道周老所说的,是不是还有些遗漏,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当今世界上唯一的炼气士了?

    “先天武者就是将识海与身体融合,达成所谓的天人合一境界,这倒是与炼气士截然不同!”

    御气诀中记载,从后天筑基突破到先天炼气,可不是打破识海,而是让识海更加凝练,观想出本相本我,这与武者的先天道路可谓是截然不同,背道而驰!

    “武者先天就是顶峰,然而炼气士的道路却十分漫长,先天炼气境才是起点而已,最后甚至能够羽化飞升……不对,神女姐姐说过,炼气士成不了仙,应该是天人才对!”

    这么想着,唐儒就有些兴奋起来,自己不仅是前途远大的炼气士,更有神女姐姐庇佑,区区苟活了两百多年的老怪物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他最近一直都隐隐察觉到了突破的迹象,一旦突破到先天,自己也成了所谓的老怪物,到时候就能横着走了!

    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唐儒略微修行过后,便洗了澡睡下,或许是因为城市里污染太重的缘故,也导致元气依然贫瘠匮乏,修行起来效果很差,事倍功半。

    明天就该回去了,免得神女山又闯入什么匪徒。

    晚上罕见的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把一个自称是佛祖的家伙按在地上饱以老拳,打得他哭爹喊娘不住求饶,当真是爽快!

    ……

    ……

    吴佩佩睁开眼睛,就觉得脑袋里一阵抽搐刺痛。

    宿醉的感觉很不好受,在此之前,吴佩佩还没有过类似的经验,昨晚实在喝得太醉了,她拍着头坐了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便露出一具充满了诱惑的性感娇躯。

    吴佩佩愣了下,紧接着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我的天,昨晚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怎么会脱光光睡在陌生的酒店里,难道自己失身了?

    一阵心惊肉跳,仔仔细细检查了一圈后,她才长松了口气,脑海中也终于浮现出一些零散的记忆。

    原来自己喝醉之后,一直是唐儒在照顾,后来又大吐了一场,还是唐儒给她洗的澡……

    想到这里,吴佩佩脸上红润动人,咬着下唇暗骂道:“色胚子!早就知道你心怀不轨,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

    唐儒要是知道她这么说,怕是要后悔死。

    昨晚简直是天赐良机,然而他硬是做了个禽兽不如的柳下惠,结果讨不到好就算了还挨了顿骂,实在是亏大发了!

    因为担心神女山的情况,唐儒大清早就去看望徐茂才并提出了告辞,徐茂才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安心疗养即可,不需要他再出手救治。

    寒暄一番后,徐茂才却是旧事重提,希望唐儒替自己劝服吴佩佩。原来昨天他已经向吴佩佩彻底摊牌了,想要与之离婚。

    吴佩佩起初说什么也不愿同意,直到徐茂才大声喝问她:“你真的爱我吗?”

    “……”吴佩佩动了动嘴唇,在徐茂才黯然的目光下,最后还是沉默了下来,她可以选择欺骗,但良心上过意不去。

    互相僵持了许久后,吴佩佩只能说:“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徐茂才已经考虑清楚了,他觉得自己不该把这个善良美丽的女人,自私的捆在身边,应该放手,让她去追寻幸福,这才是真正的爱。

    “……好吧,徐哥,我会试着劝劝她。”唐儒略有些心虚的说道,在徐茂才的再三感谢下,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走得十分仓促,都没来得及与宁娇娇姐妹告别,只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彩霞妹子恋恋不舍,说以后一定要还再去村子玩耍,唐儒当然表示欢迎。

    于是就在吴佩佩感到医院的前一刻,唐儒驱车带着老头子离开了,两人刚好错开。

    “色胚子,故意躲着我是吧!”吴佩佩心里涌出几分不舍,“别以为我就这么算了!”

    ……

    ……

    回到村子,唐儒先看望了山上的工作,而后就与周老头钻进庙宇里。

    “周老,你有几分把握?”

    “不敢说百分百成功,但也有七八成把握,这样,你先把星河盘给我拿来。”

    唐儒在屋子里翻找了半天,最后找出了那古朴的红色罗盘。这东西当初李狗剩给他的时候,就察觉到蕴含灵性,可惜对于卜筮卦术唐儒一无所知,当然也就无法破解其中的奥秘,派不了用场。

    不过好歹是蕴含了灵气的古董,丢掉太可惜了,就当成收藏品收藏了起来。

    唐儒用上好的檀木打造了一个木头箱子,外面贴着各式各样的符箓,里面装着的也都是蕴含灵性的物品,包括从李毅那里收缴来的骷髅匕首以及血龙戒。

    老头子是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也跟着凑过来探头探脑,见到那把匕首与血龙戒,他脸上流露出感兴趣之色,“这两件可都是灵物,看不出来,你家底还挺丰厚的。”

    说着又拿起一张符箓打量起来,啧啧称奇:“你这画符的手法,老头子还真是没见过呢,这是什么符?”

    “这是迅捷符,周老也懂得此道?”唐儒虚心请教起来。

    经过昨晚一番长谈,他现在可不敢小看眼前这个略显得有些猥琐的老头子了。

    周老头习惯性的捏着山羊胡子,矜持的笑笑:“略知一二,谈不上精通,我看你这符箓与我的神行符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神行符?”唐儒正想再问问,老头子已经脸色郑重的取出了红色罗盘,沉声道:“今晚不要叫我吃饭了,我要养足精神做好准备。”说完转身离开,回到客房关上了房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