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25章 徐茂才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你还有脸叫我师父?!我给你吃给你穿,还把师门传承毫不藏私的传授给你,你不求上进便罢了,竟然还敢偷走星河盘,你真是一条喂不饱的白眼狼!”

    十几年来,周老头心中不知积攒了多少愤懑和怨恨,说到最后,竟然老泪纵横起来:“你个白眼狼,偷走了星河盘,害得苦儿受尽折磨,我每天只能干瞪眼看着,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黄有才,不,应该是李狗剩,闻言连连摆手:“苦儿那是先天疾病,我走的时候就病得很严重了,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来?”

    “星河盘呢?”周老头发泄一通后,情绪稳定下来,冷声问道。

    李狗剩动了动嘴唇,看了眼一旁默然不语的唐儒,不知道该不该说。

    “快说!”

    “星河盘不在我手里,我给,给他了……”李狗剩指了指唐儒。

    周老头扭过头来,脸色愕然。

    唐儒耸耸肩膀:“如果你说的那个星河盘是一个红色的八卦罗盘的话,那的确在我家里。”

    周老头轻轻颔首,并没有多问,继而对李狗剩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幽幽叹了口气。

    ……

    ……

    离开的时候,唐儒本想与江涛打个招呼,却得知这位副狱长公务繁忙,正在处理一件犯人斗殴事件,也就没有打扰他。

    上了车,周老头沉默不语,唐儒主动解释了李狗剩的事,“拿到罗盘之后,我看着像是古董,但也不了解卜筮卦术,就放在家里了,等这边事情结束,回去后我就原璧归赵。”

    周老头长叹一声,“小兄弟,你现在相信我们很有缘分对吧?”

    唐儒笑着点点头,“的确很有缘,我真没想到黄有才会是你徒弟。”

    “有了星河盘,我就能施展秘法替你把龙脉天机掩盖,一饮一啄皆是天定啊!”老头子说完便闭目冥思起来。

    唐儒还想问问那个‘苦儿’的事,见他不想多谈,也就算了。

    回到宾馆,又接到吴佩佩的电话,说徐茂才醒了要见他,于是就匆匆赶到了医院。

    徐茂才恢复得很好,这也很正常,毕竟唐儒耗费了颇多元气替他滋养身体,恢复快点也是应该的。

    在中午就被转移到了高级病房,唐儒到的时候,徐老也在病房里。

    “大恩人来了!”见到唐儒,老爷子笑容满面,拉着他的手用力摇了摇:“我听张院长说了,茂才病情十分危急,如果不是你,我怕就见不到他了,太感谢了!”

    “老爷子,你这么说就太生分了,咱们不是一家人嘛!”唐儒笑道。

    寒暄了一番,唐儒来到病床前,徐茂才挣扎要坐起来,被他按住了:“徐哥,你伤得重,赶快躺下。”

    “我欠你一条命!”徐茂才紧紧握住唐儒的手,老实木讷的他,说不出多么漂亮的感谢话,但感激之情却更加真挚与沉重。

    唐儒却是面带愧色:“徐哥千万别这么说……我做的还不够好。”

    徐茂才眸光闪烁,最后化作一声长叹:“能够捡回一条命来,我已经知足了,在阎王殿兜了一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你嫂子……”说到后来,压低了声音欲言又止。

    徐老知道内情,便咳嗽一声:“你们先谈。”给吴佩佩使了个眼色,一同出来了。

    关上房门,吴佩佩皱着眉头道:“爸,茂才和小弟刚刚说的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明明茂才康复的很好,小弟怎么却说自己做的不够好?”

    徐老头眉头拧起,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憋了半天,最后只能叹气道:“佩佩,我们家真是亏待了你……”

    吴佩佩脸色一怔,隐约明白了些什么,明媚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深深的惆怅。

    病房内,徐茂才拉着唐儒诉说着自己这些年来对妻子的亏欠。

    “我……以前在部队里就受过伤,那方面一直不太好,你嫂子想要个孩子,但我给不了她,跟着我,她就是在守活寡,所以现在这个结局对我来说,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唐儒默然不语,其实在早些时候给徐老夫人治好了病,徐茂才夫妇邀请他吃饭的饭桌上,吴佩佩便提到过徐茂才身患旧疾,而徐茂才对此却是不愿多说。

    后来那个纨绔子弟郑钰,也曾拿活寡妇这样的话侮辱吴佩佩,唐儒就有所怀疑了。

    只不过,原先徐茂才是什么情况,他不是特别清楚,而在昨天的手术中,他还没来得及赶到的时候,徐茂才那里已经彻底坏死,等唐儒到了也已经无能为力。

    这责任并不在他,再说,以徐茂才当时的情况,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侥幸了。

    “徐哥,我会想办法彻底给你治好的!”老实说,这也主要是在安慰他。

    徐茂才怔怔出神的看着天花板,低声道:“或许,我该放手让佩佩自己去寻找她的幸福。”

    听到这话,唐儒眉头皱起:“昨天你出事的时候,嫂子悲痛万分,她是真心爱你,你不该这么做。”

    “不,我一直都很清楚,她对我只有感恩和同情,并没有爱。”徐茂才表情异常复杂,“是我害了她!”

    原来,他和吴佩佩之间还有一段非常曲折的故事。

    吴佩佩大学毕业之后,在江口市一所重点高中当英语老师,学校建在郊区,离市里比较远,十分偏僻。

    有一次,吴佩佩因为改卷子做教材,在学校里逗留得太晚,十一二点钟才离开,已经错过了公交车,便打车回去。

    不料她乘坐的那辆出租车是个烟车,司机见她美丽动人,就起了歹心,把车子开到了偏僻的荒地里,要对她实施侵犯。

    当时徐茂才正巧路过,英雄救美将她救了下来,事后吴佩佩对徐茂才自然是万分感激,两人也会时常打个电话问候问候。

    徐茂才那时候刚从部队回来,受伤不久,情绪异常低落,渐渐地就对吴佩佩产生了好感,但因为受伤的缘故,他非常自卑,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吴佩佩告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