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204章 审讯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唐儒嘴角勾起,“火罂粟……我自然听说过。”

    “听说过就好,咱们也是拿钱办事,这次栽倒你手上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没什么好说的!”

    “我听说火罂粟的雇佣军全是女的,莫非你不是男人?”唐儒一脸戏谑的望着他,手上寒光一闪,却是摸出了一把烟色的锋利匕首,在他裤裆比划了两下:“或许我把你阉了?”

    秃鹫脸皮直抽,盯着烟色的匕首,有些难以置信:“这是老大的匕首,怎么在你手上?”

    “你们老大是不是脸上有道疤?他又是什么代号?”

    秃鹫见到这把匕首,太过震惊不小心说漏了嘴,此时脸色难看,却是沉默下来一言不发。

    唐儒又问了几句,他依然不说话,最后唐儒看了看时间,冷声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非得死硬到底是吧?”

    话音落地,手上寒光一闪,伴随着一抹血色鲜花绽放,那把烟色的飞刀已经插入了秃鹫的肩膀上,刚好卡在他两根骨头中间,秃鹫忍不住大声痛叫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血流满地。

    唐儒冷眼看着他,一字一顿道:“老实交代清楚!”一边说着,一边将匕首拔出来,反手又插入了另一边肩膀。

    又是一抹鲜红的血花盛开,这回秃鹫浑身都止不住颤抖起来,大叫道:“有种杀了我,一定会有人替我报仇的,你死定了,你会死的很惨很惨!”

    “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掉。”唐儒面无表情,再次将那把匕首拔出来,轻轻一挥,插入了他的大腿,声音冰冷毫无感*彩:“我能保证,在你身上扎满洞你都死不掉,信不信?”

    强烈的痛苦让秃鹫面部表情眼中扭曲,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咬牙切齿死死瞪着唐儒,见唐儒又拔起匕首,他瞳孔收缩,再也忍不住了,连声叫道:“我说,我说,别扎了!”

    “哼,还以为你有多硬气呢。”唐儒冷笑一声,将匕首甩掉,随手在他身上点了两下,鲜血就止住了。

    秃鹫低头喘着粗气,一字一句的老实讲述起来。

    他的确是一个雇佣军,来自境外名叫猎虎的武装组织,这个雇佣军组织在地下世界里恶名昭彰,与火罂粟不相上下。

    可惜的是,他是一个新人,了解的情报并不多,只知道此次任务是为了抓一个名叫吴佩佩的女人,一路从江口追踪到这里。

    那个刀疤脸是他们此行任务的首领,代号烟虎,在猎虎组织里是一个中层小头目,任务的具体情况也只有烟虎清楚,包括秃鹫在内的其他几位成员都是知之甚少。

    在唐儒接连的严刑拷问之下,秃鹫不敢耍滑头,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要不是被绳索捆绑着无法动弹,到后来他都想磕头求饶了。

    实在是唐儒的手段太过残忍,高强的医术不仅能够用来救人,也可以用来折磨人,论起对人体的研究,唐儒极为自信。

    拷问的时候,虽然弄得一片血糊糊,但却能精准的避开要害,再加上穴位元气辅助,让秃鹫的痛感加倍。

    在这样的折磨下,他能说的不能说的全交代清楚了,到最后只想求个痛快。

    虽然并未弄到太多重要情报,但也透露出了他们在白河市的几个秘密据点,先前逃跑的烟虎等人,很有可能会躲藏在那些秘密据点里。

    唐儒洗干净手推门出来,就看到守在门口的两个汉子都是脸色发白,额头挂满了冷汗,被他眼睛一扫,居然都颤抖了起来。

    “问清楚了,里面的人就交给你们处理,别留下什么隐患。”

    “是,是!”两人小鸡啄米似的狂点头,等唐儒走远了,各自才虚脱似的扶着墙壁坐到地上。

    “妈的,太吓人了,刚刚那叫声听得让我心里头发毛!”

    “老子都快被吓出尿了,这唐先生年纪轻轻,实在看不出来他居然这么狠!”

    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深深的畏惧。

    唐儒自然不会关注他们,给红姐匆匆打了个电话,就马不停蹄的开车朝着秃鹫交代的那几个据点赶去。

    ……

    ……

    荒郊野外,在一片茂密的山林间,却有一座小木屋,十分隐蔽。

    此时屋内点着灯,外面停着一辆烟色的小轿车。

    “老大,这次任务难办了,秃鹫折进去了,咱们的身份肯定要暴露!这里也不安全,得趁早离开。”

    小屋内烟雾缭绕,四个气质彪悍的男人吞云吐雾,面色一个比一个阴沉,他们正是烟虎等人,摆脱了追踪后就来到这处秘密据点。

    烟雾赤着上身,身上到处都是青肿伤痕,在和唐儒交手的过程中,他几乎是成了挨打的沙包,要不是最后其他三人及时赶到,怕是要被唐儒活活打死。

    他深吸了口烟,闷声道:“暂时应该追不过来,先休息一会儿。”

    一个矮个子队员正用药物给他推拿按摩,触碰到了伤口,疼得烟虎倒吸冷气,恨恨道:“不论如何,都要尽快把那个女人抓回来,不然咱们回去也没好果子吃!这次轻敌了,没想到她身边还有个这么强的高手。”

    “妈的,太邪门了,老子想想还觉得不对劲!”一个平头青年吐出烟圈,纳闷道:“老子当时明明对着他脑袋开了一枪,不知怎么的,居然没打中,那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打不中?”

    “不知道你们当时注意到没有?小六开枪的时候,那小子身上好像闪了一层金光!”另一个寸头汉子皱起眉头,“那小子很不对劲,不像是普通人。”

    烟虎沉吟了一会儿,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不管了,待会儿再去探探点!”

    他话音落地,砰地一声,木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烟虎等人齐齐举起枪,然而门外却是连人影都没看到,只有一阵清风卷起落叶,簌簌作响。

    几人对视了一样,神情都极为凝重。

    “小心!”烟虎做了个手势,警惕的走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