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78章 驴眼前的萝卜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又是一个纨绔子弟?”唐儒皱着眉头,又问:“白莲教又是什么组织?”

    “这……我没听说过。”李毅捂着红肿的脸摇头,怕唐儒要打他,又补充道:“我加入欢喜禅时间不长,郑钰比我早几年加入欢喜禅的,他肯定知道不少秘密。”

    唐儒点点头,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上,“火罂粟的人还找过你没有?”

    “没有,自从那个小妞跑了后,我就没有再被袭击过了。”一提起这事,李毅面色就显得有几分古怪。

    那天他带着唐儒去审问俘虏,结果唐儒把他支开,没多久,小妞就逃跑了,监控录像也没保留下来,他不得不怀疑唐儒和那小妞之间或许有什么特殊关系?

    想到这里,心头一痛,那小妞可是水灵的很,要是自己正正常常,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在床上无论如何也能把她嘴巴给撬开,现在来看,却是便宜了唐儒。

    “欢喜禅貌似和火罂粟闹崩了,白莲花会不会是另一个超凡势力?”唐儒点了根烟,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陷入了沉思。

    李毅犹犹豫豫,最后低声恳求道:“唐先生,您是医生,能不能给我治个病?”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自己丧失男人尊严,绝对和唐儒有关,可不敢直接问出来,怕惹得唐儒生气,只好侧敲旁问。

    “哦?”唐儒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扭头看着他:“我看李大少身体好得很,怎么,是不是纵欲过度了?”

    李毅哪里听不出唐儒言外有话,咬牙道:“没错,我纵欲过度,导致现在已经举不起来了……唐医生能不能治好?”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心头都在滴血。

    明明都是这姓唐的搞的鬼,自己还得低声下气的求他!

    这份屈辱,老子一定要报复回来!

    李毅对唐儒恨有多深,畏惧就有多深,因此心里愤恨是一丝一毫都不敢表现出来,表面上依然是那副讨好谄媚小心翼翼的笑容。

    可唐儒也看穿了他的心思,并不揭破,似笑非笑道:“这个病可不好治,我给你写个方子,你回去煎药喝,或许有效果也不一定,当然,在这过程中,你要是敢起色心,那可就彻底治不好了。”

    正如此前对红姐所说的,唐儒要给他一点希望,就像是吊在驴眼前的胡萝卜,这样才不至于把李毅给逼到绝路,狗急跳墙。

    果然,听到唐儒的话,李毅喜不自胜,连忙叫保镖找来纸笔,恭敬的递给唐儒。

    唐儒写好方子,又给他探了探脉搏,在搭脉的时候,李毅忍不住发抖,显然是唐儒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唐儒一样不喝就要打他,

    “咦,看不出来你小子肾功能还挺强的!”

    松开手,唐儒有些讶然的看着李毅,按理说,像李毅这种纵欲过度,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纨绔子弟,肾肯定是烂掉了,但就在刚刚的检查中,唐儒却发现,李毅的肾比普通男人都要好!

    “这个……”李毅欲言又止。

    “说说吧,或许能尽快治好你的病。”唐儒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李毅迟疑了下,说道:“我加入欢喜禅,他们传授了一门功夫给我……”

    “就和这个金色佛像还有那把匕首一样?什么功夫?”唐儒问道。

    “御女术。”李毅彻底老实了,交代道:“金色佛像和匕首都是这次行动,红莲护法赏赐给我的,当然,我也供奉了他们3000万香油钱,御女术则是刚开始就传授给我的,几乎每个入门者都可以学。”

    一开始,李毅交代有关欢喜禅的事情时,只提到过金佛和匕首的来历,关于这门御女术,倒是没有主动提到过。

    唐儒挑了挑眉头,“御女术……可以提升你那方面的能力吧?”

    “没错,除此之外,还可以强身健体,我以前跑不了几步路就累得爬不起来,自从练了那门功夫后,身体比一些运动员还要棒。”

    唐儒若有所思,欢喜禅大概就是利用这些来吸纳人员,扩张自己的势力吧?

    毕竟对于普通人而言,尤其是那些有钱有权的大人物,他们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命,他们怕死,更担心身体健康问题。

    欢喜禅却能替他们解决这些困难,怪不得在上层圈子里影响还不小。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拿来给你看看。”李毅瞥了唐儒一眼,又很快的低下了头。

    “行,你明天让人送来,现在可以走了。”唐儒往后一靠,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李毅将药方贴身收好,道了声谢这才推门出去。

    没过一会儿,红姐进来了,搂着唐儒的脖子,坐在了他怀中,胸前的饱满几乎是贴着唐儒的嘴巴,大片的雪白令人喷鼻血。

    “你刚刚和李毅在谈些什么?神神秘秘的。”

    红姐居然开始*他,唐儒表示压力很大,一张嘴就不小心亲在了挺拔的雪白肌肤上,只听得狐狸精娇yin一声,诱人至极。

    “别,你不说,我才不让你碰我。”

    小妖精成心引诱他,推了一把从唐儒怀中跳下来,媚眼如丝道:“告诉我嘛!”

    唐儒喘着粗气,也是没辙,只好说道:“我刚刚和欢喜禅的一个护法谈了谈,试探了几句,没有得到什么太有用的情报,只说到火罂粟似乎与他们闹翻了。”

    “闹翻了?”红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见唐儒叼了根烟,便媚笑着上前点火,“思思离开火罂粟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异常,火罂粟对成员的掌控力度很高,在此之前,我可没听说过还有火罂粟的人主动退出,倒是追杀叛徒很常见。”

    “你是说,白思思离开火罂粟,其实另有隐情?”唐儒吐出一口白雾,皱起了眉头。

    “我也只是这么猜测,但思思显然知道更多的事情,等她回来了,咱们问问。”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现在天色也很晚了,咱们早点去休息吧。”唐儒嘿嘿笑着,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像是一只凶恶的灰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