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75章 医科院的邀请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虽然梁月投资最多,唐儒资金最少,可他占有的股份却是最多的,这也是事先说好的,唐儒占6成股百分之六十,红姐占1成百分之十,梁月占三成百分之三十。

    搞定这事以后,唐儒又跟着梁月去医院看望他父亲,董老也打来电话埋怨他昨天不辞而别,唐儒得去赔礼道歉。

    红姐自然不好跟着,临走之前,醋劲大发:“花花大少,你可别再招花惹草了。”

    “什么叫再招花惹草?除了你,我还惹谁了啊?”唐儒说这话时,脑海中就浮现出昨晚杨兰妖娆性感的身躯,不由得有些心虚。

    红姐眼神毒辣,立刻看出了破绽,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你心虚什么?”

    唐儒老脸涨红:“我只是想到了小雅而已。”

    一提到小雅,红姐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从旁人的角度来看,小雅和唐儒本是一对,而她却是第三者插足。

    ……

    ……

    梁月的父亲名叫梁建军,十分儒雅的中年帅哥,得益于唐儒高超的医术,他恢复得非常好,见到唐儒和梁月,还要下床迎接。

    “你就别逞能,老实躺着吧,昨天可把我吓坏了,要不是多亏了小唐医术过人……”董老上前把他按在床上,看得出来,互相关系很是亲密。

    “唐医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梁建军感激的看着唐儒,目光又在梁月和唐儒之间流转。

    唐儒谦虚道:“救命恩人不敢当,董老过奖了,我只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

    “这小同志什么都好,就是太谦虚。”董老故作责怪,但语气中的欣赏谁都听得出来。

    张有望等医院的一些医生也跟在后面,见到这一幕,无不是露出羡慕之色,做医生的,谁不想在医科院的领导跟前留下个好印象?

    “病房里人太多不好,你们没什么事都出去吧。”董老不满的瞥了一眼,下了逐客令。

    张有望等人赔着笑告辞离开,又叮嘱护士务必要将病人照顾好,这肥猪也是绞尽脑汁,没有机会非得创造机会在领导面前露个脸。

    房门关上,董老就皱眉训斥:“现在这些大医院的医生,精力不放在治病疗伤上,一门心思想着钻营评级,我看自从那套评级标准出来后,一个个都变得心浮气躁起来。”

    将张有望等人训斥了一通后,董老又指着唐儒夸赞:“跟他们一对比,小同志就更优秀了,小梁,咱们这会算是捡到宝了。”

    唐儒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太明白董老这连夸带捧究竟还有什么更深的含义?

    梁建军靠在床上,没有接话,而是招呼梁月:“月月,搬个椅子来给唐医生,也帮我招待招待。”

    梁月冷哼一声,一脸的不愿意,倒不是对唐儒有意见,显然只是在针对梁建军。但到底还是搬来了椅子,又给三人斟茶倒水。

    “唐医生,我已经听说了,昨天要不是你站出来,我这条命怕是已经交代在手术台上了。”梁建军的眼神除了欣赏、感激以外,还带着点审视的味道。

    唐儒正要谦虚几句,董老却接口道:“唐小子,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你的优秀,大家都看在眼里。”

    好吧,唐儒除了苦笑以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董老说,你曾用中医治好了癌症?”梁建军好奇的问道。

    唐儒点点头,“只是运气好。”要只靠中医,唐儒没多少信心,能将徐老夫人的癌症完全治愈,顶多将其压制住不恶化,这还是建立在长时间的治疗下,才能有的效果。

    癌症毕竟是绝症,唐儒之所以可以消除肿瘤,凭借的还是元气与混元珠的能量,这可不能全算在中医的领域。

    “唐先生年纪轻轻,医术却是令人敬佩,不知道三个月后,你有没有时间去首都燕京参加国际医学交流大会?”梁建军突然提出了邀请。

    董老见唐儒讶然,便笑着解释说:“考察团的目的也是来各大医院挑选优秀的医生,参加三个月后的交流大会,国家非常重视这个会议,各个地区都有相应的名额。”

    原来如此。

    但唐儒对这所谓的国际交流大会,并不太感冒,沉吟着说道:“小子资历浅薄,怕是担不了重任。”

    “你看,又谦虚了吧!”董老佯装责怪:“我可把你当成忘年交,你还在老头子面前耍花招?”

    “没有,没有!”唐儒连连摆手,苦笑道:“董老,说实话吧,我这人很惫懒,也不太喜欢凑热闹,另外最近事情特别忙,怕到时候抽不出时间来。”

    董老还想再劝,梁建军笑着说道:“没关系,时间还很充裕,你再考虑考虑吧。”听到这话,董老也就放弃了劝说。

    接下来主要就讨论医学知识,三人谈得火热,把梁月晾在一边,但她也乐得清静,只是时间不早,天外抹烟了,唐儒这次提出告辞。

    “月月……谢谢你。”

    临走之前,梁建军凝望着梁月,语气酸涩的道了声谢。

    梁月脚步微微一顿,却是没有回头,径直走出去了,唐儒跟在后面,关门时就听到一声复杂的叹息。

    “唐儒,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过分了?”

    上了梁月的烟色小车,她一边点火一边以漠然的口吻问道。

    唐儒坐在副驾驶上,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外面穿梭的人群车流,闻言微微一怔,旋即说道:“没有,你和梁院士之间感情很矛盾,我可以理解。”

    或许只是想单纯的找个人倾诉,梁月自顾自的说道:“他每次都和我说,以前的离开是有苦衷,现在也竭力的想要补偿我,但我接受不了。我妈病重在床的时候,我不止一次给他打电话,可每次得到的都是拒绝,即便在我妈的赞礼上,他都没有出现……”

    说着说着,梁月眼眶已经泛红,显然这是一段她难以释怀的痛苦回忆。

    唐儒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但如果换成他,遇见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怕也是难以原谅。

    “我要走了。”梁月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说道:“你替我向芳芳告别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