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68章 年轻人都是妖孽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好啊,今天让小同志上了一课,我们这些老头子,还没你个小娃娃觉悟高!这是我号码,以后有什么困难了,就给我打电话!”

    董老说完递给唐儒一张名片,上面就一个名字加一串号码,职位只有一个:医科院院士,除此之外干干净净。

    唐儒收好了名片,笑道:“那以后我要是有啥麻烦,就要找董老帮忙了。”

    “哈哈,尽管来找我!”董老笑得很开心,旋即又看着梁月,问道:“你们两个都认识吧?天都烟了,一起吃个晚饭?”

    梁月看了眼病房,“我留下在这里照顾他。”

    张有望这时插嘴道:“梁女士,有我们照顾,你就放心吧。”

    “小梁身子骨硬朗着呢,咱们先去吃饭,不耽误这一会儿的功夫。”董老也是劝道。

    梁月不好拒绝,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三人就在附近找了家干净的饭店,董老中途接到电话,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包间里只剩下唐儒和梁月。

    “唐儒,谢谢你!”

    梁月端起茶杯,“我以茶代酒!”

    唐儒笑道:“刚才就说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是医生嘛。”喝了口茶,又好奇的问道:“冒昧问一句,你和梁院士?”

    “他是我爸。”

    梁月幽幽一叹,“我小时候,他和我妈离婚了,取了一个大家族的女儿,后来我妈郁郁离世,所以我一直都很恨他。而他这些年来也一直在纠缠我,或许是想要弥补当初的罪过吧。”

    “抱歉,我不知道……”唐儒愕然,还真不知道这背后有一段复杂的故事。

    “没关系,”梁月展颜一笑,“我以前真是恨他入骨,可是今天,听到他出事,我发现自己心里莫名的难受。”

    毕竟是亲生父亲,血浓如水。

    如此,唐儒也彻底明白过来,梁院士带队在医院视察,刚好碰见了梁月,于是就想找女儿拉近关系,请她吃饭,但因为互相的隔阂,主动邀请遭到了拒绝。

    结果张有望为了拍领导的马屁,缠着梁月,皮条客似的,非得拉她陪梁院士吃饭。

    “你是不是误会了?”梁月看唐儒沉思起来,不由笑着问道。

    唐儒被她看穿心思,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主要是你和肥猪的谈话太那啥了……”

    “肥猪?”

    “肥猪就是张有望,没看他肥肥胖胖的,挺着个大肚子吗?以前我在医院时,大家暗地里都这么叫他。”

    梁月抿嘴笑道:“还真是挺形象贴切的。”随即又凝视着唐儒的眼睛,说道:“芳芳没有骗我,你的医术很厉害,年纪轻轻就是c级专家了。”

    唐儒故作惊讶:“芳芳还替我吹嘘呢?”

    “是啊,要不然我怎么会让你去给他动手术,你太年轻了!”梁月倒是直言不讳。

    简单的接触下来,唐儒就发现这个女孩性格十分直爽,不会隐瞒自己的想法,有什么就说什么,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

    两人相谈甚欢,过了好一会儿,董老才回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老头子应该再多给你们点时间才对,打扰你们啦!”

    “董伯伯,你别胡说!”梁月俏脸上染上了一抹动人的绯红,“我和唐儒才刚见面呢。”

    “一见钟情!我懂,年轻人的浪漫嘛!”

    看不出来,董老还挺风趣,唐儒尴尬的看了眼梁月,连忙解释说:“董老说笑了,我找梁小姐是来谈生意的。”

    “谈生意,你不是村医吗?”董老好奇的问道。

    “我们村子的山上有不少珍惜的药材,就找到梁小姐卖药材,也好改善村子的生活水平。”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董老却是面露异色,赞赏道:“小同志心思活络,你不仅是治病救人,还带领村子发家致富,了不起!”

    对此,唐儒只能谦逊的微笑,“董老过誉了,我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饭菜上桌,唐儒特地要了瓶好酒,董老就笑:“我就好这口,你小子倒是机灵得很。”

    “小子酒量浅,还望董老勿怪!”

    喝了几杯,相谈甚欢,董老谈及刚刚电话的事,“刚刚有个老朋友给我打电话,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得了,前不久他就碰见一个妖孽,用中医把癌症治愈了,年纪轻轻,估计和小唐你差不多大!”

    唐儒闻言放下了筷子,脸色很是古怪。

    梁月讶然:“中医能治好癌症,这不是骗人的吧?”

    众所周知,癌症是绝症,以当下的医疗水平,一旦到了癌症晚期,就绝无治愈的可能,即便是前中期,痊愈几率也不高。

    “这些年来,咱们华夏中医确实饱受争议,但不可否认,传承悠久的中医是咱们的瑰宝,我最近就在研究古医书和药方,真是受益匪浅,可惜失传太多太多,令人扼腕叹息。”董老并不像现在大多数医生,一谈及中医,便是盲目的诋毁。

    这令唐儒很有好感,当即就说:“我恩师曾经留下了不少医书,若董老感兴趣的话,我改天拿来给董老参阅参阅。”

    “那老头子我可就求之不得了!”董老哈哈笑了起来,突然想到什么,惊奇道:“我那老朋友满口称赞的年轻人,好像也姓唐,叫什么来着?说来和你倒还是本家。”

    “该不会就是唐儒吧?”梁月大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董老一怔,“好像是叫这个名字来着……唐儒,你前几天去西南疗养院给人看过病?”

    唐儒挠挠头,反问:“不知道董老那位朋友怎么称呼?”

    “周旭,一个倔强古板的老头子!我还是头一次听他那么夸赞一个年轻人呢。”

    唐儒不好意思的笑道:“原来是周老,实在谬赞了,那天我也只是恰逢其会,而且能治好病人,也多亏了周老与谢老两位老前辈的指点帮助。”

    “真是你啊?”董老与梁月都是一脸愕然。

    纵然唐儒脸皮比城墙还厚,这会儿也有些老脸发胀,“如果周老口中的病人是徐老的夫人,那说的应该是小子。”

    梁月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与求知欲:“唐儒,你真的能用中医治好癌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