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54章 给他醒醒酒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嗯,徐老还和我提了乡村基础建设的事,他现在正住持扶贫工作,上面也注意到小牛村这种贫穷落后的地带,就在这几天,会下达文件拨资金用来支持乡村基础建设工程。”

    唐儒闻言大喜:“芳芳,这可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得请你好好吃顿饭才行!”

    李沐芳娇憨一笑:“要说谢,应该是我谢你才对,这件事干好了,对我来说也是一份很耀眼的功绩呢。”

    “哈哈,那咱们俩就是双赢!”

    两人相谈甚欢,另一边派出所里可就愁云惨淡了。

    王大柱土生土长的周口人,在派出所所长的位子上干了快十年了,受困于各种因素,一直升迁无望,这次从李沐芳身上看到了提升的希望。

    乡里面都在传李乡长来头很大,来周口乡是来镀金的,干不了几年肯定要调走,王大柱就想抱上李沐芳的大腿,所以一直都和李沐芳走得很亲近。

    出了这档子事,王大柱怎么能不着急,会议室里他一根一根抽着烟,那些相继赶到的民警,则一个个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人到齐了没有?”王大柱嗓子沙哑。

    “报告所长,朱奎、蒋亮还有张斌都没来。”有人低声说道。

    王大柱眉头一皱,一脸怒容:“这三个混账东西一点纪律性都没有!”

    尤其是朱奎,仗着自己在市局有人,平时在派出所里也不太怎么把他这个所长当回事,阳奉阴违,不听号令几乎是成了家常便饭。

    若是平常,王大柱也就忍了,今天李乡长发了火气,还在外面等着呢,当即就吩咐道:“你们两个,快把人给带回来,三分钟内,我要看到他们!”

    “是!”两个小警察不太情愿的领命的出去了。

    王大柱想了想,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今天闹出的大麻烦,该不会就是这三个混蛋东西闹出来的吧?

    他刚刚也问了,到底是谁擅自主张把唐儒抓进了拘留室,但一个个都表示不知情,到了下班的点就走人了,都没见过唐儒。

    现在人都到齐了,只差那三个混账还没来,他们的嫌疑无疑最大!

    想到这里,王大柱脑子快速转动起来,他早就对朱奎不满,能不能借助这次的机会,把这讨人嫌的东西给弄出去?

    李乡长听说背景不浅,就是不知道和朱奎相比怎么样,这混蛋小子的叔叔,在市局好像是个二把手。

    王大柱权衡利弊,等了一会儿后,几个警察敲门进来,正是朱奎三人,朱奎扫了眼会议室,疑惑问道:“这时闹得哪一出,有什么大案子要办?”

    “哼,就等你们三个了!”王大柱冷哼一声,走上前就皱起了眉头,这三个家伙身上的酒味太重,厉声训斥道:“你们穿着警服跑去喝酒?还有没有纪律性?”

    蒋亮和张斌都是面色发憷,朱奎却大大咧咧,浑然没当回事:“所长,下班时间喝点酒,这有什么问题?你有什么事快说,咱忙着呢。”

    王大柱气得嘴都歪了,冷声问道:“我问你,你们三个今天是不是抓了一个年轻人?”

    话音落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李沐芳和唐儒走进来,一闻到屋子里迷茫的烟味和酒味,李沐芳柳眉蹙起,咳嗽了两声。

    听到清脆的女人声音,朱奎扭过头,一见到李沐芳,顿时露出猥琐的笑容:“哟,这哪来的小妞,来陪哥喝两杯!”

    王大柱傻了,愣是没想到朱奎敢胆大包天的调戏李乡长!

    朱奎不仅是嘴里调戏,甚至还伸出咸猪手,要去抚摸李沐芳的脸,王大柱心道完了,拉都没拉住。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朱奎的手却被人给打开了。

    吃痛之下,这混账眼珠子一瞪,看到唐儒,眼睛瞪得更大了,嘴里喷着难闻的酒气:“你这小子怎么在这儿?你敢越狱?老子一枪崩了你!”说着又往腰上摸枪,自然没摸到,转头竟然有对王大柱叫道:“所长,把你枪给我用用,这小子袭警不说,竟然还敢越狱,嚣张得很,老子赏他一颗花生米吃吃!”

    “吃你妈呀!”

    王大柱再也忍不住了,尤其是看到其他警察压抑着闷笑以及李沐芳冰冷的眼神,怒火中烧,狠狠一脚踹在朱奎胸口。

    这家伙显然喝得很醉,一脚就给踹倒了,脸上露出惊讶又愤怒的神色,“妈的,王大柱,你敢打老子,你这个所长不想当了啊!”嘴里叫骂这,举起拳头就要还手。

    王大柱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然而气得糊涂了,一不小心被朱奎照着脸打了一拳,顿时脸上就印上了一个烟眼圈。

    “反了天了,你给我老实点!”王大柱还真不是五大三粗的朱奎对手,又结结实实挨了几拳,气急之下从腰上掏出手枪直接抵住了朱奎的脑袋。

    喝醉的人无法无天,更别说平时朱奎就十分嚣张,被枪指着,依然毫无惧意,嘴里大叫:“你他娘有种就开枪,不开枪你是我孙子!”

    王大柱当然不敢开枪,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这下,众人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大笑,尤其是后来进屋的乡镇其他领导,见到这一幕,无不是露出戏谑的笑容。

    王大柱知道,自己这个派出所所长,今天可真是颜面扫地。

    “让我来给他醒醒酒!”唐儒没有笑,脸色平淡,语气也很平淡。

    说完一手抓着朱奎的头发,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狠狠朝着他胸口向下用力一锤,这下可不轻,朱奎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好在王大柱及时撤身闪开,不然肯定就全吐在他身上了。

    朱奎趴在地上吐得稀里哗啦,顿时一股恶臭弥漫开来,李沐芳捂着鼻子冷冷道:“王大柱,不把这事处理好,你这所长就别当了,趁早滚蛋!”不给王大柱解释的机会,她转身离开。

    唐儒笑道:“王所长,就是这三个人把我抓来的,我怀疑他们收受了贿赂,还得麻烦你调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

    “一定,一定!”王大柱擦着额头的冷汗,一半是被气的,一半是吓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