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33章 商讨病情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巧了,我是你上一届的,好久没回母校看看了。”美少妇露出追忆之色,又眨眼问道:“你听过吴佩佩这个名字吗?”

    “吴佩佩?”唐儒愣了下,旋即点头道:“听说过,咱们华中大著名的才女,就是我上一届的……嫂子,你就是吴佩佩?”话说到一半,唐儒看美少妇笑容古怪,这才反应过来。

    “你真是个笨蛋!”李沐芳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嫂子当年可是排名第一的校花,当着面你都没认出来?白瞎我还帮你套近乎呢。”

    唐儒闻言只能挠头苦笑:“一时没想到……”

    “我猜你在学校里面,肯定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吧?”吴佩佩打趣道。

    她说的也没错,唐儒当初在学校就是书呆子一枚,除了教师宿舍,最常呆的地方就是图书馆,有时候没课,其他同学宿友泡妞的泡妞,打球的打球,开烟的开烟,唯独他在图书馆呆上一整天。

    “嫂子这么说就太高看我了,我在学校属于那种呆头呆脑的书呆子。”唐儒自嘲一笑。

    有了这层关系,互相倒是拉近了不少。

    徐茂才抽了根烟回来,板着脸问道:“里面情况怎么样?”

    吴佩佩摇摇头,“老爷子一直没出来。”

    “我去找了其他医生,他们都建议尽快让妈做手术化疗。”徐茂才说着看了眼唐儒。

    唐儒摸摸鼻子不好接话,吴佩佩却是替他说话:“我觉得唐儒先前说的也有道理,妈的身体一直都很虚弱,手术风险太大了。”

    徐茂才并不信任唐儒,深深叹了口气:“可是除了做手术,还能有什么办法,毕竟是……癌啊。”

    唐儒正要开口,这时房门开了,徐老走出来,带上房门,他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吩咐儿子:“去把陈主任叫来。”

    “妈情况怎么样?”吴佩佩问道。

    “她睡了。”徐老流露出疲倦之色,习惯性的摸出一根烟,但又收了回去,看向唐儒:“你是芳芳的朋友,老头子托老叫你小唐行吧?”

    唐儒点头:“徐老您是长辈,我这次来真是打扰您和老夫人了。”

    “不碍事。”徐老摇摇头,见走廊另一边儿子徐茂才带着陈长生还有其他几个医生过来,就道:“我们去会议室谈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会议室。

    陈长生率先开口:“徐老,经过我们专家团队的研究,最终得出的结论与之前一样,老夫人必须尽快动手术,拖得时间越久,手术风险就越高!”

    说完又皱眉嫌恶的看了眼唐儒,“另外,老夫人的病,迄今为止最科学的治疗方法也只有手术和化疗,其他的什么中医疗法,全都子虚乌有,坑蒙拐骗!”

    “我懒得和你争,还是先前的问题,你们讨论了半天,有没有把老夫人的身体情况考虑进去?一旦上了手术台,老人家的身体严重虚弱,动的了刀吗?”唐儒语气平淡,丝毫没有因为陈长生的恶意诋毁所生气。

    这次开口的是另一位白大褂医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戏谑的看着唐儒:“如此严肃的场合,在座的都是各领域著名专家,不知道你这个小小村医,哪里来的勇气大放厥词?我看,华夏中医就是毁在你们这群坑蒙拐骗的家伙手里!”

    “什么村医,我看他就农村里的赤脚医生罢了,学了点皮毛就跑出来骗人了!”

    “别这么说,他好歹是正规院校毕业,小兄弟,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给你的母校蒙羞知道吗?”

    陈长生身边的这些医生,你一句我一句,好似成了审判唐儒的批斗大会,把他从头到脚都冷嘲热讽一遍,只差在他身上贴个牌子:医生败类!

    徐家人冷眼旁观,徐老面无表情,只是在最开始听到村医两个字时,眼皮子挑了挑。徐茂才却是眼神不善的盯着唐儒,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吴佩佩挑起好看的柳叶眉,颇有些担忧的看着学弟,想要替他说几句话,但又看了眼沉默不语的老爷子,终究没有开口。

    “我说怎么这次还带人来了,原来是跑去搬救兵,仗着人多势众吗?”红姐嗤笑一声:“你们也就这点出息了。”

    陈长生瞳孔收缩,盯着红姐道:“你说唐儒治好了你顽疾,不妨说说你得了什么病?别被人骗了还替骗子数钱!”

    “你让老娘说老娘就说,你算什么东西?”红姐一如即玩的霸气,“当初为了治病,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顶尖医生,我都找了个遍,可没听说过你的名字,现在什么阿猫阿狗,手里拎块板砖,也敢说自己是专家了?”

    噗嗤……

    红姐的话成功逗乐了吴佩佩和李沐芳,陈长生等人一个个脸色铁青,斗起嘴来,他们绑在一起也不是红姐对手。

    陈长生恼火至极,“你不要胡说八道!”一言不合又要吵起来。

    徐老一拍桌子:“都别吵了!我找你们过来,是为了商讨病情,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

    场面安静下来。

    徐老问陈长生:“你们的意见就是动手术是吧?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陈长生恨恨的瞪了眼唐儒和红姐,摇头道:“想要治好病,只能动手术!”

    徐老点点头,“我尊重你们的意见。”

    陈长生闻言就得意起来,可这得意还没能持续两秒钟,却又听徐老说道:“我老伴刚刚和我说,她不想动手术,她怕疼。”

    “这……”陈长生傻眼了:“动手术的话,是会打麻醉的啊,病人不会有任何痛感!”

    “我很怀疑你的医术水平。”

    红姐一脸鄙夷:“首先,麻醉并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情况下,都能进行麻醉,其次,麻醉效果一过,痛感就会恢复,医院里那些半夜疼得大叫睡不着的大有人在。”

    “有镇定剂和止疼药!”陈长生烟着脸反驳。

    “好了!”徐老制止他们进一步的争论,“你们确定,除了手术以外,就没有别的治疗办法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