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31章 陈长生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徐老眼睛一扫而过,落在那留着马尾辫,气质清爽干练的少女身上,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小李,你又来送汤了?”

    “打扰徐老了。”

    来的三人正是唐儒、红姐还有李沐芳。

    李沐芳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杯,里面是她昨晚亲自熬制的乌鸡汤,先和徐老打过招呼,接着又对那中年夫妇问好:“徐哥,嫂子。”

    “芳芳你也太客气了,每次来都带东西。”美少妇笑着接过了保温杯,接着又将视线看向唐儒,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是?”

    李沐芳正要介绍,唐儒却是抢先开口:“我叫唐儒,是一位医生,当然,如果按照这位陈教授所说,那我应该属于骗子才对。”

    这话说完,那边陈主任脸色就是一烟,冷哼道:“你是哪家医院的?”

    “与大名鼎鼎的陈教授想必,我只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唐儒面带微笑,“只是当初在学校里曾有幸听过陈教授的讲座,记得那时候陈教授对华夏中医可是非常推崇,更自豪的声称要将中医发扬光大,不想时光荏苒,几年过去陈教授你变化真大,让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呢。”

    大概是在大一的时候,这位陈主任陈长生,不仅在华夏医学界闯出了名头,担任某个大医院的主任医师,同时也是唐儒母校的荣誉教授。

    在那年头,华夏中医的处境可要比现在好得多,政府有大力扶持,民间也是声誉很好,当时许多著名医学专家,不论学的是现代西医还是中医,都以中医传承者自居。

    但等到后来,中医的声誉和影响力一落千丈,当初的那些专家大牛们,纷纷改口不说,为了掩饰当初的烟历史,一个个都费尽心思的诋毁中医。

    陈长生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能在这里见到他,也实在巧合得很,唐儒说完,屋子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闷起来。

    陈长生脸色一变再变,最终看向唐儒的眼神也显出怨毒之色,中年夫妇面面相觑,眼中都有些不屑,不论姓陈的医术如何,人品当真不怎么样。

    李沐芳则是显得有些着急,她来的路上还三番五次提醒唐儒,等见了徐老后,一定要低调行事,也是知道唐儒爱惹麻烦的性子,没成想越担心出事,还真就出事了。

    当即就狠狠瞪了眼唐儒,打圆场道:“徐老,他叫唐儒,我的一个朋友,听说老夫人病重,特地来看看。”

    这话说完,那陈长生眼神更怨毒了几分,嘴角含着冷笑,“黄口小儿,你以为治病救人是过家家呢?不知天高地厚!”

    徐老深深看了眼唐儒,对李沐芳说道:“小李,你的心意我领了,你和这位小朋友就先回去,改天咱们再谈好吧?”显然,他对唐儒的印象并不好。

    唐儒也知道自己太过冲动了,可听到那陈长生诋毁中医,他真是火冒三丈,忍无可忍。

    因为当初陈长生在讲座上对华夏中医十分推崇,唐儒曾经还将其视为偶像,没料到这几年过去,陈长生居然也不遗余力的抹烟中医,令他有种被欺骗,背叛的愤怒。

    看着陈长生一脸冷笑和威胁,唐儒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李沐芳却是拉住了他,不停使眼色,同时对徐老告罪:“今天真是打扰了,下次再来赔罪。”说着就要拉唐儒离开。

    但正在这时,房门又被人推开,却是一个女护士仓皇闯进来,“陈主任,23号病人情况危急!”

    徐老等人面色大变,23号就是老太太!

    “好,我这就去!”

    一群人也不顾不上唐儒了,跟着陈长生鱼贯而出,朝着病房赶去。

    “你呀,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遇到事情就不能忍一忍吗?”李沐芳摇头叹息。

    唐儒歉意道:“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我倒无所谓,徐老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倒是你,我看那姓陈的主任肯定要找你麻烦,他在医疗系统能量不小,你自己多注意点吧。”

    红姐替唐儒感到冤枉,“我觉得唐儒刚刚没错,那姓陈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是不是好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医术很厉害!”李沐芳真有些欲哭无泪了,她答应让唐儒来,也是想着给唐儒拓展人脉关系,以后不论是做什么都方便一点,没想到却是弄巧成拙。

    “医术好有屁用?”红姐撇嘴道:“作为医生,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人品医德。再说,唐儒的医术,我是一万个放心的,绝对比那个姓陈的厉害。”

    对唐儒的医术,红姐自然更有说服力,她身上的顽疾,以前不知道找了多少国内外知名专家会诊,结果都是束手无策,饱受病痛折磨。

    直到遇见唐儒,经过几次治疗之后,红姐的病也在逐渐好转,再也没有复发过了。

    “我们知道唐儒医术了得,可别人不清楚呀!”李沐芳一脸无奈。

    二女为这事争论不休,唐儒却是拿起了桌上的x光照片还有病历看了起来,半晌后,他脸色凝重的说道:“病人情况很危险,如果按照陈长生的疗法,我看病人肯定熬不过去!”

    说完他抬脚往外走,李沐芳愣了下,赶紧追上去:“唐儒,你去哪里?我们一起回去啊!”

    红姐却说道:“你没听唐儒说的,那姓陈的明显是个庸医,咱们能坐视不管吗?”

    “你怎么也跟着他胡闹呀!”李沐芳扶着额头叹息了一声。

    红姐心头默默笑了笑:“我这是夫唱妇随呢!”

    另一边,病房内。

    陈长生给老夫人做过检查后,脸色极为严肃:“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化疗,徐老,你要有心理准备。”

    徐老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脸色发黄憔悴不堪的老伴,眼中满是痛苦和担忧,声音沙哑的问:“陈主任,我老伴都这么大年纪了,手术的风险会不会很大?”

    “风险肯定是有的,但你们也要相信现代医学水平,这可不是坑蒙拐骗的中医。”睚眦必报的陈长生到现在还不忘给中医泼脏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