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7章 一条死蛇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老人家年岁大活得久,孝顺的晚辈自然是贴心照顾,无怨无悔,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但如果晚辈不孝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巴不得老人家早点死!

    *无疑就属于后者,并且他的想法更加龌龊阴暗!

    老太太在村子里的威望太高,当*和老太太之间发生了分歧时,村民往往更愿意听从老太太的,这也直接威胁到了*村长的地位。

    另外,*也已经厌烦了服侍老太太,不提耽误了多少时间,只是一年花费的医药费,放在村子里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也就是说,现在老太太留给*的只是负担和累赘。

    尤其是上次的赌局,*和唐儒彻底闹崩撕破脸,老太太当时虽然没有明确的提出支持,可在后来,私下里却和一些村里的老人谈论,觉得将神女山托付给唐儒,对村子来说是件大好事,更和人谈过,唐儒要是做村长的话,村子一定会发展得很好。

    这样的话传到*耳朵里,更是勾起了他心底里的罪恶与邪念,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阴暗的想法一定不能暴露出来。

    在农村里面最讲究的就是孝道,子女不孝,绝对是会被戳脊梁骨,更何况*是村长,而王老太太更是受尊敬的前任村长。

    要是让村民们都知道了他*是个不孝子,以后怕是没人会再听他的了。

    所以唐儒只是稍微质疑了一句,这家伙就百般解释,却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唐儒也懒得和他多做争辩,只道:“既然你没有这样的想法,那就让我给老太太治病,现在都给我滚出去!”

    吵闹声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村民,*脸色铁青,看看周围窃窃私语的村民,冷哼一声,“我娘要是出了事,你给我等着!”说完气呼呼的带人走了。

    其余村民们也都自觉地离开,王春花临走时欲言又止,到底还是没开口。

    半个小时之后,唐儒推开房门出来,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流,守候在门外的王春花立刻递上毛巾,好奇的朝屋内观望,“老太太怎么样了?”

    唐儒擦了擦汗,露出微笑:“已无大碍,我明天再来开点药,老太太多静养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

    这次只有针灸,手边上什么药都没有,唐儒也是耗费了颇多精力才把老太太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主要还是与杜老头一战,让他元气大伤。

    叮嘱了王春花几句,唐儒也就匆匆回去休息,*自始至终没有再出现过。

    回到神女庙中,东方已经破晓,赶了一晚上路,回来又给老太太看病,实在筋疲力尽,但待会儿还要去镇上接小雅和杨兰,唐儒也没睡觉,索性趁着黎明之际,紫气东来,好好修行一番。

    神女庙靠西边竹林深处有一座山峰,山峰顶端巨石林立,周遭野花野草红红绿绿,一道清澈的溪流从山峰脚下缓缓流淌而过,在此时早晨浓厚的雾气的衬托下,当真有种人间仙境之感。

    唐儒换上了干净的衬衫短裤,攀爬到山峰顶端,清风拂面而过,站在一座大石上,抬起头来,就看见东边缓缓升起的旭日。

    闭上双眼,能够感知到充沛的元气充盈在四周,甚至有种灼伤皮肤的感觉。

    唐儒贪婪的吸纳着元气,这几天在城里呆着,元气稀薄得可怜,此时就好像脱水的鱼儿回到了河流大海,随着识海一点点被元气充满,疲倦也一扫而空。

    短短一个小时的修行,比大睡一天还要舒服,也更有精神。

    随后,他又打了趟拳这才出发去镇上接人。

    ……

    ……

    白河市,一栋豪华别墅内。

    李毅大叫一声,陡然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呼呼喘着粗气打开灯,脸色格外苍白,眼中还残留着惊恐之色。

    “唔……好困啊!”

    被子下面又钻出一道身影,却是个皮肤白皙,身材火辣的性感女郎,昨晚被李毅折腾得够呛,刚刚睡着又被吵醒了。

    她还算漂亮的脸庞上挂着不耐烦的神色,等看见李毅快要扭曲的脸,吓得花容失色,立刻换上讨好谄媚的笑容,嗲嗲的撒着娇:“大少,继续睡嘛。”

    啪!

    李毅狠狠甩了一巴掌,直接把女人打傻了。

    “给我滚出去!”李毅脸色狰狞,好似地狱恶鬼。

    性感女郎几乎是滚下床的,也顾不上穿衣服,只见她妖娆的躯体上,却是布满了一道道伤痕,青一块紫一块,不难想象,昨天晚上这个可怜的女人都遭受了怎样的对待。

    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关上了门,性感女郎这才松了口气,捂着脸低声喃喃:“变态,疯子!果然阳痿不举的男人都是神经病!”

    轰轰轰,咔嚓咔嚓。

    屋子里又传出砸东西的声音,性感女郎吓得浑身直颤,头也不敢回的跑走了。

    李毅将目之所及的一切东西全都砸到地上,将装饰豪华的屋子弄得一片狼藉,直到自己双手都不小心割破染上了血迹方才罢休。

    “混蛋,混蛋!绝对是唐儒那个混蛋动的手脚!”

    嘴里大吼着,在提到唐儒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狰狞愤怒的脸上还是不自觉流露出畏惧之色。

    李毅浑身不着寸缕,低头盯着身为男人的象征和尊严,昨天晚上不管怎么折腾那妖娆的性感女郎,自己都毫无反应,那东西就如同一条死蛇……

    妈的死蛇!

    啪的一声,李毅抓起跟前的台灯狠狠摔在墙上。

    那天在赌场他就察觉到不对,平时自己欲念旺盛,几乎无女不欢,在加入欢喜禅后,修炼了欢喜禅某种邪恶的秘术,更是如同一条发情的公狗,随时随地都可以自豪的展现男人的本钱。

    然而现在却突然就萎掉了!

    李毅回想起来,也不难推测出,自己身上的毛病绝对是唐儒弄出来的。

    发泄了一通后,他颓然的坐到地上,小命被别人掌控,就连身为男人的尊严也不复存在,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残酷!

    “一个星期,他答应我的,一个星期后会帮我解穴,到时候应该就没事了吧?”

    事到如今,李毅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