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095章 佛像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唐儒推测,自己识海中的混元珠应该就是一件十分高等的法器,还有那枚血龙戒,也是法器。

    可惜他现在境界低微,只是后天境界,纵然拥有这些强大的法器,也难以驾驭。

    这个佛像如果是法器的话,应该属于一种防御性的低等法器,却是很适合现在的唐儒,自从上回神女托梦传授了《旭日烈阳诀》,唐儒就不缺少攻击的手段,其中也记载了极强的防御能力,但还是同样的问题,唐儒境界太低,施展不出来。

    所以眼下,唐儒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防御能力,尤其是现在是*时代,你功夫再高,一枪就给撂倒了。

    “不知道这个佛像能不能为我所用?”

    佛像是一尊大腹便便的弥勒佛,笑容祥和,唐儒又拿起那把匕首,匕首的把柄也雕刻着佛像,相互比较就看出差别,微笑的弥勒佛饱含禅意圣洁,匕首上的欢喜佛却是透着邪意

    联系上红姐曾说过,李毅加入了一个邪教组织,就和欢喜禅有关,邪性的匕首自然也和欢喜禅有关,但这尊弥勒佛显然有些特别。

    尤其是当时佛像放出的金色光芒,给唐儒一种圣洁堂皇的感觉。

    “先试试看吧!”

    抱着尝试的态度,唐儒调动识海中的元气,小心谨慎的与佛像进行接触,却不料佛像感受到元气,就如同干涸的土地急需雨水滋润,源源不断的吸收起元气来。

    唐儒没有太惊慌,反而有些小小的惊喜,按照御气决中对法器的记载,区别法器和普通灵性器物的重要标志,就是能否储存元气。

    由此看来,他猜测的没错,这尊佛像的确就是法器。

    佛像也无愧于弥勒佛的形象,肚子大得很,对元气的需求量也很高,不一会儿的功夫,唐儒识海中的元气就去了三分之一,又过了几分钟,佛像才停下了汲取元气,看来是已经饱和了。

    唐儒松了口气,怕要是再给佛像这么吞噬下去,自己元气又得耗光了,待会儿可就比较被动了。

    吃饱了的佛像焕然一新,外表似乎有金光闪烁,但仔细看又觉得是错觉。

    握在手里,很是温暖,时不时就有暖流窜进体内,唐儒就感觉精神了不少,看来这佛像功效倒是多得很呢。

    唐儒兴致勃勃开始试验起来,最重要的当然是那金光,从那天的情形推测,佛像放出金光应该是被动地,当遭遇致命危险的时候,金光就会放出。

    唐儒希望能够主动掌握,用元气催动,佛像金光一闪,果然有效果!

    一层淡淡的金光将唐儒从头到尾笼罩起来,持续的过程中,佛像内储存的元气也在不断消耗。

    仔细感应,唐儒便算出,释放这样一道金光,会损耗佛像三分之一的元气,也就是说,充能一次可以用三次!

    “不错,不错!”

    金光持续了半分钟才收敛起来,唐儒很满意,可惜没能更具体的测试下金光的防御能力,想来抵挡子弹应该没问题。

    那天唐儒如此犀利的鞭腿,爆发力比手枪也差不到哪儿去,依然是被金光给挡住了。

    “就是太招摇了一点。”摩擦着下巴,唐儒将佛像贴身收好,今晚又多了一张底牌。

    ……

    ……

    人间天堂的赌场,毫无疑问是整个会所最挣钱的地方,据说一晚上出入账就高达数千万!

    每天晚上都是赌场生意最火爆的时候,但今天,赌场却是关了门,不少赌徒等候在门外,像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一样。

    有人叫嚣着要打电话报警,毕竟赌场都是违法的,人间天堂能够将赌场开这么大,自然是因为有李毅做靠山的缘故。

    门口吵闹声不断。

    很快,就有凶狠的打手冲上来,将叫嚣的赌徒全都暴揍一顿,聚在门口的其他人,也就纷纷离去。

    唐儒和红姐是通过侧门进入赌场的,前面领路的是个性感兔女郎,见到唐儒的时候还很惊喜热情,原来是唐儒的熟人。

    那次唐儒带着小雅来赌场解救张自强的时候,与阿彪在拳台上打了一场,当时招待唐儒的就是这个名叫朵朵的兔女郎。

    “你还真是到处沾花惹草呢。”红姐紧紧贴过来,在耳边吐着香风,芊芊玉手还偷偷地勾引他。

    唐儒只能报以苦笑,自从和红姐亲密交流过后,她就越来越喜欢引诱自己,而且还一次比一次过分!

    啪的一声,却是唐儒忍无可忍,悄悄拍了下红姐挺翘性感的屁股,惹得美娇娘一双妩媚的桃花眼都快要滴下水来。

    “回去看我怎么教训你!”唐儒低沉着嗓子,恶狠狠地说道。

    红姐倚在唐儒怀中,柔软的身子好似水蛇般轻轻扭动,给予这唐儒莫大的享受与刺激,只听她慵懒诱人的说道:“奴家好怕怕哟,你想要怎么惩罚人家呢?”

    唐儒好险没忍住,小腹邪火腾腾燃起,却只能拼命憋着,很是难受,明知道她是磨人的妖精,非得招惹她,何必自作自受呢?

    “咳咳……”

    不知不觉却是来到了赌场之内,李毅带人走来,见到红姐和唐儒如此亲密的打情骂俏,脸都绿了,眼中阴沉怨毒也快要化为浓水了。

    红姐对他自然就摆出了冷艳的面孔,“也不废话了,咱们开始吧?赌什么?梭哈,牌九还是骰子?”

    李毅从脸上挤出笑容:“不急,我们上去谈。”

    来到雅座,李毅又给红姐和唐儒分别倒了杯红酒,自己翘起二郎腿,慢悠悠的说道:“两位能来,这是我的荣幸,我得提前声明一点,今天晚上赌得很大,二位要是赌不起呢,我也不拦着,随时可以离开。”

    说到这里,他看向唐儒,眼神很是阴冷,如同恶鬼一般,“不过,你们要考虑好后果,出了这扇门,可别留下什么难以挽回的遗憾!”语气透着不加掩饰的威胁。

    嘎吱一声,唐儒捏碎了手上的酒杯,红酒泼洒下来,如同鲜血一样刺眼。

    迎上李毅怨恨中透着疯狂的眼神,唐儒没有破口大骂,面无表情,“李大少,手下留情的事一次就够了,没有第二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