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079章 极尽欢愉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唐儒原本就感觉置身火焰当中,又被这么一挑逗,哪里还忍得住?压抑的邪火瞬间喷发!

    反手揽住了对方的细腰,将其抱住,压在了身下,然而等唐儒看清了她娇艳的面容顿时就愣住了:“红姐?”

    刚刚还是那个害羞的小姑娘,怎么突然换成了妖娆的红姐?

    红姐趴在他胸口,娇艳的脸上似笑非笑,“好哇,原来你在我和芳芳跟前故意扮作正人君子,私下里这么色的。”

    唐儒有些发窘,想要松开手,然而红姐娇嫩的躯体诱惑无边,真心舍不得松手。

    红姐却是一把推开他,咯咯娇笑着:“你小情人可就在隔壁睡着呢,我是看你今天累到了,所以才来帮你放松一下,别胡闹哦。”

    这话自然不是怪罪,听在唐儒耳中,红姐慵懒的声调格外有种撩人的味道,不由就升起一股冲动,手上抱得更加用力了,小声嘀咕道:“还不是你先勾引我的?”

    红姐媚态丛生的翻了个白眼,“我可以勾引你,但你不许动手动脚的!”

    这样的话也能说得霸气四漏,唐儒不得不服气,盯着她娇艳的面庞,突然低下头轻轻一吻。

    红姐一怔,妩媚的眼睛里闪烁着水光,身子也跟着软了下来,欲拒还迎的在唐儒胸口轻轻推搡了几下,“你以前果然都是假装正经。”

    唐儒其实也不想这样,自从来了小牛村之后,他就一直压抑着欲望,偏偏一个个致命的诱惑又接踵而来,让他感到万分煎熬痛苦。

    红姐的诱惑显然是致命的,在前两次为她治病的过程中,唐儒也是忍耐的非常艰辛,但好歹都能忍得住。

    今天晚上不知怎么,就感觉再怎么努力也憋不住了,动了动嘴唇想要解释两句,但自己还紧紧抱着红姐呢,说的再好听也是口是心非呀。

    “好啦,我看你是真的需要休息,我也得回去了。”

    红姐俏脸越发妩媚,眼中的水光也越来越浓郁,却是唐儒那双不老实的大手,正在她性感诱人的躯体上不断攻城略地,高耸的山峰,幽深的低谷,轻轻抚弄,泉水潺潺,在唐儒的爱抚下,红姐就如同水做的一样。

    她怕再这样下去,真会一发不可收拾。

    “红姐,让我再给你按按吧。”唐儒眼里冒出了血丝,打手也更加用力的在红姐娇嫩的肌肤上,或是按压或是揉捏。

    红姐嘴里说着不要,但水濛濛的大眼睛却越来越迷离,两人都穿着单薄的睡袍,慢慢的,衣裳渐解,胜似白雪般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格外耀眼。

    “唐儒……”

    红嫩的小嘴吐气如兰,满含春水的桃花眼紧紧盯着唐儒的脸,眼中有透着几分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渴望。

    唐儒觉得脑海里迷迷糊糊,不停在这充满了诱惑的躯体上索取着,但又如同第一次啥都不懂的雏,急得满头大汗。

    红姐咯咯一笑,虽然也没有任何经验,但霸气的她,却是反客为主将唐儒推倒,然后慢慢包容,随着柳叶眉轻轻一皱,洁白的床单上一朵红艳的小花悄然盛开。

    这一夜,极尽愉悦。

    唐儒压抑了多时的邪火,终于得到了宣泄,但也正因为压抑得太久,导致反弹就更加凶猛。起初红姐还能争夺主动权,但很快就在唐儒狂风乱雨的进攻下败下阵来,到了后来,干脆就成了一滩烂泥,任由唐儒这头精力旺盛的蛮牛一次次发起进攻号角。

    在极度的愉悦中,红姐只能不住求饶……

    ……

    ……

    早晨,唐儒幽幽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怀中沉睡的红姐。

    昨晚折腾得太狠,红姐最后都哭了,这么一个妖娆又强势的女强人,能被你整哭,想想就很有成就感。

    但唐儒现在却很头疼,在发泄了邪火之后,重新恢复理智,他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红姐了。

    尤其是在发现了红姐还是第一次之后,唐儒在惊讶之余就更有种负罪感,先前看红姐妖娆妩媚的风格,还真想不到,在男女之事上,她竟然还是个雏儿。

    “就算压抑的太狠,但昨天晚上……也不该那么做才对!”

    不敢惊醒红姐,唐儒小心翼翼的抽身离开,匆匆瞥了眼春光,在茶几上找了包烟跑去外面的阳台吞云吐雾。

    眉头紧锁,回想起昨天晚上的旖旎享受,唐儒越发觉得事情不对劲。

    在被那小姑娘按摩的时候,他就有种理智失去控制的感觉。抬起手臂一看,伤痕已经结疤,昨天晚上被李毅用银色的匕首划伤,后来只做了简单止血就没管,现在回想起来,在昨晚理智失控之前,貌似就是手臂最先不听使唤的。

    “难不成和这个有关?”

    轻轻摩擦着伤疤,唐儒很是不解,随即又找来那把银色的匕首,匕首大概有二十五六厘米场,造型普通有种古朴风格,在把柄和刀刃上雕刻有佛像,这些佛像并不同于寺庙里*肃穆的佛像,而是袒胸露背,怀中还抱着同样不着片缕的女人。

    “欢喜禅吗?”

    握着银色匕首,唐儒有种特别的感应,平息下去的冲动和邪火又有冒头的趋势,顿时让唐儒警醒:“果然有问题!”

    或许是因为被这古怪的匕首划伤,再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压抑的太狠,所以才犯了错误。

    “叩叩叩……”

    正当唐儒沉吟之际,外面传来敲门声,赶紧看了眼大床,见红姐睡得很沉,这才长舒了口气,跑去将门开了条缝。

    小雅脸色憔悴站在门外,如同受惊的小鹿,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透着惊慌失措,“唐大哥……”

    “怎么不多睡会儿?”唐儒说着走出来,将房门带上,想起小雅昨晚可能没合眼,而自己却在隔壁享受,实在太过分了。

    感到万分自责,偏开了视线,不敢与小雅对视。

    小雅低着头,怯怯的问:“我们啥时候回去呀?”这两天来的担惊受怕让小姑娘很没有安全感,现在又处在陌生的环境中,她也非常不适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