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058章 鲜血染红的肚兜

时间:2017-10-25作者:左耳

    啪!

    伴随着清脆的声音,小黄毛半边脸都高高肿起,牙齿直接飞了一颗,疼得他瞬间鼻涕眼泪横流。

    疼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当着小弟的面被人打了巴掌,这让小黄毛觉得万分屈辱,捂着脸恨恨道:“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今天没带人来……”

    话还没说完,唐儒反手又是一耳光:“滚不滚?”

    一左一右两个巴掌直接把小黄毛打蒙圈了,一张脸也肿成了猪头,见到两个小弟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他心头一狠:“老子宰了你!”

    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径直朝着唐儒胸口刺去!

    “小心!”

    杨兰见状吓得花容失色,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飞扑上前,将唐儒一把抱住,却是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了匕首,只听得噗嗤一声,约莫七八寸长的刀子直接刺中!

    小黄毛也呆住了,下意识拔出刀,雪白的刀刃已经被鲜血染红,旁边两个小弟尖叫起来:“老大,你杀人了!”

    “娘!”小玉哭喊着冲过来。

    唐儒愣了下,跟着眼睛都红了,抱住怀里的小妇人,同时一脚踹在小黄毛的胸口,这下含怒一脚,直接将小黄毛踢飞出两米多远。

    “没事的,兰姐,有我在呢!”

    杨兰后背衣裳眨眼间就被染得鲜红,唐儒一边宽慰着,一边将她抱起来回屋,这会儿也没工夫去找那小混混的麻烦了。

    小混混们见状,哪里还敢再闹事,连忙将那小黄毛搀扶起来一溜烟跑了。

    进了屋,小玉声音哽咽:“娘,你没事吧?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娘没事……”因为失血过多,杨兰脸色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露出一抹笑容,却是让人心生无限怜惜。

    唐儒自责万分,连忙保证道:“有我在,不用去医院,小玉麻烦你去烧点热水来。”

    “你是谁?”小玉警惕的看着唐儒,要不是为了救他,自己娘也不会被人捅伤。

    唐儒苦笑一声,还没开口,杨兰却是厉声呵斥道:“小玉,我平时怎么教你的,怎么能这么不懂礼貌!唐叔叔是咱们村的村医,你还不快道歉!”略显激动,却是牵动了伤口,柳眉蹙起,咳嗽起来。

    “没事,也是我太疏忽大意了,兰姐,你先趴着别动!”唐儒将她放到床上,又对小玉道:“我是医生,一定会将你母亲治好的!”

    小玉咬了咬嘴唇,低声说了句:“对不起。”接着就出门烧水去了。

    杨兰后背还在流血,唐儒顾不得太多,直接将她的单薄的衣服扯开,里面裹着一条浅红色的肚兜,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了。

    雪白的肌肤也染上了狰狞的血迹,唐儒想再撕开肚兜,然而伤口就在附近,稍微一动就让杨兰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叫了起来。

    “抱歉!”唐儒连忙松开手,“兰姐,我还是给你解开肚兜吧。”

    现在城里的姑娘们,哪个还穿这么古老的贴身衣物啊?

    也就在小牛村这种封闭落后的地方,大家还保留了比较复古的传统。在小牛村,通常女儿家的贴身衣物都是自己缝制的,小牛村的女人们向来都是心灵手巧。

    杨兰身上的这块肚兜就很漂亮,绣了一些花草图案,唐儒伸手到前面去,首先碰到的就是两团温暖的柔软,触感真是妙不可言。

    “嗯……”杨兰羞得将头埋进杯子里,有气无力的发出一声慵懒的娇yin。

    唐儒强忍着化身为浪的冲动,磨蹭了一会儿后,终于将肚兜解开来了,这过程充满了享受却又分外的煎熬。

    最后是杨兰背上的伤口让唐儒彻底冷静下来。

    玉背上的创伤有五个厘米大,伤口很深,那把匕首开始开了血槽的,不规则的刀面严重挫伤了杨兰娇嫩的肌肤,即便治愈好了,恐怕也会留下难看的疤痕!

    “都怪我太大意了!”

    唐儒越发感到自责,但也没闲着,取出银针,配合元气的辅助,将伤口流血止住,这时小玉也端着一盆热水过来,见到娘背上狰狞的伤口,泪如雨下。

    “已经止血了,不会出事的!”唐儒宽慰了一句,接着拿毛巾沾湿,擦拭伤口周围的血污。

    接下来,唐儒简单的给伤口做了缝合,如果换成其他医生来,肯定是完成不了的,因为没有任何手术工具,能够动用的也只有银针罢了。

    唐儒却能够做到,这还要多亏了混元珠赐予的透视眼以及元气辅助。

    前者能够直接有效地施展手术,后者则能够为伤口杀菌消毒,元气是天地间最纯粹的能量,用在这上面只能说是大材小用了,但效果确实很不错。

    做完了小手术后,杨兰气色恢复得很好,但还只能趴在床上,喝了口热水,便挑着眉头问女儿:“小玉,你怎么招惹上了那些人?”

    先前那三个小混混说什么,小玉回来的路费都是他们给垫付的,当时小玉也没有反驳。

    “还有,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小玉见母亲没什么大碍,刚松了口气,此时小脸一下又变白了:“……娘,对不起,今天学校提前放假,所以我就回来了,上车之后才发现生活费丢了,是刚刚那三个人替我垫付的。”

    杨兰听了很生气,“好好地怎么把钱弄丢了?我不是替你缝在衣服内里的吗?”

    小玉低着头不说话,泪珠滚滚而下,默默哭泣着。

    唐儒见状连忙劝道:“兰姐,你别怪孩子了,她还小嘛。而且,你现在伤口需要静养恢复,别太激动了。”

    杨兰面对唐儒时,又恢复了几分羞涩或者说乖巧,点了点头道:“给你添麻烦了。”

    “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兰姐,你在家好好养伤,我先走了啊。”

    “小玉,替我送送唐叔叔!”杨兰对女儿吩咐道。

    小玉带着唐儒出门,鞠了一躬:“唐叔叔,谢谢你!”

    “我和你娘是姐弟呢,说这些就见外了。”唐儒笑笑,伸出手要去摸小姑娘柔顺的烟发,不料小姑娘畏怯的缩了缩头,只好有些尴尬的将手给收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