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154章 相见

时间:2018-02-02作者:左耳

    昨晚他并未从那李敢达口中拷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因为李敢达被他抓住后没多久,便受到妖兽的反噬毙命身亡。

    段文才倒是跟随唐儒学会了一些祛除邪魔妖兽的手段,只可惜她修为不到家,而这妖兽虽然攻击性一般般,却极为诡异,很不好对付,想要祛除更是难上加难。

    师傅一出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就将这诡异的妖兽拘来了。

    “这并非是妖兽,而是邪魔。”唐儒说话间,手掌一翻,光线便悄然炸开,连带着将束缚的虫子直接净化。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唐儒目光在围观的人群中匆匆扫过,便转身离开。

    少年则瞥了眼依旧挂在旗杆上的尸体,也就跟着离开了。

    此后几天里,小镇并不平静,李敢达虽然只是一品堂中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但无论如何也是一品堂的人,突然身死,一品堂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或者说他们也有意借助李敢达的死,在镇上掀起一些风波。

    一品堂的武者们凶神恶煞,进了镇子后,便调查镇上所有武者,尤其是入住客栈的,都受到了重点关照,短短两天的功夫,已经有数十人被带走,还有几个当场被杀!

    但与此同时,一品堂也遭到了莫名袭击,每次早晨镇子附近就会多上一根或者几根旗杆,上面则挂着一品堂武者的尸首,死得也正是白天最为嚣张跋扈的人。

    如此便表明凶手非但没有被抓住,而且还在与他们一品堂作对,这自然是引得局面更加混乱。

    一品堂仗着背后有御兽门的支持,在东木国不说一手遮天,也是横行霸道,任何敢于拦路的,都将遭受到猛烈的报复打击!如果他们不将幕后真凶找出来的话,必定是威信扫地!

    小小的镇子,一时间陷入了血雨腥风当中,人人自危。客栈,相较于前几天的热闹嘈杂,大堂中已经冷清了许多,这几天一品堂四处抓人,客栈也遭到波及,掌柜年老还与一品堂某位主事发生了冲突,最后打了个平手,这才免了被夷为平地之灾。

    一大早,陆续有武者下来吃喝谈论,他们交谈的话题,自然是与一品堂有关,只不过都非常的小心谨慎,毕竟在客栈外面,就有身披甲胄的一品堂武者看守。

    段文才睡眼惺忪的从后院过来,对年老说道:“掌柜的,麻烦送点饭菜去后院小屋。”

    年老正在看一本书页泛黄的古书,闻言小心翼翼的将古书收了起来,皱眉道:“你们不是今天就要离开的吗?镇子上这么乱,早点走吧,再晚一些就怕走不掉了。”

    段文才咧嘴一笑:“多谢掌柜的提醒,我们会注意的。”

    在这客栈住了几天后,少年倒也发现了,这家客栈的老掌柜虽然不好相处,但实际上是面冷心热的良善之人。

    从一开始他就不愿意让唐儒师徒住下,因为镇上不太平静,两个普通人留下来都难以自保。

    因此,老掌柜才会故意开那么高的房价,也是特地劝退,后来也是主动将银钱退还,让他们跟着昨天来的商队一同离开,路上多少有个照应。

    当时唐儒婉拒了他的好意,说今天才能走。

    段文才走了几步,突然又折返回来,悄声提醒道:“掌柜的,你们的身份快要暴露了,小心叛徒。”

    年老眼睛陡然瞪圆,脸色也在瞬间变得凝重严肃起来,他警惕的环目四顾,见无人注意这里,才压低声音喝问道:“你到底是谁?”

    段文才笑容灿烂:“我们是一路的,不用担心。”

    年老眸光闪烁,“这几天的事,都是你们干的?”

    镇上的一品堂接二连三遭受袭击,除了他们外,显然还有另一股与一品堂敌对的势力。

    年老的真实身份,其实来自于东木国隐秘组织,名为诛妖联盟,乃是东木国本土一些强者义士组建而成,专门与一品堂作对,反抗御兽门的侵略。

    段文才只是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年老还想再问,这时客栈外却来了一个旅客。

    她穿着蓑衣,头上戴着宽大的斗笠,纱巾遮掩,看不清面目,也分不出男女,想要进入客栈,却是被守在外面的一品堂武者拦了下来。

    “摘下斗笠,验明身份!”两个一品堂武者,拔出了身上的武器,虎视眈眈。

    这几天来,一品堂频频受袭,始终没能找出幕后真凶,倒也学会了收敛,不像起初那么横行无忌了。

    毕竟白天越嚣张的,到了晚上就会胆战心惊,生怕会被盯上。

    不过小镇子也基本上被一品堂控制起来,这间唯一的客栈,更是被严密布防,客栈内的武者要么被带走调查,要么就被困在了客栈中,不得外出。

    至于外来者,更是无一例外要接受一品堂的查询,更何况这位旅客装束又如此神秘。

    神秘的蓑衣人并未依言摘下斗篷,只是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因为遮掩太多,根本看不穿他的性别和长相,但这只手实在太美,皮肤格外白皙细腻,宛如极品美玉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守门的两个一品堂武者直接看呆了,愣了半天才注意到这只美丽的手上,还拿着一块黑色牌子,牌子在他们眼前轻轻晃了晃旋即就收了起来。

    旅客抬脚迈入客栈,却也没有再受到任何阻拦了。

    大堂里三三两两的武者都看到了这一幕,当即向旅客投去好奇又警惕甚至暗含仇意的目光,从先前这人拿出牌子之后,便被放行,就能看得出来他一定也来自一品堂。

    少年段文才这时候却满面微笑的迎了上去,“师娘,一路风尘仆仆,实在辛苦了。”

    “什么时候学的和你师傅一样油腔滑调了?”神秘蓑衣人轻笑着说道,声音格外诱人妩媚,听在耳中,像是有一双双小手在心底轻轻挠着痒痒,不由血脉贲张起来。

    然而两人都没有停留,简单交谈了几句后,便一起进了后院。

    年老此时满面疑云:“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年轻的小厮凑了上来,“年来,刚刚来的是什么人?好像与后院住的那对师徒认识?”

    他却是见到年老先前和段文才低声交谈,特地来打探情报的。

    年老却也想起了刚刚段文才的提醒,说是让他小心注意叛徒,他想想也觉得很有道理,最近组织的一些行动,的确是有被泄密的迹象。

    挑了挑眉头说道:“我怎么知道?那对师徒不听劝,非得留下来,由他们去吧……对了,你可以暗中盯一盯。”

    小厮点了点头,旋即也去了后院,然而后院那间小屋中,人已经不见了,但他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小镇外的山林草地上,唐儒和胡媚娘携手而坐,妖娆的狐狸精靠在他怀里,两人正凑在一起说些甜蜜的情话。

    阔别多日没见,互相都很想念,虽然有同心结联系,也可以彼此传讯,但终究见不了面,这就有着相思之苦了。

    “媚娘,你辛苦了。”唐儒揽着胡媚娘,笑容极为温柔。

    胡媚娘瞥了他一眼,妖娆笑道:“辛苦不至于,就是有些累,不像你啊,走到哪里都是艳福不浅,在这个小世界还能碰到师妹,又有女王作伴,左拥右抱,岂不美哉?是不是都不想离开了?”

    两人自邻江镇分别之后,其实也一直都有通过同心结联系,交换彼此得来的情报。

    唐儒在金国的所作所为,也基本上都告诉了胡媚娘,胡媚娘显然更关心他身边的女人,言语中酸涩的醋味,能很清晰地听出来。

    唐儒苦笑道:“当初镇元子大仙将我们送来此处,就是希望我能出手点化他的传承者,至于女王,与小段的因果不浅,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吃醋的女人可不会和你讲道理。

    胡媚娘白了他一眼:“你到处招花惹碟,回去后都不知道怎么向馨儿交代。”

    唐儒咳嗽了一声,很果断的转移话题,问道:“不知清虚道长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算起来他们在这小世界也呆了快有两三个月了,不过元界中不同的世界,因为法则等诸多干扰,也存在着时间流速的差异,或许在这里一年,外界才过几天。

    “早点的话半个月,晚点一个多月吧,元界现在还乱着呢,听老道士说,三位准圣又扶持了两位帝君,但因为争地盘彼此打得火热。”

    “又扶持了两位帝君吗?”唐儒挑了挑眉头。

    镇元子大仙与那三位准圣博弈算计,最终侥幸取胜,占了大便宜,两位帝君因此陨落,丧失了大道本源权柄,不过三位准圣依旧牢牢把持元界大道,肯定会做出应对之策。

    三圣五帝的局面不容更改,这也是元界格局的基石。

    既然倒了两个准圣,那便再扶持两个上位,这也在唐儒的预料之中。

    “血脉试验呢?有没有查到背后的元界势力?”唐儒紧跟着又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