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152章 雨夜

时间:2018-02-01作者:左耳

    胡媚娘约了他在此处见面,也没给具体时间,此前师徒俩已经在荒野中露宿了很长一段时间,有个歇脚之处也很不错。

    忙碌了好半天,终于是将这杂乱的小屋子收拾干净了,少年又出去端来了热茶,一边给师傅倒茶,一边把自己刚刚听来的一些讯息,都一一讲述出来。

    这座小镇以前还很冷清,不,应该说是自从被御兽门侵略之后,就变得冷清下来,再之前,这里也算是周围方圆百里最热闹的地方了。

    东木国善于经商,商路连接世界各地,虽然国土面积不大,可没处地方都非常的繁荣,哪怕是一座镇子。

    可自从被御兽门入侵之后,国将不国,战火纷乱之下,商道相继被毁,曾经繁华的都市城镇,如今都变得极为冷清。

    最近一段时间,镇子上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从各地赶来了许多武者,汇聚在这小镇子上。

    “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但应该与御兽门有关,一品堂武者来了不少。”少年说到这里,略作停顿了下,接着说道:“师傅,先前在客栈大堂发生冲突的那两个武者,后来又在镇子外激斗了一场,最后一品堂武者相继赶到,将那烈焰谷的武者残忍杀害了……头被割了下来,就插在镇子门口的旗杆上面!”

    讲到此处,少年也是面露愤怒,御兽门妖孽手段极为残酷,他们扶持的一品堂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儒小啜了口茶水,瞥了眼傻徒弟:“你想动手?”傻徒弟的心思,他当然能够看穿。

    段文才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师傅,我稍微了解下那烈焰谷武者的情况,他的妻子孩子,都惨遭一品堂杀害,还有师傅也在御兽门操控的兽潮中遇难,一直都想要报仇,可惜最后却落了个如此下场……我想要替天行道!”

    唐儒放下茶杯,轻笑了一声:“想做就去吧。”替天行道,这也是他当初拿金宸教育徒弟的话,自然是支持的。

    段文才得了师傅许可,也是露出笑容,这时候唐儒又肃然道:“不过你要准备充分,切勿盲目鲁莽,别让为师给你收拾烂摊子。”

    段文才连连点头:“请师傅放心吧,弟子一定会准备妥当的!”

    ……

    ……

    夜幕降临,淅沥沥的小雨却依旧没有停歇。

    天空上破碎的阴云随风浮沉,月亮也被遮掩起来,视线变得非常昏暗无光。

    小镇子里,一片漆黑,偶尔能看到几颗昏黄的光芒,也并不显眼。在镇子外面有一片小树林,就更是阴暗无光了。

    一道人影在黑暗树林中穿梭,没过多久停了下来,紧接着有有一道人影出现,二人碰头之后,其中山羊胡中年男人问道:“你一路过来,没有人跟踪吧?”

    “放心,我的硬功很强,身法轻功也不是吃素的!”接话的乃是个肌肉发达的壮汉,他正是白天与烈焰谷武者发生冲突的李敢达。

    两人鬼鬼祟祟,却都是御兽门扶持下的一品堂武者,也不知在策划何种阴谋。

    没有太多交谈,便一同向着镇子西边赶去,但两人都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其实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段文才一直都不远不近的跟踪着,本来是想直接去灭了那李敢达,结果发现这家伙半夜偷偷离开了客栈,一路鬼鬼祟祟来到这小树林,段文才便跟在后面,看看他们究竟在策划什么阴谋诡计。

    一炷香的功夫,他们来到了小镇西边的一条小河旁,河岸边上建有几栋不起眼的木屋,李敢达与同伴径直进了其中一栋木屋。

    段文才在暗中观察,也感知到木屋中不止有两个人。

    距离太远,不知道他们在屋子里做什么,却是散发出一股异常邪恶的气息。段文才觉得有些熟悉:“妖气?”

    莫非木屋里面还有妖兽?

    东木国如今非常混乱,但奇怪的是,在这里妖兽并不多,反而还没有金国那么常见,至少段文才跟着师傅一路赶来,都没有碰见几只。

    如今却是感应到妖气的存在,段文才更加坚定了那伙人暗中在筹备什么阴谋的想法,偷偷摸了过去。

    靠近之后,便能听到木屋里的谈话声。“这次任务非常重要,若是顺利成功了,丰富赏赐少不了,说不定还能接受妖血洗礼!”这个应该是刚刚与李敢达接头的人。

    随后就听到李敢达的声音:“妖血洗礼!?”语气中好像充满了难以置信。

    先前那人便蛊惑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多大的好处,多大的风险,这头妖兽很不简单,你带在身上也会很危险,出了事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这……”李敢达有些犹疑了,“王兄,我自然是信得过你,只是我也想知道,这东西到底要带多久?”

    “大概四五天吧,你别着急,到了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你要记住一点,一定要把这头妖兽藏好了!”

    段文才又偷听了一会儿,便闪身离开。

    在他走后没多久,木屋的门被打开了,先出来的是李敢达的同伴,警惕的在左右看了看,便朝小镇相反的方向离开了,李敢达随后才现身,而他身上也多了些变化。

    段文才看得很清楚,先前这家伙上身只穿着背心,如今却披着一件黑色的衣衫,联系上刚刚偷听到的讯息,段文才沉吟起来,“他把妖兽带在身上吗?”

    李敢达折返回镇子,当他回来镇子外面的小树林时,察觉到了危险,背后汗毛都竖了起来,猛地转身回头,视线中却是一片漆黑,唯独树枝随风晃动了几下。

    “妈的!带着这么个东西,心里都不踏实!”他吐了口唾沫,低头看了眼胸口。

    衣服遮掩,看不到什么,但他能够感受到,那东西很不安分,这也使得他心里不定。

    继续上路,忽然一道影子从侧面闪过,李敢达厉喝一声:“是谁?!”

    四下查看,依旧是什么都没发现,他不敢再逗留,脚步加快,想要早点回到镇子。

    但并未走出多远,一股巨力从后背传来,将他直接踢飞出去,撞到了大树上。

    噗!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李敢达忍不住大口喷出鲜血,只觉得浑身的骨架都快要散了,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到底是谁!?”他惊疑不定的观察周围,根本不知道刚刚的突袭是从什么地方而来的。

    树林里非常安静,只能听见风声和雨水滴在叶子上的声音,同时也非常的昏暗,即便是武者,但他修为境界有限,根本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东西,藏在暗中偷袭自己。

    尚未等他喘口气,又有一股巨力从侧面传来,却是一脚抽在了他的脑袋上,李敢达痛叫一声,再次被打飞出去,这回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却是把大树直接撞塌了。

    “啊!”他满脑袋都是血糊糊的,两次突然袭来的重击让他痛的说不出来。

    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李敢达勉强抬起头来,脸上既糊满了鲜血,同时又爆出一根根漆黑的经脉,看着非常吓人。

    他面前的人影浑身披着宽大的蓑衣,自然也看不清长相,只听到非常沙哑的声音传来:“我问,你答。”

    “你,你到底是谁!?”李敢达想要爬起来,但轻轻动弹两下,都会传来钻心的痛苦,便连说话呼吸,都是异常的痛苦煎熬。

    神秘人忽然抬起脚,然后重重落下,只听得清脆的咔嚓声传来,接着便是李敢达的惨叫,原来他的小腿直接被对方踩断了,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没让你说话,你就闭上嘴巴。”

    李敢达见对方又抬起了脚,连忙闭上嘴,惨叫都不敢了,目光十分惊恐的瞪着对方。

    第二天,虽然已经天亮,可外面依旧是阴沉昏暗,小雨不曾停歇片刻,于是天空中的乌云也就不会消退,始终遮挡住了阳光。

    客栈里已经热闹起来,住客们在大堂吃吃喝喝,交谈寒暄。

    “啧……巨洪死得也真是惨,听说被一品堂的人折磨了很长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只是听着都觉得浑身发寒!”

    “一品堂现在行事越发嚣张跋扈了!”

    一些武者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正是在这客栈中,烈焰谷武者巨洪与一品堂的李敢达起了冲突,事后的结果也传了开来。

    巨洪与李敢达修为境界相当,打起来还真难分胜负,但后来一品堂援军赶到,巨洪就毫无胜算了,不仅被杀了,而且死得很惨,脑袋还被割下来挂在小镇入口的旗杆上。

    “巨洪被如此杀害,烈焰谷就无动于衷吗?”

    “你傻了吧?当初烈焰谷险些被御兽门除名,如今苟延残喘就很不容易了,哪里敢再跳出来,主动去找一品堂报仇?”

    众人议论纷纷,但都压制着声音,不敢自找麻烦。

    巨洪的脑袋就是前车之鉴,如今一品堂嚣张跋扈,根本招惹不起。故意将巨洪的脑袋插在旗杆上,也是在向其他人示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