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151章 小镇客栈

时间:2018-02-01作者:左耳

    不大的客栈里人声鼎沸,寒暄声、叫骂声不绝于耳,而且大多都是武者,有看起来脾气暴躁的,一言不合似乎就要大打出手,不过倒也都懂得克制,言语上相互攻击,骂的面红耳赤,却也忍住没有动手。

    唐儒师徒进来后,没人在意。

    少年径直找到客栈老板,“老板,有空房吗?”

    客栈老板是个干瘦的老头,他也不是普通人,有武师修为,目光平淡漠然的瞥了眼段文才,眼皮子耷拉了一下,根本懒得搭话。

    段文才在唐儒的遮掩下,所以武者气息都被隐藏起来,在修为境界不高的人眼中,就是个普通人,客栈里除了几个侍从小厮外,都是武者,也难怪这老板懒得理睬段文才。

    段文才耐心的又问了一遍,话音刚落,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爆喝:“李敢达!今日我要你血债血偿!”接着就有一道人影拔刀而起。

    一刀斩落,并未劈中人,毕竟在座的都是武者,身法灵活,能够躲过去。

    饭桌倒是遭了秧,被长刀一分为二。乱糟糟的环境持续了这么久,终于是有人忍不住要跳出来搞事情了。

    段文才看了眼师傅,见师傅饶有兴致的打量闹事的两个武者,他便也跟着看起了热闹。

    手持长刀的武者满头红发,身上穿着打扮,也都是红色,看起来就像是浑身着了大火一样。

    而与其打成一团的则是个稍显年轻点的汉子,上身只穿着贴身的背心,肌肉虬结,手上虽然没有武器,但练就一身强硬的硬功,拳脚力量极为惊人!

    其他武者也都看起了热闹,有人还在一旁做介绍,手持长刀的红发武者名叫巨洪,来自烈焰谷,也是东木国较为厉害的一家武者势力,只不过如今东木国局势混乱,烈焰谷遭受波及,实力大不如从前。

    而另一个壮汉武者李敢达却是一品堂的武者。

    一品堂在近期短时间内突然横空出世,招纳了许多东木国的强者高手,据传背后有白海御兽门撑腰,风评很不好。

    毕竟眼下东木国混乱不堪的局面,都是由于白海御兽门野心勃勃的侵略所造成。一品堂乃是御兽门扶持的势力,用以打压东木本土武者,便是奸贼、叛逆!

    只不过如今御兽门势力太过强大,也无人敢与一品堂抗衡,烈焰谷曾经遭受过一品堂的袭击,这红发武者也是与壮汉结了生死大仇,眼下在这小客栈碰面,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

    烈焰谷武者善使火系功法,红发武者手中的长刀,便蒙上了一层烈焰,变成了火刀,另一个壮汉则是凭借硬功与之周旋。二人修为境界相当,都是先天武师,倒也打成平手,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战斗并未持续多长时间,客栈掌柜的出面将他们镇压:“要打的出去打,再在这里闹事,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掌柜的跳入场中,轻而易举的将打斗的二人制住,看得出来其实力要远远高于这两个武者。

    二人对视一眼,壮汉李敢达冷笑道:“巨洪,你那如花似玉的老婆死得可不安详,想替她报仇,就跟我出来!”

    巨洪娇妻便是被其残害,闻言双瞳真的快要喷出烈焰,怒吼一声便提刀追了出去,二人边打边跑,很快就消失在了连绵细雨当中。

    客栈便又恢复了平静,少年低声嘟嚷道:“御兽门到处作孽,走到哪里都是祸害!”

    跟随师傅唐儒来到东木国,这一路上少年看到的都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一副乱世景象。

    与之相比起来,金国虽然也遭受了御兽门多次袭扰,但朝廷还算比较完整,能够掌控局面。

    反观东木国的朝廷,早已崩溃,御兽门虽然并未将东木国彻底攻占下来,但也暗中扶持了一品堂等诸多势力,搅乱东木局势,使得这座国土面积并不大的国家,遭受纷乱战火的洗礼。

    拥有超凡力量的武者,在这乱世中都要如履薄冰,自身难保,寻常百姓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少年声音很小,但在场的也都是武者,当然都听到耳中,当即就有几个武者投来不善的目光,不过也有些人颇为赞同的颔首点头。

    “你们要住店?”掌柜年老眉头挑起,看着唐儒问道。

    虽然都是普通人,但唐儒的气质不俗,也是引起了掌柜的注意。

    在先前的打斗中,不少武者对这老掌柜都有些尊敬,称呼其为年老。

    唐儒轻轻拍了拍傻徒弟的脑袋,“不错,劳烦掌柜的帮我们开间住处。”

    “房屋都已经满了,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后院还有几间杂物间,可以暂住几天,每日三两银钱,不包吃住。”年老语气平淡的说道。

    少年闻言眼睛一瞪:“每天三两银钱?你这是黑店吗!?”

    对普通人家而言,三两银钱,相当于他们一年乃至好几年的收入!

    段文才如今跟随唐儒左右,自然是不缺银钱的,但换做以前,三两银钱,绝对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巨款!

    年老干脆转身:“如果不住的话,就请自便吧。”

    “掌柜留步,我们就住下了。”唐儒招呼了一声,用眼神示意徒弟。

    少年不情不愿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钱包,取出散碎银子递给对方。年老看了眼唐儒,便招来了伙计,领着唐儒师徒去了后院。

    杂物间很小,非常的狭窄,而且旁边就是马厩,弥漫着各种臭味,让人很不舒服。

    少年捏着鼻子,一脸的嫌弃和不爽,倒不是他矫情,只是觉得这三两银子花的也太冤枉了。

    偏偏伙计还下巴朝天,很不耐烦的态度,“没事就别出来,免得给自己招惹麻烦!”语气生硬的丢下这句话,伙计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少年收拾着屋子,一边抱怨道:“师傅,这家客栈也太坑人了,我看就是黑店!”

    唐儒则很无所谓,“镇子不大,只有这一家客栈,暂且就住下吧。”来的时候也看过了,小镇上的确只有这么一家客栈,别无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