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58章 讥讽

时间:2017-12-30作者:左耳

    金公子手里摇着折扇,身着锦衣披风,在金甲军的簇拥下入场,宴席上诸多武者起身相应,热情的打着招呼。

    严冲更是离开了席位,一路小跑凑了过来,脸上挤出恭敬讨好的谄媚笑容,“金公子,您迟迟未到,这场宴席可就开不下去了。”

    金公子抬了抬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这鲁莽的粗人,什么时候学会拍马屁了?”

    严冲谄笑道:“我以前不开窍,这不收了个伶牙俐齿的跟班。”

    王辉凑过来,脸上同样是挤满了讨好谄媚的笑容,“金国四大公子之首,如雷贯耳啊!小人今日得见公子真容,真是三生有幸,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金公子眉头一挑,收起折扇对王辉点了点头,“不错,这小子马屁拍的有水准,严冲,你可得好好跟他学学。”

    严冲王辉脸上脸上都笑出一朵花来了。

    却在此时,听到旁边传来稚嫩的少年声音:“师傅,金国四大公子是什么啊?”

    王辉愣了下,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接着又传来清亮的声音:“傻徒弟,还记得为师曾经和你说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的故事吗?”

    井底之蛙?

    夜郎自大?

    众人齐齐变了脸色,这两个故事他们闻所未闻,但听起来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也很有些讥讽的含义在里面。

    “居然是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王辉目光穿过人群,找到了说话的两个人。

    一大一小,都身着朴素道袍,那个大的他不认识,但小的却是非常熟悉,正是河外村村民段文才!

    当初也亏得这小子及时报信兽潮来袭,否则他还真就要死在灵松林里了。

    本以为这小子必死无疑,毕竟汹涌的兽潮,如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别说是这小子,整个河外村也将会在兽潮冲击下,化为废墟。

    却不料竟然在金碧城,城主府的宴会上,再次相见了!

    王辉看到了段文才,段文才也一直都在盯着他,虽然有所克制,但他目光中骇人的杀意,依旧是令王辉不由头皮发麻,终于醒悟过来,刚刚那种被凶猛妖兽盯上的感觉,也是这小子在暗中窥伺自己!

    这时候,宴席上所有人的目光也聚焦了过来,金国四大公子,都是皇家血脉,名声赫赫,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竟然有人敢站出来讥讽挑衅?

    更何况,现在金公子又是金甲神军的最高统领,金碧城大权,也在他一手掌握,哪怕是最激进的城主系本土武者,在金公子面前,也得老实收敛起来。

    这时候还敢冒出头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是他们两个,大小姐今天救回来的师徒俩!”

    “虽然有些鲁莽,但这份胆量,我不得不佩服。”

    “我看怕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今天可是老城主的宴席,别闹得不可收场!”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有心要投靠金甲军?”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眼下应该以大局为重,先前那个武者说的也没错,按照朝廷法度,金甲军统领城中大权是合情合法的。”

    宴席上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城主系居然还开始了内讧!

    这主要还是老城主怎么看都已经行将朽木,本以为这次病情好转,老城主立刻召开宴会,是想要稳定军心,结果却并非如此。

    老城主的病太重了,怕是回天乏术,这时候自然就该做出新的选择了。

    城主系抱团取暖人数不多,这会儿又闹起内讧,当场又有不少人选择了投诚金甲军。

    这种事情越早投靠得到的好处越多,现在局势似乎已经完全倒向了金甲军,这个时候再投靠过去,就没有什么好处了,但无论如何,总比事后受到清算要好吧?

    ……

    ……

    宴会上吵闹纷纷,金公子却是阴沉着脸打量着唐儒师徒,一言不发。

    唯独那王辉朝段文才走过来,大声说道:“你个肮脏的贱民,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点滚出去!”同时也将段文才的身世,公布了出来。

    宴席上不少金甲军和外来的武者,闻言皆是面露不屑和鄙夷。

    在他们眼中,金碧城都是乡下地方,金碧城的土著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更别提段文才出生的偏僻小村庄了。

    王辉瞅不准这个贱小子怎么混进来的,而贱小子身边的年轻道人,也给他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仗着身后又金甲军的支持,觉得只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好好地在金公子面前表现表现。

    唐儒给徒弟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冲动,自己则端着酒杯走上前来,面带淡然的笑容,“我看你面有黑光,怕是很快就要遭受杀身之祸!”说话间,一杯酒也就全部撒在了王辉脸上。

    “你,你胡说八道!”王辉不由后退了一步,脸上湿漉漉的很不舒服,更让他难受的是,这个年轻道人的气势压过来,让他感觉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不由产生一种呼吸不畅的窒息感。

    “呵呵,想必这位就是精通算术推演的大师了?”金公子这时候开口了,面带不怀好意的冷笑,走上前来。

    王辉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但终究也是属于他的人,遇到了麻烦,他这个当主子的当然是要站出来。

    “大师不敢说,不过这几次,我算的卦全都一一应验了。”唐儒脸上依旧是淡然的微笑,目光毫不退怯的与金公子对视着。

    “本公子向来都不信这些歪门邪道!”金公子拍了拍王辉的肩膀,冷眼瞪着唐儒:“有本公子照拂,谁也动不了你,到时候真正有灾祸临头的,恐怕别有他人。”

    眼见局势变得紧张起来,这时高台上传来一连串的咳嗽,老城主艰难地说道:“金贤侄,来者皆是客,看在老朽的面子上,这事就到此为止,如何?”

    老城主开了口,大殿中也安静下来,只不过都看着金公子,看他会不会给老城主面子,还是说直接撕破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