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40章 三十年?

时间:2017-12-25作者:左耳

    郭强不由沉思起来,“古庙后山倒是能出城,但那里有悬崖峭壁,便是灵活的妖兽,也很难穿行,难不住两位武王强者,普通的村民又怎么能过得去?”

    他比较关注这件事,除了好奇心以外,还想乘机与那两位强者多套些近乎,却没想到他们走得这么突然。

    郭强心头的好奇心越发强烈,便继续调查下去。

    到最后他惊讶的发现,那些村民们,好像都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痕迹……当然,郭强也只是产生了这样的怀疑,并未太放在心上。

    直到几年后,有一位仙神下凡专程为此事而来,郭强也没想到自己凭借这桩往事,竟然得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机缘,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

    ……

    荒郊野外的大路上,唐儒和段文才师徒两人,亦步亦趋,向着远处茂密的森林走去。

    他们刚刚穿越大江,段文才回忆起先前被师傅带着,从江面上踏浪而过的场景,到现在还觉得热血沸腾。

    少年跟随唐儒修行至今,凭借资质与自身的努力,进步着实不小,尚未筑基,却已经拥有比拟武师的战力。

    可他终究还不到那个境界,生死搏杀之时,或许能发挥出武师的力量,但武师懂得的许多神奇能力,他现在还都不会。

    比如踏浪而行。

    波涛汹涌的大江宛如天堑,凡夫俗子在这大自然的伟力面前,能够深深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知。

    段文才当时正想着该如何渡江,师傅就把他拎起来,接着直接跳入了大江当中,继而脚踩着浪花,滴水不沾,不消片刻就到了对岸。

    这种能力是少年极为憧憬的,他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傅,我什么时候能学法术啊?”

    唐儒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说道,“修行可急不来,你现在基础还不够牢固。”

    少年哦了一声,脸上难掩失望之色,过了一会儿又问道:“师傅,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望娘还有其他老村长他们?”

    昨天夜里,师傅突然决定动身离开邻江,吩咐下去后,老村长便将村民们紧急聚集起来,师傅画了一个圈,让村民们站进去,紧接着光芒闪烁,所有人就消失不见了。

    少年好奇的问起来,师傅也不多作解释,只是告诉他,村民们和他娘去了非常安全的地方,等他日后修行有成,也可以去看望他们。

    段文才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彼此还没有分开过,这次分开,听师傅的意思,好像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到母亲,自然比较关心。

    唐儒脚步一顿,转身看着徒弟,“你现在尚未筑基,筑基之后是后天,后天之后是先天,先天之后则是化气境界……等你什么时候突破到了化气境界,就能去见你的母亲了。”

    村民们以及小段娘,这会儿都在他内天地中,已经安置妥当了,如果想见的话,唐儒随时都能让他们母子俩见面,不过以此作为激励徒弟努力修行的手段,倒也还不错。

    “啊?”少年张了张嘴巴,“师傅,那以我现在的进度,大概什么时候能达到化气境界?”

    唐儒笑了笑:“你的资质还算不错,如果足够努力的话,三十年之后,应该就能突破到化气境界。”

    “三,三十年!”段文才目瞪口呆。

    接着又听唐儒幽幽说道:“当然,如果你更加努力一些的话,也能够缩短这个时限,为师从一介凡人,修行到化气境,大概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

    段文才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不敢把自己与师傅相比较,一年的时间也太不可思议了,自己不懈努力,争取能在十年之内,突破化气境,然后去与母亲相见。

    “你也不用担心,在洞天福地中,元气浓度极高,吃用的是仙谷,喝的是灵泉,哪怕只是凡人,寿元也会大大增加。”唐儒也是觉得自己给徒弟定的这个目标有些太过遥远了。

    虽然他当初突破到化气境,根本没用多长时间,不过唐儒的机缘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更何况他还是大道之子的天赋。

    段文才天赋不错,可比起唐儒来,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就算有唐儒的资源支持,再加上他个人的努力,保守估计也要花费十年左右,才有希望突破到化气境界。

    当然话说回来,唐儒也只是为了激励徒弟,不可能真让他们母子时隔十年乃至十几年不见面。

    少年咬了咬牙,大声说道:“师傅,我一定会加倍努力,从现在就开始锻炼自己,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唐儒笑着摆摆手:“去吧,为师歇息一会儿。”

    少年便如矫捷的猎豹一般冲了出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中。

    渡过了大江之后,野外就不*全了。

    邻江县城的兽潮,被唐儒和胡媚娘大腿之后,许多妖兽、兽群都逃到了大江这一边,邻江镇附近,在一段时间内,应该都很安全。

    周围森林十分茂密,这就意味着危险藏得很深,偶尔能听到一些猛兽的嘶吼,惊起一片飞鸟。

    哪怕是空中飞翔的鸟儿,在受到妖气污染妖化之后,也会变成非常残酷冷血的捕食者。

    唐儒来到一颗大树下盘膝而坐,便有一只羽毛青翠的鸟儿从他头顶的树冠中激射下来,这只鸟儿个头不大,但却有着长而锋利的喙,像是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角度刁钻,直直冲向了唐儒的后脑勺。

    其速度也是非常的迅速,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尖锐的喙便要刺中唐儒的脑袋。

    就这个时候,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却是鸟喙撞上了什么坚固的屏障,继而一抹血色在唐儒头顶炸开,妖化的鸟儿为它的贪婪付出了代价。

    在元气护罩的保护下,唐儒身上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丝毫污秽,他甚至都没有在意这点小小的插曲,而是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