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36章 不要被力量支配

时间:2017-12-25作者:左耳

    小段娘看起来有些惶恐。

    上回唐儒和她谈过之后,她自己回去也想通了,儿子已经长大,有他自己的际遇,能够遇见恩公这样的师傅,是他莫大的福气,自然是要好好珍惜。

    而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应该放手让孩子去闯荡,而不是看在身边,更不能干涉师傅教导徒弟,万一引起唐儒的不快,那就不好了。

    不过唐儒在她印象中,一直都非常的亲和,这也是她能放心的把儿子交给唐儒的原因,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她不担心恩公会对自己不利,就怕会连累儿子,万一惹恼了恩公,不愿教导儿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唐儒笑着摆摆手:“伯母不必如此,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血肉至亲哪能不关心呢?小段是我徒弟,我也很欣赏这小子,现在磨炼他,哪怕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总好比日后吃大亏,我这个师傅总不能一直跟在他身边。”

    “恩公说得对。”小段娘深以为然,见唐儒确实没有任何芥蒂,心里大松了口气。

    闲谈了几句,又叮嘱儿子要好好跟着师傅身边修行,便告辞离开。

    段文才给师傅倒了杯茶,态度恭敬道:“师傅,您先前让我在兽潮中猎杀十只妖兽,弟子已经完成了任务。”

    说完他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十个战利品,都是妖化野兽身上的东西,还沾染着猩红的血迹。

    唐儒摆摆手让他收起来,端起茶杯小啜了一口,继而说道:“我让你去猎杀十只妖化野兽,这不但是任务,更是惩罚,惩罚你先前妄动杀心,你明白吗?”

    段文才低头闷闷道:“弟子明白。”

    “不,我看你这样子好像还没明白,你心里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不用和为师见外。”唐儒放下茶杯,轻声说道。

    徒弟虽然在对敌的时候心眼不少,可在自己人面前,心里有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更何况以唐儒的眼力,他就是存心隐瞒什么,也瞒不过去。

    段文才心里确实感到很不解,“师傅,我杀的都是罪该应得的歹徒,况且我决不能容许他们侮辱师傅和师娘……师傅惩罚弟子,弟子甘愿受罚,但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心底就是这么想的。

    师傅所说的话,他会无条件服从,但对于这件事,段文才一点也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他会做同样的选择。

    唐儒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沉声说道:“你果然没有明白……你拥有杀人的力量,可这股力量在有时候,并不会受到你自己的支配,比如之前你大开杀戒。如果以后你不克制这一点,首先心境的破绽会越来越大,其次你会沦为被力量所支配的可怜虫。”

    惩戒该杀之人,这并没有多少错处。

    不过段文才在出手之时,杀心太强,有些不受控制,这虽然只是个小事,但也已经展露出不好的苗头来。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师傅,唐儒认为自己有必要把这不好的苗头,果断掐掉!

    徒弟才即便再早熟,终究还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没有经历太多,心境也很容易受到影响。唐儒可不希望自己看重的弟子,将来成为一个冷血的杀手,所以还得费心开导他。

    “不能被力量支配……”段文才懵懵懂懂,若有所悟。

    唐儒想了想,却是拿出了飞剑葫芦,神念一催,便有一道白光从葫芦中飞出来,落地之后,却是变为了一只硕大的肥猪。

    用野猪来形容更加贴切一点,长相极其丑陋恶心,在地上滚来滚去,哼哼唧唧,却像是被无形的绳索捆绑束缚,始终挣脱不掉。

    “徒弟,你看看,这就是被力量支配的结果。”唐儒给了这肥猪一脚:“老实点,再乱动今天就宰了你吃红烧肉!”

    肥猪浑身一颤,顿时不敢挣扎了,一双眼睛透着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师傅,这……是一头妖兽?”段文才神情诧异,不太明白师傅有什么深意。

    唐儒饶有兴趣地说道:“说它是妖兽也不对,因为它原本是个人。”伸手轻轻一点,肥猪就开始变化。

    很快肥猪恢复了真身,正是御兽门的长老,先前操控兽潮的微胖老者。

    他名叫杜德全,看起来挺和善的一个老头,但实际上心黑的很,被唐儒俘虏之后,为了活命,果断就把同伴给卖了,而且还是卖的一干二净。

    这恢复了真身之后,脸上便带着谄媚的笑容,连连向唐儒作揖求饶:“小爷,你大人有大量,就绕我一条狗命,啊不对,一条猪命吧。”

    唐儒嗤笑了一声,懒得理睬他,对徒弟说道:“人之所以是人,就是要有自己的底线和意志,否则那就不是人,而是畜生了。”

    段文才此时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看着一头大肥猪,忽然变成了一个老头,给他冲击力着实不小,“师傅,他,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儒幽幽说道:“一个被力量所支配的可怜虫,为了追求力量,放弃了一切,最后就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徒弟,你一定要牢记为师所说的,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不要丧失理智,更不要成为力量的傀儡。”

    这些话,段文才还无法彻底理解,但他知道,师傅的教导都是真理,更何况,他也不想变成这种怪物,便重重点头:“师傅放心,我一定会铭记在心的。”

    “那就好,总体来说你这次表现得还不错,但也不要骄傲,回去好好总结下自己的收获。”唐儒摆摆手把他打发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唐儒、胡媚娘以及这头肥猪。

    “小爷,姑奶奶,你们二位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小人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肥猪碘着脸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胡媚娘面露嫌恶之色,“你来审他,我看着就恶心!”旋即就直接走开了。

    唐儒笑了笑,继而看向肥猪,笑容便收敛了起来,“这次的兽潮,是你们御兽门在背后操控挑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