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24章 小镇

时间:2017-12-23作者:左耳

    唐儒便问道:“伯母可曾听说过御兽门?”

    “御兽门!”小段娘脸色一变,原本还面带微笑,此刻却是一片煞白。

    “恩公怎么会问起御兽门?”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唐儒。

    唐儒也没有瞒着她,将那天与黑衣斗篷怪人的遭遇简单说了,“我在那黑衣怪人身上搜出了一块写有御兽门的牌子,在那怪人死后,兽潮有明显变化,我怀疑便是这黑衣怪人,在幕后操纵兽潮。”

    “果真是他们!”小段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境,“恩公,我家父母亲人,便是惨遭御兽门杀害,全家数百口人,唯有我一人幸存!”

    唐儒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一听御兽门,便受了不小的刺激,原来御兽门就是她灭门之仇的罪魁祸首。

    “听伯母的意思,似乎这御兽门与妖兽、兽潮存在直接联系?”唐儒紧接着问道。

    小段娘点点头,“御兽门是白海最大的武者宗门,其门主刘云木是白海国国师,境界修为深不可测,在白海一手遮天,野心勃勃,想要整合吞并白海所有修士、武者势力家族,有不从者,便会遭受疯狂的打压,乃至灭顶之灾!”

    谈及此事,小段娘眼神中不由流露出深深的悲痛之色,她家便是不顺从者,结果就惨遭灭门。

    “如此说来,白海国的实际掌控者便是御兽门门主刘云木?”唐儒沉吟着问道:“劳烦伯母详细说说这御兽门以及刘云木。”

    “白海国老国主以及太上皇相继陨落之后,幼主登基,然而大权却被刘云木篡夺……”小段娘酝酿了一会儿情绪,这才慢慢讲述起来。

    御兽门在白海也是老牌势力,有数百年历史,但其崛起却是在这近百年中,在现任门主刘云木手上,御兽门的势力达到了巅峰。

    门主刘云木很神秘,很少出现在人前,也没有太多传闻流出,小段娘曾经处心积虑为报灭门之仇,也是四处搜集相关情报,即便如此,也没能打探多少有关刘云木的情报讯息。

    至于御兽门,在白海也是家喻户晓了,其特征与核心便在于御兽,御兽门武者都懂得如何驯化猛兽,并且还可以汲取猛兽的力量,几乎所有功法都与兽脱不开关系。

    御兽门也绝非正道,刘云木披上了国师的皮,洗白了御兽门,但在小段娘这些受害者眼里,却很清楚,御兽门就是白海最大的邪门歪道!

    “他们为了驯化猛兽乃至妖兽,经常会抓捕无辜百姓练功,门中武者皆是罪无可恕之徒,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小段娘说到后来,情绪难免变得激动起来:“其实妖兽也是在近百年间才出现的,也正是由于妖兽的出现,才促使了御兽门的崛起,我早就在怀疑,每次兽潮的背后,都有御兽门的影子!”

    唐儒听完了之后,心中暗忖:“看来还得去一趟白海了。”

    其实在他看来,所谓的妖兽,应该是妖化的怪物才对,便如身下的这只怪物犀牛。

    在元界,妖兽并不少见,通常都是自然诞生而出,可以看作是上古蛮荒时代妖族的近亲,体内蕴含了稀薄的妖族血统,而在这里发现的妖兽,则完全是另一种物种。

    昨晚胡媚娘猜测有人在这个小世界,利用妖族血统做实验,而这里的妖兽,显然就是他们的实验成果了。

    既然胡媚娘打算追查此事,作为她男人,唐儒肯定是全力支持,御兽门显然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就在他们谈话之时,犀牛脚步很快,已经来到了邻江镇附近,却没有急着进去,在一片小树林停下,等待后面的徒弟段文才。

    而且这头怪物犀牛也不能带进镇子,唐儒干脆收入了自己内天地中。

    小段娘见状,暗自惊诧不已,“恩公莫非也有驭兽袋?”

    驭兽袋乃是御兽门弟子的看家法宝,他们驯服驾驭的猛兽、妖兽,平日里都收入驭兽袋当中。

    唐儒笑了笑并没有多作解释,小段娘也就很识趣的没有多问。

    ……

    ……

    半晌之后,段文才终于赶到,这路上他没怎么耽搁,脚力身法练得都还很不错。

    三人汇合后便向着邻江镇赶去,小镇子在外面还设置了关卡门卫,见到三个人从荒郊野外出现,门卫立刻紧张起来,能看到城墙上,已经有弓箭手做好了放箭的准备了。

    小段娘上前喊话:“我们是河外村的村民,请放我们进去避难!”

    “河外村?”门卫面面相觑:“河外村的人不是都在镇子里面吗?”

    有人朝外喊道:“河外村的都在镇子里面,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小段娘解释了一通,对方仍然没有开门放她们进去,“镇里已经人满为患了,你们去别的地方吧!”

    唐儒不耐烦,带着小段母子俩,身形一闪,直接越过了护城河和城墙,飞入了镇子中。

    “居然是武者!”

    四周把守的士兵齐齐愣神,旋即一个小头目满脸堆笑的凑上来,“少侠,我们有眼无珠,还请恕罪。”

    武者对平民百姓而言,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况且能越过护城河与城墙,直接飞进来,这绝对不是低阶武徒能够做到的,搞不好是一位武师!

    年纪轻轻的武师,通常出身都很好,这就更不敢怠慢了。

    小头目点头哈腰,唐儒也懒得废话,“河外村的村民在哪里?前面带路。”

    听唐儒提及河外村,这小头目脸色有些变化。

    他还记得几天前,一伙村民在兽群的驱赶下来到村外,当时他们肯定不会开门,甚至还主动放箭,要射死这些村民,免得招惹凶猛的兽群。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蒙着面巾的神秘女子出手,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轻易打退了兽群,继而强闯进来,引得镇上驻扎的武者出面。

    领头的武师尚未出手,被对方一个眼神就吓得瘫坐在地,据说回去后就大病了一场,直到现在没能醒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