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1017章 醒来

时间:2017-12-23作者:左耳

    相比较玉牌,这古朴玉简蕴含的灵性就比较充沛了,唐儒神念一探,发现还设置了禁制。

    便猜测,这件玉牌应该是那杨非凡意外所得,但他没有能力破除禁制,也就不知道玉简中有什么东西。

    在接受过镇元子大仙亲自教导的唐儒面前,玉简上的禁制就非常的简单了,很轻松就将其破解,原来上面记载了一门法术,倒也是比较古老的传承,但以唐儒的眼界,自然是看不上的,随手扔进了内天地。

    垃圾也有垃圾的价值,带回地球,还可以拿来送人。

    ……

    ……

    一夜平安度过,在那杨非凡被唐儒杀死之后,黑暗中的兽潮明显也发生了变化,原先是很有计划有目的的向附近侵略,但现在似乎失去了指挥头领。

    大量的野兽、妖兽,向附近流窜,彼此甚至还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地盘斗争,由此可见,唐儒原先的猜测并没有错,兽潮与那御兽门的杨非凡存在直接联系。

    而小村子在唐儒的保护下依旧很平静。

    小段从入定中醒来,昨晚一夜未睡,却感觉精神抖擞,感受着体内的气,不由露出笑容来:“一晚上的修炼,气变得粗壮了许多!”

    昨晚回来后,他就开始修行了,依照师傅传授教导的心法口诀,感悟外界的气,收获不小。

    推门出去,昨天一场大雨过后,今天就是美好的艳阳天,村子依旧很安静,他先去看望了母亲,母亲在师傅的治疗下,又服用了灵丹,依旧还在沉睡中,但能够看得出,她气色已经好转了许多,睡得也很安详。

    他随即又去找师傅,在祠堂中找到了师傅,见师傅正在打坐,也没有打扰,安静的在一旁等待。

    半晌过后,唐儒睁开眼睛,“来,让为师检查你的功课。”

    少年上前行礼,唐儒简单看了两眼,便含笑点头道:“不错,看来你昨晚没有偷懒,已经能自如控制气感了,为师再教你一套拳法。”

    唐儒接着就给他演示了一遍,拳法看起来平凡无奇,却是唐儒以自己曾经练过的五禽戏加以改变,融入了炼气体系当中,既可以用来强身健体,又能对修行带来好处,一举多得。

    小段的悟性的确很不错,拳法很快就掌握了,唐儒便让他自己去练,这徒弟懂事听话,根本也不用看着。

    少年独自去了树林,苦练武功,他满心的仇恨都等待着宣泄的那天,母亲的教诲他铭记在心,他也知道,自己如果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去找那恶棍报仇,不过是自寻死路,绝无成功的可能,必须要学有所成,才能报这血海深仇!

    时间如梭,转眼就过去五天了。

    小段娘迟迟未醒,虽然师傅已经再三保证过,说他娘只是在消化吸收药力,由于自身体质太过孱弱,所以才会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但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在修行练功的时候,就必须摒弃所有杂念,否则就很难进入状态。

    这几天里,唐儒也在观察自己这新收的徒弟,的确是一块璞玉,聪慧机敏,天赋过人,唐儒决定传授他御气诀,所以也不急着让他筑基。

    小段已经达到了筑基开辟识海的标准,若是再多多巩固一些基础,对以后的修行好处就会更多。

    一天艰苦的修行结束,少年先去找师傅,聆听教诲,而后才返回家中,刚刚推开门,就听到母亲卧室传来动静,他脸上现出喜意,身形一闪就冲了过去。

    这几天的修炼,也是让少年改变了不小,师傅亲自猎杀野兽给他补充营养,原本瘦弱的身子骨,也健壮了一些,身法动作也都很快,转瞬间就来到了卧室。

    推开门,就见到母亲已经苏醒,顿时惊喜道:“娘,你终于醒了!”

    小段娘满面微笑,牵过孩子的手,“文才,瞧你激动地,娘又不是睡了很久。”

    “娘,你不知道,你都已经沉睡了整整五天了,师傅虽然说了你不会有事,但我依然很担心!”

    “我睡了整整五天?”

    小段娘毫无察觉,她睡着之后就像是做了一场美梦,然后就醒了,醒来后感觉浑身上下轻飘飘的,说不出来的舒服,病痛折磨真的消失了!

    就好像摆脱掉了沉重的枷锁,这种轻松舒适的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恩公的丹药非常神奇,娘的病已经完全治愈了。”

    纵然心态已经非常平和,但小段娘在这种时候,依然是显得很激动。

    旋即也就发现了儿子身上的变化,“文才,你已经跟随恩公修行了吗?”

    小段重重点头:“是的,师傅已经教了我修行之法,我每天都在修行!”

    “很好,你一定要多听你师傅的教诲。”

    少年挠挠头:“我感觉自己有些蠢笨,师傅教导的东西,有很多我都不明白。”

    母亲温柔的劝慰道:“修行本就是非常玄奥的,你现在不明白,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走,带我去见你师傅。”

    母子俩一同来到祠堂,唐儒正好结束修行。

    他隐藏踪迹,所以将自身修为境界压制到了先天,修行也多是感悟天地之道,况且仙神对修炼资源的需求是非常大的,若他放开了修为境界的压制,真正进入修行状态,恐怕气核一次吞吐,对整个世界的元气法则都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动静太大了。

    “伯母醒了?”唐儒面带笑容迎了上去,“你大病初愈,还是要多多休息才对。”

    “恩公,我受病痛折磨多年,如今才得意解脱,大恩大德,真不知该如何报答。”小段娘说着又有行大礼。

    唐儒赶紧让徒弟拦住,苦笑道:“伯母何必见外,我与小段是师徒,出手为你治病,也是理所应当的。”

    一番寒暄之后,唐儒打发小段去练功,自己则向小段娘打听了一些情报。

    他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总要多做些情报工作,更何况唐儒也很好奇这个世界的武者体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