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春野小仙医 第905章 据点

时间:2017-11-28作者:左耳

    此前,唐儒炼化了郑子阳的真灵神魂,继而取而代之,混入了玄机字的探秘队伍中。

    因为知晓郑子阳有那么一个秘术,在施展过后,会有修为境界下跌的副作用,所以唐儒也就没有再费力气,去伪装修为境界了。

    这回伪装成白贺,自然不能再用秘术当做借口,唐儒就必须解决修为境界的问题,也是耗费了不小的代价,才能伪装成现在这个人仙的气息。

    没有暴露出什么问题,况且同为剑修,契合度挺高,先前特地安排了一场追杀戏,也展露出了白贺的剑术,所以罗志只是感到有些古怪,并未深究。

    既然等到了白贺,罗志也就没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沉声道:“看来幸存者只有你们几个了。”他安排一个伤势较轻的人仙在此地等候,便带着其余人离开。

    ……

    ……

    半天之后,唐儒跟这他们来到了白家设置在此处的一个据点,原本应该是一处道观,紫金山的道观不止一座,可以预见到当年这里应该有不少仙人在此处静修,在山上各处一些风水好的地方,都建有道观。

    这座道观便是依山傍水,在一条大瀑布下方,水声涛涛,一轮七彩虹桥架在道观上空,烟雾缭绕,更衬托出仙家宝地的气质。

    道观也是紫金山大阵的一处重要节点,紫金山大阵名为九九归一法阵,共有九九八十一处阵眼节点,唯有将这些阵眼节点完全拔除破解,才能破解大阵。

    眼下镇守在这处道观的乃是白家的地仙,道号清风,仙风道骨,极具威严,手里捧着拂尘,眼睛半睁半合,偶尔闪烁着极其闪亮的光彩。

    罗志此时便毕恭毕敬的跪伏在蒲团上,向他汇报情况,没有带其他人,唯有唐儒扮作的白贺跟在身侧,貌似白贺与这位清风道人还挺熟悉,进来时,清风道人先与唐儒打过招呼,神态语气颇有长辈教导后辈的意思,倒是令唐儒有些小紧张。

    他自认为伪装的技巧都足够完美,但面对地仙,也是怕露出破绽,但好在这个清风道人似乎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只是刚开始教训了他几句,让他平日里勤加修炼,不要耽误了道行。

    “上仙,竹林的情况大致如此,当时唯有白贺进入过核心之处,具体的情形,由他来向您汇报。”罗志说完,便给唐儒使了个眼色。

    上面的清风道人依旧老神自在,好像在假寐。

    唐儒咳嗽了一声,便开始讲述,他倒也没有骗罗志,的确去过青冥法阵的核心中枢,而且从一开始就过去了,核心在竹林小屋后面的一座水潭里,水潭底下有一快石碑,上面有拓文,而阵眼便设置在水潭附近。

    那块不知名的石碑便是竹林中最有价值的宝物,早已经被唐儒提前收入囊中了,在水潭边上有一颗柳树精,已经失去了理智,但拥有地仙战力,除掉柳树精,才能破解法阵,当然这一点唐儒没有提。

    站在他的立场上,在得了镇元子大仙的机缘后,他是不希望这里遭到破坏的,不论是白家还是帝家,都是可耻的强盗,破门而入闯进了别人家里,不问自取便为偷,可惜他也只是个尚未成仙的小小炼气士,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有心无力。

    能够做的,也只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并且为自己寻求逃生的机会。

    这座竹林法阵的秘密,他还暗中透露给了玄机子,便是想要引起双方争夺开战,把水给搅得更浑一点。

    说完之后,他便老实的低下了头,上面半天没有动静,良久后才传来苍老的声音:“罗志,你下去养伤,老夫有些事要交代白贺。”

    罗志闻言便行礼告退,唐儒抬起头来,便见到上面的老道士,用十分犀利的目光凝视着自己,心里便是一突,莫非自己的根底被这老头给识破了?

    “白贺,你考虑了这么久,现在该给老夫一个交代了吧!”注视了唐儒良久之后,老道士肃然说道。

    唐儒愣了下,考虑了很久,给你交代?

    他这次炼化白贺的真灵神魂,过程还算比较顺利,继承了白贺的不少剑术神通,可以说收获不小,至于白贺的记忆,也继承了一部分,但此时左思右想,也是想不到半点有关这个老道士的情况。

    这该如何答复?

    他脸上办出十分为难的表情,犹犹豫豫的说道:“上仙,能否容我再考虑考虑?”

    “哼!”清风道人愤然起身,拂尘一挥,眨眼便来到了唐儒跟前,脸色不太好看:“若非霜儿苦苦恳求,你以为自己能有此机缘?小子,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儒听到这话,就更是一头雾水了,这怎么又跳出一个霜儿来了?

    见他一脸呆滞,清风道人更是恼火不已,“最后再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给我一个答复,如若不然,你知道后果!”说罢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这算个什么事嘛!

    唐儒苦笑着摸了摸额头,意识到自己这次狸猫换太子,怕是换出问题了,也不知道原主白贺留了一个什么难题给自己,还得想办法弄清楚才行。

    出去后,罗志却在院子外面等候,见了他便上前问道:“上仙对此事到底是何看法?竹林那边,我们难道不立刻采取行动吗?”

    刚刚在道观里,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但清风道人看起来好像对此兴趣缺缺,到最后也没给个准信,罗志也知道白贺和清风老道关系匪浅,便以为清风道人会告诉白贺。

    唐儒却是摇了摇头:“上仙并未提及此事,可能另有安排吧。”

    罗志听到这话,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了,目光也随之冷淡起来,“白贺,我待你如何,你心里有数,自从进入这座秘境之后,对你可是百般照拂,先前也是救了你一命,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吗?”

    唐儒苦笑道:“仙使,你真的误会了,刚刚上仙真的没有和我谈及竹林的事,他只是找我谈了一些私事。”

    “哼,你别糊弄我!”罗志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唐儒转念一想,或许能从他口中套到情报,便露出一副十分纠结的表情:“真的没有欺瞒仙使,上仙刚刚与我谈了霜儿的事,要我给他一个答复……”

    罗志显然是知道此事的,闻言脸色缓和下来,“原来如此,那倒是我误会你了。”

    “没关系,仙使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唐儒不动声色的开始打探起来。

    罗志却是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霜儿师妹虽然长相……咳咳,但对你既然一片痴心,依我看,你们不如就结为道侣吧。”

    唐儒听清风道人的话意,心里也有所猜测,此时再听罗志这么说,便彻底恍然大悟,剑仙白贺被那霜儿看上了,霜儿显然与那清风道人关系亲密,不是徒弟就是直系血脉,怪不得罗志一直对白贺都颇为照顾。

    但奇怪的是,唐儒继承的记忆中,根本没有此事,恐怕平日里白贺自己也非常排斥这门婚事,从原先清风道人的态度也能看得出来,如今又听罗志说那霜儿师妹长相怕是有些寒碜。

    “仙使,如果换成你是的话,你也会这么选择吗?”唐儒叹了口气,继而问道。

    罗志笑容一收,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开了。

    唐儒心想那位霜儿姑娘,长相恐怕还不是一般的寒碜,估计还有其他缺点,否则有一个地仙做背景,哪怕长相一半,想要与之攀上亲事的肯定也大有人在,毕竟只要结为道侣,就有了一位地仙做靠山,这年头在元界修仙,最重要的资源还是上头有人啊。

    ……

    ……

    第二天,唐儒才得到情报,原来昨天罗志汇报了竹林的情况后,表面上那清风道人没有任何表示,但其实立刻安排了其他几只探索队伍,去了竹林,而后又与帝家那头派来的人直接遭遇上。

    唐儒在这双方都下了眼药,既给出了重要线索,又把他们引到了一起,在加上原本就是互相对敌阵营,自然免不了一场大战。

    最后的结果好像是两败俱伤,竹林尚未探索,双方就已经损失了不少人手了。

    “清风上仙让我们安心疗伤,竹林遗址眼下打得热火朝天,我们哪里坐得住?罗仙使,你也想想办法,能否让我们也去竹林?”

    “对啊,我们毕竟探索过一次,虽然失败了,但多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凭什么就把我们给剔除在外了?”

    罗志的屋子内,唐儒以及其他三位人仙都被罗志召集过来,在罗志讲了昨天的战况后,便有人忍不住了。

    上回探索竹林,让他们见识到了竹林中青冥法阵的厉害,危机四伏,稍不小心便是神魂俱灭,陨落当场。

    与此同时,也见到了竹林中蕴含的种种机缘宝物,自然都希望能再次探索,而且白家对这竹林的重视程度很高,有地仙带队,肯定能够攻破竹林法阵,跟在后面喝汤是绝对没问题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