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抢救大明朝 第214章 胁从们,你们要戴罪立功啊!

时间:2019-05-10作者:大罗罗

    扬州四大山陕盐总给押进“死牢”了!不是一定会死,而是牢房的门口挂着“死牢”的招牌,吓死人啊!

    四大山陕盐总下面还一堆大胁从,一个个都有话要说,所以现在被又一次押到朱慈烺跟前,听太子爷说话了。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你们这些人,都是四个山陕盐总的管事、账房、掌柜......能当到这等位子的,一定都是有本事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啊!在行商一行,你们就是进士,就是状元!本宫用人是不唯士大夫的,只要与国有益,都可以任用。太公曰:大农、大工、大商,谓之三宝。你们虽然犯了罪,但依旧是宝,所以本宫会给你们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们要不要戴罪立功?”

    “要的,我们要戴罪立功的......”

    “我们愿意为太子殿下效力!”

    “求太子爷给我们戴罪立功的机会......”

    戴罪立功啊,有罪,而且还挺严重的人谁不愿意立功赎罪?

    朱慈烺笑吟吟的打量着这些宝,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之前第一个站出来的云上谦身上。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商人,看着一脸忠厚,真瞧不出来是奸商。

    “云三!”朱慈烺看云上谦,“你说吧,你打算怎么赎罪?”

    云上谦早就琢磨过这个问题了,当下就答道:“回禀太子爷,草民是乔家盐总的账房,乔家有多少现钱,有多少款子放在外面,有多少土地,多少铺子......草民那是一清二楚啊!草民可以帮太子爷抄了乔家的家产!”

    “哦,是吗?”朱慈烺笑着,“大概能有多少?”

    “现银有一百十八万两,黄金有七万两。园子三处,其中扬州一处、淮安一处、镇江一处。铺子有108间,都在东南各处大城之内。田庄比较复杂,除了在山西老家的田庄外,其余的田庄都在南直隶,总共有21万余亩,不过大多寄在魏国府名下,另外还有许多放在外面的高利贷,不下二百万两......”

    “还真有不少钱啊!”朱慈烺笑着点头,又看着在场的其他胁从,“你们呢?你们有账要报吗?”

    “有有有......”

    “我们也有.......”

    朱慈烺点点头,“甭报了,本宫记不住,都写下来......写得仔细一些!”

    其实朱慈烺并不打算抄了四个盐总的家。抄家这种事情麻烦得很,而且很容易破坏正常的经济活动。盐商终究是商人,经营活动中少不了有债务关联,什么应收、应付、放贷、吸储什么的,也许还有会票(汇款)业务。如果不把这些烂账搞清楚,四个盐总一查抄,连带着的小商号还不得垮上一大堆?

    他的想法是和四个盐总达成“认罪协议”,让他们自己交出一部分财产换取免罪。

    不过他心里得有个数,罚多少合适,最好是把他们罚得剩一口气儿,能维持下去,然后再收为己有,让他们去挖李自成和清朝的墙角——他们在北方有人脉,正好把淮盐贩卖过去抢了池盐和长芦食盐的生意。

    当然了,淮扬盐总不能让他们再干下去了,他们也没那个实力了。朱慈烺留他们一口气,并不等于要让他们维持现有的规模。

    大幅缩减规模和裁员是必须的,而被他们裁下来的那些人,朱慈烺则正好录用......黄江和苏生两个皇商肯定得扩充,而且大元帅府和户部也需要人去管理账目。

    如果有可能的话,朱慈烺还打算从他们这些人中再扶植起一个新的皇商。

    ......

    扬州,天宁寺,大明皇帝驻跸之地。

    当行在从山东转移到繁华富庶的扬州城后,崇祯皇帝开始变得“勤政”起来了,经常可以参加午朝,高居御座之上,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发号施令。

    这是因为朱慈烺在瓦解了以史可法为首的留都官员的消极反抗后,权力变得愈发稳固,所以就经常邀请崇祯皇帝出席午朝,以彰显自己的孝道......

    所谓的午朝是用来替代早朝的,朱慈烺喜欢睡懒觉,一大老早是起不来的,因此就把早晨改成了午朝。在巳时到午时间举行,每月两次大朝是巳时正点开始,到午时四刻结束。其余时候都是常朝,一般在午时正点开始,最晚到午时八刻结束,也就是整整一个时辰。

    参加常朝的官员很少,就是阁老、尚书、侍郎、都御史、大元帅府诸卫帅、司礼监和御马监的大珰,以及詹事府詹事。参加午朝的内外官员一律赐坐,午朝结束后,朱慈烺还会留大家一起用饭。

    另外,无论在大朝还是常朝上,朱慈烺都不会怒喝叱骂,总是一副笑模样,说话的语气也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而且他也不会对廷臣施以廷杖,更不会把大臣押去锦衣卫诏狱——锦衣卫现在已经没有整治廷臣的权力了!

    总之,在朱慈烺的领导下,这个朝廷简直不像是明朝的,倒有点像宋朝的朝廷了。

    不过在行朝任职的官员们却都知道这么一个事实,这位“笑面太子”其实是囚父逐弟杀师的狠人,是一位“圣心独裁”的抚军太子!

    而朱慈烺之所以能独裁的原因,除了他有点凶残,还会装神弄鬼,让人以为他是太祖高皇帝再世之外,就是他特别会用人了。

    他不用正直君子,专用奴才小人。

    原本内阁中比较有骨气的方贡岳、丘瑜、范景文三人已经卸任了大学士——都是风风光光下台的,都是大大的忠良和功臣!

    其中方贡岳拜苏松巡抚,加太子少师(因为都察院改革,所以巡抚不再加御史衔,改为加三孤衔),封克难谷城伯。

    丘瑜拜镇江巡抚,加太子少傅,封克难宜城伯。

    范景文拜浙江巡抚,加太子少保,封克难吴桥伯。

    骨头很软,又善于见风使舵的魏藻德则留任首辅,继续担任中极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加太子少师,封克难通州伯。

    坐牢坐得棱角都被磨平的侯恂,则升级担任了建极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东宫讲官,加太子少傅,成了行朝次辅。

    “水太凉”的钱谦益因为出卖史可法有功,现在当上了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东宫讲官,加太子少保。不仅是阁老、尚书,还是朱慈烺的老师。

    朱慈烺的老师陈锐现在也入了内阁,出任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东宫讲官,加太子少师,封克难宜兴伯。

    朱慈烺的另一位老师林增志同样加入内阁,出任文渊阁大学士兼工部尚书、东宫讲官,加太子少傅,封克难瑞安伯。

    原来的顺天巡抚宋权则被任命为刑部尚书,封克难虞城伯,而东阁大学士一职暂时空缺。此外,另外一个跟着朱慈烺南下的讲官李士淳则出任了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学士,东宫讲官,封克难梅州伯。

    现在五位阁老全都是比较软弱,也比较听话的文官。即便是侯恂和钱谦益这两个东林大佬,也是东林党中的软骨头,少年时也许有点志气,现在早就因为官场蹉跎而耗没了。

    另外都察院也进行了改组,跟随朱慈烺出逃的李邦华拜了江西巡抚,加太子少师,封克难吉水伯。

    取而代之的则是病病怏怏的冯元飏,而右都御史一职则暂时空缺。

    当然了,四个朱慈烺新任命的巡抚,现在都还没有上任。苏松、浙江、江西、福建可不是说拿就能拿下的。

    不过这四个巡抚现在也不能出席朝会了。所以现在的行朝高层几乎都是不会,或者无力和朱慈烺唱反调的官员。因此朱慈烺可以非常容易的推行自己的政策!

    哪怕这个政策会让许多人的腰包大大缩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