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山里那些女人 202章 陈宝怡要回城

时间:2017-10-25作者:窗影

    “我要再去打一个电话。”她直白的说道,说完就坐在王四喜的车后座上,并往前面挪了挪,搂住了王四喜的腰,看样子,经过最近的几件事情,她倒是不厌恶与王四喜身体上的直接接触了。大概认为和王四喜已经很熟悉了吧,不需要像刚刚来到大山深处那样严防死守了。

    王四喜猜不到她打电话的目的,或许是想要继续打听她男朋友的情况吧。想到这些,王四喜心里面有了一点抵触的情绪,一时难以控制,王四喜便把引擎提升到了最大功率,车子像闪电一样冲了出去。

    “开这么快你是急着去投胎啊?”陈宝怡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这速度吓了一跳,很不高兴地说道。可惜电动车引擎运作时的声音太大了,王四喜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说什么话,陈宝怡见到速度没有降下来,抓住王四喜的软肉疯狂拧了起来,拧得王四喜龇牙咧嘴。

    王四喜只好把速度降了下来,降到了和乌龟差不多的速度。恰巧旁边有一个村民开着一辆三轮车经过,对王四喜挥了挥手,然后就那样超过了王四喜,王四喜郁闷的嘟了嘟嘴,却又无可奈何。

    温暖的阳光把整座村落都笼罩了,中午有不少人都忙着煮饭烧菜,一缕缕青烟如同脱弦而出的弓箭一样,直冲天际,天空是蔚蓝色的,像平静的大海一样,偶尔有风吹过,令人感觉十分惬意。

    王四喜载着陈宝怡不慌不忙朝着村子另外一边开去,偶尔看一下四周的房子、农田、篱笆等景致,有一种来到了心灵家园的错觉。陈宝怡看着赤着脚在地里面拔草除虫的农人,又看了看树上欢快鸣叫的小鸟,心里的烦恼没有了,变得宁静祥和多了。

    就是拥有得太多,所以才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钱吗?她是坐在巨人肩膀上的富家千金,她若是想要疯玩嬉闹一辈子,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兴趣?她确实有啊,就是舞蹈,那种干净而没有一丝杂质的舞者乐趣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可是随着舞蹈技能的精进,她发现舞蹈其实也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好。

    家庭?她也迷茫过这个问题,总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和什么样的生活。

    王四喜曾经偷看过陈宝怡的相关介绍,对她多多少少有所了解!

    她没有体会过现实的残酷,所以总以为现实和理想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差距。在一切因素的综合下,她发现自己的人生实际上存在太多太多迷茫。

    上一次她打电话给了自己的闺蜜,这一次总该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毕竟来到大山深处已经有许多天了。尤其是她妹妹那个精灵可爱的小姑娘,不要看平时两姐妹之间总喜欢吵架,但感情相当浓厚,陈宝怡在另外一座城市上大学的时候,她妹妹就经常打电话来,尽管每一次都是差不多的话题。

    在家里面的时候,也经常会有忧愁,比如父母总会为一件事情而吵架,吵到厉害的时候,离婚都说过。

    再加上每天要看见许多张伪善的面孔,她经常会产生一种孤独的感觉,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孤独的感觉会非常非常强烈。

    并不是一个人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才叫做孤独,而是一个人待在一群人当中,却好像待在荒无人烟的地方。

    想到了这些忧愁,她把目光放在了王四喜的身上,而王四喜恰好也借助电动车的后视镜在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她趾高气扬的说道,那样子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王四喜是看她刚刚露出了烦闷的神色,所以想要表示一下关切,但是王四喜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假如人家烦闷的是私人事件,王四喜这样冒昧的举动,一定会惹来她的反感。

    脊背上又疼了起来,王四喜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暗暗猜想,生活在大城市里面的女人是不是都像陈宝怡这样,喜欢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村子另外一边离王四喜家一点都不远,平常骑电动车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了,可是因为载了陈宝怡这个大小姐,所以硬生生花了三十分钟的时间才到,不单单浪费了时间,而且这种骑法,非常浪费电能。

    到了何老家里面,王四喜叫了几声,何老都没有应答,困惑不解之际,何老的儿媳妇悠悠出来了,她告诉王四喜何老被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叫去下象棋了,问王四喜有什么事情找何老,王四喜正想要回答,陈宝怡抢先说她是来何老家里面打电话,说完之后陈宝怡就进去了,王四喜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等候着。

    悠悠没有什么事情也就坐在王四喜的身边,和王四喜说着话。过了七八分钟,陈宝怡气鼓鼓的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脸色非常难看,直接坐在了电动车后面。

    “付钱,我没有带!”她不知道是为什么而生气。

    “多少钱?”王四喜边摸着口袋边问道。

    “不用了,上一次她给了五十。”悠悠晃了晃头说道。

    既然悠悠说了不用,王四喜也就不客套了。发动引擎开车走了,在这边打听了一下,王四喜终于买到了一只烧鹅,把它挂好了以后,王四喜就往家里面开去了。

    回家的路上恰巧碰到了周医师,看见吃了有毒的东西的人这么快就恢复了,他惊奇的的瞪大了眼睛,又斥责我们走了也不找个人跟他打声招呼,让他瞎折腾一通。

    王四喜给了他十块钱跑腿费,他就不再叽叽歪歪了,眯着眼睛,思考今天晚上要去哪个女病人家里面讨论一下人生哲理了。

    一路上过来陈宝怡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一张小脸蛋比煤炭还烟。

    见到烧鹅已经挂歪了,王四喜连忙把它纠正了过来。

    “陈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啊?”王四喜迟疑了一下下,才问出了声。

    “我要走了,我爸催我回家了。”陈宝怡小声说道,王四喜听了倒是有些讶异,但是也能够理解,毕竟谁都不乐意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长期待在一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破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