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二十七章 无心和尚

时间:2017-10-28作者:黑袍

    “剑一前辈的隐匿神通也不差,至少你不出声,我也认不出你来!这两位应该就是父亲所提过的剑五和剑九前辈吧?”

    李木忍不住瞟了剑一一眼,此时的剑一‘露’出来的也不是真容,而是一个看上去面相普通的中年男子,很明显他也是动用了隐匿神通,而他身旁的另外两人,李木却是根本就不认识。,。

    “哦,我还以为少主你就只认识老大呢,没想到连我们兄弟二人也认识,我是剑五,这是剑九。”

    被李木叫出了名字,就站在剑一身旁的一位青年男子,善意的回了李木一句,并且将另外一人也给李木介绍了。

    “嘿嘿,见过两位前辈了,我也是来之前听父亲说起过你们三位,他说早就派你们三位来这苍龙崖了,我一开始还在纳闷怎么没见到你们,还为你们暗自担心了一把呢。”

    李木嘿嘿一笑,直言道。

    “哦,少主为我们担心?不知少主为何有此一说呢?”剑五有些奇怪的传音问道。

    “是这样的,我和剑影前辈来之前,被七魔教的弟子堵截过,他们说这些天他七魔教已经击杀了近十位真王级别的存在了,我生怕其中有你们三位啊。”

    知道剑五三人是自己人,所以李木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

    “哈哈哈,少主你被骗了,他七魔教这次的确出动了不少的人,也的确击杀了两三位二流级别的真王,但是他们说的十来个,那却是‘乱’扯的。”

    “另外我们兄弟三人虽然是主人的剑仆,但是这些年来,也经过了主人不少的提点,他七魔教要想吃掉我们,还缺一副好牙口。”

    剑五笑着传音道,李木闻言也笑着点了点头,他没想到自己父亲的剑仆,居然这么自信,不过他却并不觉得这是剑五在自夸,因为他见识过剑一和剑影的实力,那绝对不是二三流的真王可以比拟的。

    就说剑影,不久前和那七魔教的石刑烈大战了那么久的时间,也就略输了半筹,而且李木知道,一般能修炼到真王境界的人,那绝对都有压箱底手段的,即便是剑影和石刑烈继续斗下去,剑影也不一定会败。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快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在**宗‘门’所祭出来的圣兵合力围攻之下,四象凶杀阵依旧没有被破开,但是大阵所化的血‘色’光罩,却没有之前那么浓郁刺目的灵光了,整体暗淡下去了不少。

    李木定睛看去,发现七魔教那十二大真王的脸‘色’全都变得白了许多,很显然这是真元损耗过巨的表现。

    反观全真观**宗‘门’这一方,十七个催动圣兵的强者脸‘色’也不好看,显然也是真元损耗不少。

    “看样子这七魔教的四象凶杀阵,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少主,等一会儿若是有机会,我们四人护着你冲进去,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毕竟来这里的人,那可得不是一般的人,你若是在我们身边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不好和主人‘交’代啊!”

    看着灵光暗淡了不少的四象凶杀阵,剑一语气凝重的传音道。

    “放心吧,没问题的,虽然我修为还不到真王,但是自认为保命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李木知道剑一是在关心自己,笑着回了对方一句,不过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只见一道金‘色’和一道紫‘色’的遁光,突然自远方天际飞来,快速的来到了七魔教众人体外的血‘色’光罩之上。

    随着金‘色’和紫‘色’灵光的褪去,‘露’出其中两个年轻人,一个长相英俊的紫袍青年男子和一个身穿金‘色’袈裟的青年和尚。

    紫袍男子和青年和尚刚一落到血‘色’光罩的上空,两人似乎是早有准备,各自祭出了一件灵宝。

    青年和尚祭出的是一个金‘色’的钵盂,而那紫衣男子则祭出了一件半月形的紫‘色’刀轮。

    紫‘色’刀轮和金‘色’钵盂这两件灵宝刚一‘激’发出来,立马便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圣威,随后合力一起,轰在了血‘色’光罩上的一点,居然慢慢的在血‘色’光罩的表面,消融出了一个半米大小的孔‘洞’来。

    在血‘色’光罩上消融出了一个孔‘洞’之后,青年和尚和紫衣男子二人,化为两道灵光直接钻了进去,随后趁着七魔教十二大真王无暇它顾,直接冲入了苍龙崖岩壁上的烟‘色’大‘洞’之内。

    “是他们!”

    从青年和尚和紫衣男子的出现,再到他们以圣兵之威进入了血‘色’光罩内,然后冲入了血天大圣的‘洞’府之中,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前后加在一起也不过两三个呼吸的时间。

    因为发生的太快,所以让在场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甚至有些人都没有看清楚他们两人的面容,不过李木的灵识力量不弱,却是见到了紫衣男子和青年和尚的面容,一见到这两人,李木他的内心十分的‘激’动,这两人他都认识,那紫袍男子正是任逍遥而那青年和尚则是帝云。

    “我没看错吧,居然有人...居然有人破开了这七魔教的防护,闯进了血天大圣的‘洞’府?”

    “你又没瞎,当然没看错,因为我也看到了!”

    “这...这十七件圣兵都没能破开这七魔教的四象血杀阵,他们两人两件圣兵,怎么可能破开阵法的防护,冲进去呢!”

    在一番沉寂过后,一道道充满了不可置信的议论声,自李木的四面八方响起,不只是这些退到远处围观的人,就连那正在催动圣兵进攻的**宗‘门’强者,也纷纷疑‘惑’了起来。

    之所以说是十六而不是十七,那是因为唯独逍遥宗的人没有‘露’出太多疑‘惑’,反而脸上还‘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因为任逍遥,就是他逍遥宗的人。

    “破虚元月轮,舍利金光钵,居然是这两件圣器,任坤元,这事你可得给个说法啊!”

    随着任逍遥和帝云二人进入了血天大圣的‘洞’府之中,**宗‘门’的强者纷纷停下了进攻四象凶杀阵,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逍遥宗的真王强者,一个紫袍中年男子。

    “哈哈哈,不好意思了,这是我的一个晚辈,我也不知道他来了,这事你们可真的不能怪我,我要是知道如何破这四象凶杀阵,也不至于和诸位在此傻乎乎的白费这么多的力气不是。”

    被人称为任坤元的紫袍中年男子,面对另外十六方势力的质问,十分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哼!不是吧任长老,那可不单单是你的一个晚辈啊,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呢,堂堂逍遥宗宗主的儿子任逍遥,被誉为逍遥宗年轻一代之中的最强者,别人不认识,我曲剑邪可是和他打过‘交’道的!”

    见任坤元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银‘色’剑光一闪,曲剑邪飞到任坤元身前,并且一脸冷笑的冲着任坤元说道。

    “不错,我也认出来了,那就是任逍遥,另外那个和尚就是金光寺最近名声鹊起的新进真王弟子,酒‘肉’和尚悟尽,没想到他金光寺也来了!”

    钟天紫雷宗为首的那青年男子也跟着曲剑邪附喝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此等热‘门’场面,我金光寺自当参与。”

    随着钟天紫雷宗的真王强者提起卧佛山,一声响亮的佛号自远方天际响起,随后空间‘波’动一闪,一个瘦弱如竹竿一般的老和尚出现在了场中。

    这个瘦弱的和尚,看上去年岁很大了,虽然他没有头发,但是却有眉‘毛’和胡须,他的眉‘毛’和胡须,全都是雪白之‘色’,再加上他脸上如刀割一般的皱纹,看上去至少也有七八十岁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卧佛山金光寺大名鼎鼎的无心前辈,好久不见了,晚辈邱玑子有礼了。”

    随着瘦弱和尚的到来,全真观的邱玑子立马走上了前去,他似乎和这瘦弱的老和尚相熟,两人一见面还冲着对方打了个辑首。

    一听邱玑子和瘦弱和尚的对话,这让很多不知道无心和尚来历的人,全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这邱玑子老道,看上去年岁就已经不小了,少说也活了一千四五百年了,能让他称为前辈的人,众人不要想也知道,来历非凡了。

    “嘿嘿,邱玑子,你我虽然辈分有些差距,但是我的修为比你也强不了多少,你又何须这般多礼呢,这样会让老和尚我很不好意思的。”

    被邱玑子称为无心的老和尚,见邱玑子称自己为前辈,还对着自己行礼,连忙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如此。

    “话可不能这么说,想当年晚辈还在全真观‘摸’爬滚打的时候,前辈便已经是大名鼎鼎的真王强者了,虽然晚辈现在修为略有小成,但是在前辈你面前,我可不敢平辈论‘交’,再说了,前辈已经一只半脚踏入了超凡境界,晚辈这声前辈,您也当得起。”

    邱玑子摇了摇头,言辞之中对无心和尚,反而更为恭敬了起来,紧接着他又道:“无心前辈,既然您亲自到了,不知道对这四象绝杀阵,可有破解之法啊?刚才我可是亲自见到了,贵寺的弟子悟尽,可是已经进入了血天大圣的‘洞’府了。”

    邱玑子的话一出,顿时便将其余诸多宗‘门’为首者的神经给牵动了,他们之中也有人听说过无心和尚的大名,也很想看看这老和尚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憋什么好屁,算了,为了不让那血阵图落在七魔教的手中,我就帮你们一把!”

    无心和尚说着,嘴巴动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声音,明显是在灵识传音,这让处在四象凶杀阵内的十二位七魔教的真王,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