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零三章 地火暗河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砰!!”

    一声碎石爆裂的炸响,曲剑邪穿破了一层厚厚的岩石壁障,也出现在了这处地底空间的半空中,他刚一出现,正好见到了金曈落入岩浆内的一幕。

    “居然是一处地底火脉,坠入这地火岩浆之中,李木这子身受重伤,死定了!”

    灵识自身下的岩浆之中仔细的横扫了一圈,在没有发现半点生气之后,曲剑邪无奈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跌落这连玄铁精金都能快速融化的地底岩浆之内,李木连同他的弑神虫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地底火脉所化的岩浆,和一般的岩浆不同,所蕴含的威能,要恐怖几十倍还不止,这就和地火和凡火的区别是一样的,修炼界大部分的地火,皆是自地底火脉之中牵引出来的火气,虽然火属性威能强大,但是相比于真正的地火岩浆,那也是差地别,就好比一条极品元脉,元脉之内蕴含的元气,肯定是要比自元脉内散发出来的元气要精纯。

    “只是可惜了栖霞宗的灵府令牌,雷帝传承,还有无物不噬的弑神虫培育之法,李木这家伙的一身修为了得,若我和他处在同阶,即便我的先剑诀足以让我傲视同阶,也最多只能和他打个平手而已!”

    曲剑邪脸上露出了一丝惋惜之色,他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身下的地火岩浆,在确定没有了什么遗漏之后,他收了飞剑转身冲回了身后的岩石之中,随后催动土遁之法,离开了这地底深处。

    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曲剑邪便自地底深处又重新回到了地表,回到地表后,他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块剑形的玉符,随后对着空激发了开来。

    剑形玉符激发后,其内.射出了一道金色的剑光没入了空之中,金色剑光没入高空后很快便爆炸了开来,这金色剑光似乎的某种传讯的手段,随着它在半空中爆炸而开,不久之后便有十几道遁光,自四面八方朝着曲剑邪所在之地飞了过来。

    “见过曲师兄!”

    十几道遁光飞到曲剑邪身前之后,露出他们的真容,全是一个个修为不弱的青年男女,其中大部分都是男性,女性也有四五个,他们刚一飞到曲剑邪身前,便冲着曲剑邪行了一礼。

    “无需多礼,通知下去,让我万剑门弟子,全都撤走,这次我们来秦国的任务已经完成,多留无益!”

    对众人的恭敬行礼,曲剑邪神色冷傲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冲着众人吩咐道,这些人称他为师兄,显然也是万剑门的弟子,不过在身份上,明显曲剑邪要比这些人尊贵很多。

    “撤走?不知师兄...可曾擒住了那李木?”

    一听要撤走,这十几个万剑门弟子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长发白袍男子试探性的问道,他修为足足达到了通玄后期境界,但是即便如此,在曲剑邪真王初期面前,也是一副心翼翼的模样。

    “李木他宁死也不肯屈服于我万剑门,被我追杀的上无路入地无门,最终遁入了一处地下火脉,想和我同归于尽,但是却被我一击斩落,掉入了火脉岩浆之中,已经尸骨无存了。”

    曲剑邪有些不太高兴的,扫了开口问话的长发白袍男子一眼,冷冰冰的解释了一句。

    一听李木已经死了,还尸骨无存,在场的一众万剑门弟子全都脸色大变,尤其是那长发白袍男子,更是忍不住一声惊呼:“什么,死了!这...曲师兄,我们这怎么和门内长老交代啊,那李木可是...”

    “可是什么!他的死我会亲自和宗主以及诸位长老交代的,你们此行不过是帮我盯梢的而已,若没什么事,你们就先走吧!”

    曲剑邪语气冰寒刺骨,若是不熟悉的人见到,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修炼冰属性功法的人,不过即便他语气冰冷,这十几个万剑门弟子,却并没有立马离去。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不成是不相信我的话!”

    见众人不听自己的命令,曲剑邪体内真元一动,一股强悍的剑意瞬间透体而出,朝着一众万剑门弟子镇压了过去。

    “曲师兄且慢动手,据我万剑门最新情报,在十万大山附近的苍龙崖,有古修炼者洞府现世,而且据就是三万年前,名动我北斗界的血大圣,血暗。”

    一感受到曲剑邪体内散发而出的恐怖剑意,万剑门弟子中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弟子,连忙开口冲着曲剑邪道,曲剑邪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立马收了体内散发而出的剑意。

    “血暗!就是那传闻曾经和七魔教七大魔圣,大战了三三夜,最后全身而退的魔道散修?那可是一大狠人啊,曾经一怒血屠千万里,将大陆东部七魔教方圆千万里内的所有生灵全都血屠了个干净,若不是七魔教的护山大阵够厉害,又有帝器镇压气运,不定现在我玉衡大陆上的十大宗门,就没有七魔教这个宗门的存在了!”

    曲剑邪似乎也听过血暗的大名和往日的事迹,皱着眉头道。

    “就是他,此人据当年也是出自七魔教,不过后来却叛出了七魔教,还和七魔教反目成仇,血战不休,听他一开始是一位剑修,当年血屠千万里,取亿万生灵精血,好像是为了血祭一幅阵图,那阵图据是七魔教仅次于帝器之下的东西,所以,我才将此事汇报给曲师兄你,看看曲师兄你有没有兴趣去凑凑热闹。”

    长发白袍男子开口解释道。

    “有趣,那阵图我听过,据是一块染血的阵图,而且杀气之重,惊动地举世难寻,据记载似乎还是一方剑阵的阵图,此事你们可曾汇报回了宗门啊?另外这个消息在修炼界扩散多久了。”

    曲剑邪对古修炼者洞府的事情似乎兴趣不,不过他眼珠子转了转之后,并没有立马下决断,而是有些谨慎的问道。

    “不满曲师兄你,这个消息,一开始就是宗门通过万里通符,传递过来的,这个消息已经传入修炼界七八了,宗主,那血大圣很有可能就坐化在了自己的洞府之内,让我们协助师兄你,务必要将阵图夺回来,另外,宗门也已经派出了几位长老出动了。”

    “哦,还有,据这个消息已经引动了不少势力,尤其是魔元海的七魔教,以及七魔教的死对头全真观,这两个势力在大陆东部,争斗已有数万年了,眼下七魔教为了夺回宗门至宝,自然是不惜全力了,而全真观为了不让七魔教得逞,也发力不。”

    “据这个消息,就是全真观最先散发出来的,为的就是让我玉衡大陆修炼界的其他宗门插手这件事,另外宗主还了,此次事件十大宗门基本上都会出手,年轻一代的争锋,也肯定是必不可少的,让师兄你得有心理准备,若实在是不愿意去,也不打紧。”

    长发白袍男子一脸凝重的道。

    “哈哈哈,有趣有趣,终于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会一会我玉衡大陆年轻一代的顶阶强者了,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咱们走吧!”

    曲剑邪突然一声大笑,随后也不顾自己的这些师弟师妹,率先化为一道剑光,飞向了远方际,而一干万剑门弟子也没有迟疑,全都的驾驭着遁光,跟了上去。

    ......

    “李木...子,你死了没...有!”

    在地底深处一条岩浆暗河中的某处,一个十几米大的青色火团,漂浮在以岩浆形成的地下河道之中,突然,青色火团内传出了一道灵识波动,不过却半响没有人回应。

    在青色火团之中,一只十几米大的银色甲虫,此刻正气息萎靡浑身颤抖的趴着,这银色甲虫正是李木的金曈,不过此刻的金曈状态却十分的不佳,它背上不但少了三对羽翅,还有一道深深的剑痕,这道剑痕贯穿了它坚硬的甲壳,深入了内里。

    “你不会真的去见了阎王了吧,这下完蛋了,你这臭子,本圣灵好不容易苏醒了过来,恢复了一点元气,修炼出了一缕分神,还被你的弑神虫给打回了原形,现在更是拼着分神的最后一点元气,释放出了本命圣火护住了你,你却死了!”

    “你要死就算了,还非得拉上我,虽然这点地火也毁不掉这破镜子,但是这地火暗河,那可是流向地心深处的啊,我就是不死,一辈子也难以再见日了!!都怪你个混蛋,我...”

    见自己的灵识传音李木没有反应,青灵当即破口大骂了起来,一边骂还一边唉声叹气。

    “我就是不死,也被你给咒死了,你能不能安静点啊!”

    突然,李木的声音自金曈的口中传了出来,不过他的声音极其虚弱,听上去,状态似乎非常不好。

    “啊!!你还没死啊!太好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全部心神都在控制我的本命圣火,无法分神,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一听到李木还能话,青灵顿时长松了一起,有些关切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