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章 处境艰难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轰隆隆!!!”

    一声爆响自湖面上响起,浑身赤火环绕的曲剑邪冲出了湖面,一头扎入了半空中湛蓝色的水团之中。

    这湛蓝色的水团蕴含着一股至阴至寒的水灵元气,曲剑邪在这水团的包裹下,身上的赤色火焰,很快便熄灭了下去。

    “啊!!!!李木!!!”

    身上的赤火熄灭后,蓝色水团之中的曲剑邪仰头发出了一声咆哮,他双目血红,青黄赤黑白五道剑气自其体内冲而起,非但将曲剑邪体外的蓝水团给冲破了,还将方圆十余里内的湖水全都倒卷上了空,在湖面上,露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大洞,场面壮观无比。

    湖水飞溅,如狂风暴雨一般,很快又落下了湖面,随着大量湖水的洒落,曲剑邪的身影显露在了半空中,此时的他身上一片焦黑,除了一张脸保存的还算较为完整之外,头颅以下的身体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用血肉模糊来形容都不为过了。

    “好霸道的妖火,居然这般恐怖,连元气都能灼烧,若不是我以先剑诀,凝聚出了至阴至寒的葵水之精,将之熄灭,恐怕非得被烧个形神俱灭不可!”

    “李木!我曲剑邪自从踏入修炼界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挫败,今日之仇,我必定让你血债血偿!你已经身受重伤,非但元神受创,连真元也几近枯竭,我看你往哪里跑!!!”

    看着自己被烧得血肉模糊的身躯,曲剑邪咬牙切齿的一声怒骂,他快速的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个白色丹瓶,随后自其内倒出了一颗拇指大的白色丹丸,将之服了下去。

    这白色的药丸也不知道是何种档次的丹药,曲剑邪刚一将之服下,腹部丹田之中立马便亮起了一股白色灵光,随后这股白色灵光快速密布了他的全身,不到十来个呼吸的时间,他血肉模糊的下半身便重新生长出了血肉,居然快速的恢复了正常。

    肉身恢复正常之后,曲剑邪体重新取出了一件白色长袍穿在了身上,随后整个人化为了一道银色的剑光,朝着李木逃遁的方向追击而去。

    盘膝坐在金曈的背上,李木气息虚弱到了极点,他不时转头朝着身后回望,想看看那曲剑邪有没有追上来。

    若在以往,李木根本就不需要回头,只要放出他那强大的灵识扫视一眼便可,但是随着他不久前的那一记惊神刺被曲剑邪击溃,他只要一动用灵识,便会感觉到元神分裂一般的刺痛。

    “这下完蛋了,看这情况,短时间内是根本不可能再运用灵识了,若无法运用灵识,我连疗伤都是件难事!”

    在尝试了一下调动体内灵识无果之后,李木十分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元神受创和肉身受创一样,若不服用丹药辅助治疗,虽然也可以自动进行修复,但是速度却十分的缓慢。

    而且关键是能治愈元神受创的丹药,在修炼界非常的罕见,其稀少程度用有价无市来都不为过,而且关键是李木的身上,并没有这种类型的丹药,至于灵药,李木将之大部分都给了心玉儿,自己只留下了一些极为珍贵和自己不知道来历的,而这之中,也没有能治疗元神受创的。

    “青灵,你吓死了没有,没有吓死,就出个声啊!”

    眼看着自己陷入了窘迫的境地,李木用力拍了拍自己怀中的青鸾宝镜,而随着他的呼唤,青灵也随之发出了声。

    “子,句实话,你能逃得一命,我还真比较意外,曲剑邪那家伙不得了啊,先五行灵体,这在我紫薇界,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灵体啊,是仅次于十大战体之下的最强体质!”

    随着李木的呼喊,青灵语气十分激动的开口道。

    “怎么!你想换个主人是吧,你别忘了,你可是立下了心魔毒誓的,一百年之内事事都得听我的,眼下一百年期限还没有过,你休想!”

    见青灵居然对曲剑邪的评价如此之高,李木顿时大感窝火,即便是身体受伤颇重,也忍不住怒骂了起来。

    “好好好,不提他,你唤我出来有什么事啊,你别指望我帮你啊,我只是一缕残缺的元神,好不容易重新凝聚出了一丝分神能脱离这破镜子了,也被你的弑神虫给打回了原形,我想帮你也有心无力。”

    感受到了李木的怒火,青灵立马改了口,不过还是一副心谨慎的样子,生怕李木对他提什么无礼的条件,毕竟他是发下过心魔毒誓的,百年之内必须得听李木的支配。

    “我知道你现在百无一用,但是以你的元神感知力,哪怕是一缕残魂,那也比我这个半丝灵识都用不出的伤者强吧?给我盯紧了,那曲剑邪若是追上来了,你记得提前告诉我!”

    李木对青灵的言语敷衍气的白眼直翻,但眼下情况危急,他也没办法,毕竟自己还得借助对方之力,而青灵一听李木只是要他监视一下后方曲剑邪的情况,也没有再找借口拖拉,直接答应了下来。

    金曈的飞遁速度,比起一般修炼者的飞行速度,要快出不少,即便是比之李木在半王境界催动渡江步,那也差不了太多,很快,李木在金曈的全力飞遁之下,便离开了镜面湖的区域,来到了一片穷山恶水的老林上空。

    “我子,你这只弑神虫,还真不一般啊,我看它吐出来的那种赤色火焰,威力不啊,虽然比不上我青鸾一族的青鸾圣火,那也差不了多少了,似乎有点三味真火的意思,我看八成那曲剑邪被它吐出来的赤火给烧死了,你就不要再逃了,还是停下来准备疗伤吧。”

    刚一离开了镜面湖的区域范围,进入了这片不知名的老林上空,李木的脑海中便传来了青灵的灵识传音。

    “哼!你不是很看好那先五行灵体么,怎么现在转变的这么快啊,我告诉你!他曲剑邪绝对不会那般轻易就死的,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也不配将我击伤,让我落得这般田地,总之心驶得万年船,在我没有百分之百把握确定他已经死了的情况下,我是绝不可能停下来的!”

    李木对青灵的建议并没有采纳,他强忍着体内的伤,即便是身体状况差到了极点,他也没有停下来。

    “心驶得万年船这没有错,但...但前提是你这船要没毛病才行啊,你看看你现在这一艘破船,别驶万年了,我看再坚持下去半个时辰都悬,你还是听我的吧!”

    青灵的感应力并不弱,虽然是圣灵的一缕残缺元神,但到底是圣灵,即便是虚弱到了极点,那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李木的身体情况,并没能瞒过他。

    听了青灵的话后,李木沉默了下去,金曈依旧在飞行,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后方的镜面湖甩出了老远。

    “我若是停下来了,曲剑邪那混蛋追上来怎么办,那不是找死嘛,我有很强烈的感觉,他离我越来越近了,以我此刻的情况,灵识无法出体,体内真元亏空,连施展一丝神通都难,怎么可能避开他的感应!”

    “而且那混蛋他为了针对我,做出了那么充分的准备,就连我离开金玉宗后所走的路线,他也一清二楚,我估计他绝对是有追踪我的手段!”

    李木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十分担心的开口道。

    “你所言也确实有几分道理,那曲剑邪明显是有备而来的,既然是要针对你,那肯定会有追踪手段,对了,你储物戒指内可有能疗伤的丹药,若是有的话你不妨拼一拼,取出一些来,至少先将肉身的伤势止住啊!”青灵建议道。

    见青灵提起了疗伤丹药,李木立马便想起了金玉丹和他在灵府之中得到的血灵朱果,这两种物品在疗伤上均有奇效,虽然李木不想冒险,但是眼下他情况危急,也没有办法,在一番思量过后,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仔细盯着自己右手中指上带着的七彩炫光戒,李木内心有些紧张,平日里他要打开这储物戒指,只需要调出一缕灵识没入其中再注入一丝真元,便可取出其内的物品了,可眼下他难就难在调出灵识这一步。

    随着元神的受创,此刻李木灵之中的灵识海几近破碎,虽然在以十分缓慢的速度自行修复着,但若是要调出一缕灵识来,必定会引起这已经破损不堪的灵识海的异动。

    “不好!我已经感应到了曲剑邪那家伙的踪迹了,他离我们已经不足二十里了!”

    就在李木犹豫不决准备调出灵识之际,突然,他怀中的青灵着急忙慌的一声惊呼,李木闻言,本就已经足够紧张的心情,变得更为压抑了起来。

    “拼了!”

    在一阵心慌意乱之下,最终李木还是调动了他灵识海中的一缕灵识离开了灵识海透出了体外,不过随着这缕灵识的出体,李木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他额头之上全是冷汗,牙关更是咬的直听见响,可以想象李木此刻所承受的痛苦达到了何种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