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八百九十五章 曲剑邪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李木刚一离开金玉宗,在金顶某处阁楼的屋顶之上,桑昆仑等几人全都凝视着目光,看着李木远行,其中金玉宗一方的长老自然是面色沉重了,而苍山剑派和雪灵宗的剑无虚与冷锋两人,却是截然相反,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未免有些过份了吧,剑无虚冷锋,你们到底还是我们的盟友,将李木这家伙逐出了我金玉宗,你们就这么高兴?”

    看着面露笑意的剑无虚和冷锋二人,金玉宗一方的秋水语气有些冷淡的开口道,她是在场众人之中修为最低的,只有真王初期的修为,但是她的道侣元邺却是真王中期,此刻又是在金玉宗的山门,所以话也完全没有什么顾忌。

    “唉,秋水道友这话的可就不好听了,若没有万剑门的战书,其实我们也不想如此,你也需知道,若不这么做,我们四大宗门就要大难临头了,现在他走了,那是死还是活,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为此而高兴高兴,那有什么不可。”

    “对了,既然李木这件事情过去了,那就另外一件事情吧,那绝情宫的寒姬和雪姬两人呢,听一个被你们封印了一个被你们活捉了,这可是我们四大宗门和六宗联盟开战以来,所抓价值最大的战俘啊!”

    冷锋突然话题一转,问起了寒姬和雪姬二人的下落。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这两人可是我金玉宗抓住的,和你们没有多大关系吧!”桑昆仑眉头一皱,盯着冷锋道。

    冷锋一副老好人的模样道:“嗨,我这不是怕将这两个烫手山芋留在你们金玉宗,为你金玉宗招来危险么,我看这样好了,你们将这两个战俘交给老夫,让老夫带回雪灵宗去,你金玉宗经此一战,已经元气大伤,我这是为你们分担压力啊。”

    “哼!冷锋,咱们打交道那也不是数十上百年了,你打的什么算盘,莫非还能瞒得住我?实话告诉你吧,寒姬和雪姬二人,早在几前就被血剑盟的游虚墨前辈带走了,你想要人,去血剑盟的总舵吧!至于我金玉宗的安危,就不牢你费心了,我金玉宗的护山大阵已经修复好了,即便是元气大伤,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硬闯的!”

    桑昆仑冷冷的一声轻哼,显然还是对李木离去一事,心存芥蒂,对冷锋这个盟友,也没有多少好脸色。

    一听游虚墨三个字,饶是冷锋自视甚高,也不敢再开口多问了,一时间众人全都沉默了下去......

    “我青灵,你到底知不知道啊,这对我来,可是一件大事!”

    飞行在白云之间,李木一手抓着青鸾古镜,一手拖着一方尺许长的白玉棺材,此时的他,正一脸激动的在询问着青鸾古镜之内被封印的青灵。

    这青鸾古镜,自从当日在裂云宗李木将之收服后,没过多久其内的圣灵元神青灵就沉睡了下去,据它所,是因为李木的弑神虫将他的那缕分神吞噬的太严重,让他元气大伤,所以不得不沉睡。

    本来这青灵要再次苏醒过来,还要一段时间的静养,但是因为李木在金玉宗的金霞洞内呆了七,所以青灵在吸收了大量精纯的地元气之后,就加快了它苏醒的进程。

    “别着急啊,我看看啊,这...你它叫魔棺对吧,这名字我倒是不怎么熟悉,但是这口棺材的外形,我真的好像是在哪里见过!魔棺...不对啊...”

    在李木的一番逼问之下,青鸾古镜内传出了青灵淡淡的灵识波动,它着着,突然沉默了下去,似乎是在回忆往事。

    李木知道青灵这只是其本体的一缕分神,而且被封印在青鸾古镜内也有很多年了,记忆有些模糊也是应该的,所以他并没有再着急催促对方。

    在李木渡江步的急速之下,他早已经远离了金霞峰,他现在名义上是被金玉宗给逐出师门了,所以他不想再呆在秦国,决定离开秦国去避避风头再。

    李木自从踏入修炼界,就是在秦国金玉宗开始的,眼下要离开,他还真没想好去哪里,因为担心自己的母亲,所以李木决定先去找他父亲李重,而要找李重,就得先找血剑盟的分舵,李木他此时的目标就是金玉城。

    “怎么样了青灵,你还自称为圣灵的元神,能认出来就认,认不出来就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你能看出什么名堂来,实不相瞒,这魔棺神妙非凡,我闯荡修炼界这么多年了,也就那金玉城的城主,手中有一口名为珈蓝玉棺的和我这个一模一样。”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李木见青灵还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顿时有些按耐不住了,冲着手中的青鸾古镜传入了一道灵识传音道。

    “你什么!有一口和你这个一模一样的棺材,珈蓝玉棺?”

    一听李木提起珈蓝玉棺,一直都在沉默之中的青灵突然惊呼出声,显然是大吃了一惊。

    “不错,但也不是完全一模一样,那珈蓝玉棺只是外形和我这魔棺一样,但是那珈蓝玉棺应该是一件佛属性的灵宝,而我这魔棺则只能以纯粹的魔属性真元催动,是一件魔道至宝。”

    李木见青灵似乎对珈蓝玉棺起了兴趣,连忙开口详细的解释道。

    “珈蓝玉棺...珈蓝...子,你知不知道那珈蓝玉棺在哪里,若是知道的话,最好将它弄到手,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口棺材应该和传中的太古禁器,血灵棺有极大的关系,不过我还需相互印证一下。”

    青灵语气有些沉重的开口向李木传音道,的李木都忍不住脸色一变,禁器,这是一个统称范围很广泛的词,但是太古禁器四个字,却比之禁器二字要有震撼力的多,不别的,单李木身上的斩千秋,那就是一件让帝尊强者血衣绝都为之心动的存在。

    “太古禁器,血灵棺,这是什么东西,你能和我解释一下吗?它能不能复活我这道侣啊!”

    李木在被太古禁器几个字震撼到了之后,有些激动的开口问道。

    “子,若是真正的血灵棺,别复活你这道侣了,就是让她迈入仙道领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这血灵棺邪乎的很,它乃是一大禁忌,眼下还未确定,你最好不要心存幻想,你知道为什么叫禁器么,那是因为连谈起它,都是禁忌!”

    青灵十分凝重的冲着李木传音道,随后他便沉默了下去,不再谈及此事,似乎真怕那什么禁忌。

    “有这么恐怖么,堂堂一尊圣灵,居然害怕成这样!不过我可不管什么禁忌不禁忌的,只要有可能复活青儿,哪怕只有一丝渺茫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

    李木在内心一番嘀咕,随后收了手中的魔棺,而青鸾宝镜因为一收入储物戒指之中,便无法和青灵进行沟通了,所以李木将其塞入了怀中,现在的李木又变得孤家寡人一个了,有青灵在,他也方便有人话。

    随着李木不断的御空飞行,他离金玉城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眼看离金玉城已经只有不到数个时辰的路程了,正当李木飞到一片湖泊的上空之际,突然,下方湖面上响起了一道男子慵懒的声音。

    “你就是李木吧,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

    声音简单而明了,李木能感应到对方语气中带来的淡淡敌意,哪怕对方掩饰的很好,李木下意识的停住了飞行,低头朝着下方的湖面上看去。

    这湖泊名为镜面湖,在秦国境内被凡人称为海,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这个在修炼者眼中并不算多大的湖泊,对凡人来却广阔无边,如同海一般辽阔,此刻在一览无余的湖面上漂浮有一叶扁舟,一个白衣青年男子,双手枕着头横躺在扁舟之上,有些懒散的正直视着上方空之中的李木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看着下方扁舟上的白衣青年男子,李木无形之中感受到了一丝危险,之所以会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李木知道这完全来源于下方的白衣男子。

    “我李子,你招惹的仇人还真不少嘛,下方这家伙的实力,可比你强啊,人家已经是真神...不,按你们现在的修炼体系,应该是真王初期才对,而且此人体内孕育着一股惊人的剑意,一看就知道是一名剑修!”

    不等白衣男子话,李木怀中的青鸾古镜内,却是先传出了青灵的灵识传音,这让李木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真王初期,又是剑修,李木能想到的也只有万剑门才有这般大的手笔了。

    “我的名字很好记的,我姓曲,名剑邪!”

    随着李木的问话,下方扁舟之上的白衣男子也不吝啬,直接出了他自己的名字,不过他却依旧没有站起来,还是一副懒散的模样,躺在扁舟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