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八百七十七章 惨战金霞峰 (四)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要战便战,桑昆仑,听你的金玉锻身诀已经修炼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就让我雪姬来见识见识!”

    随着金玉宗一方战意的澎湃,绝情宫的白衣女子寒姬一声立喝,她身上白光环绕,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自她身上扩散而开,她手中白光一闪,一柄古朴的白色精金飞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在虚空迈出了一步,带着一股只比桑昆仑略差了一丝的真元威压,直接来到了桑昆仑的身前。

    这寒姬虽然修为比起桑昆仑略差了一丝,但是相差的却并不是很大,她也是真王后期的修为,只不过还未到圆满境界而已,寒姬一步来到了桑昆仑的身前之后,手中白色古剑狠狠地朝着桑昆仑一挥,在半空中带起了一道雪白的剑罡,朝着桑昆仑的脑袋斩击了下去。

    这道雪白的剑罡散发着刺骨的寒意,这种寒意并不是冰属性的阴寒之气,而是一种独特的寒意,虽然没有冰属性神通那般明显的特性能冻结一切,但是却让人由心而生一股压力。

    面对寒姬的剑罡攻击,桑昆仑身上金光暴涨,一副纯金色的战甲自其身体表面浮现了出来,这纯金色的战甲和一般的盔甲并不相同,它是一副名副其实的战甲,因为它将除了桑昆仑的面部之外的其它部位全都覆盖在了战甲之下,防护的严严实实的。

    “当!!!”

    一声刺耳的精铁铿锵之音自半空中响起,桑昆仑抬手一拳带起一道金光落在了寒姬发出的剑罡之上,将白色的剑罡直接轰碎在了半空中。

    一拳轰碎了白色剑罡之后,桑昆仑攻势不减,他并没有祭出任何的灵宝,完全就是凭借一对铁拳在作战,朝着寒姬一拳又一拳的轰落而去,那雪姬对桑昆仑肉身之强也是为之变色,面对桑昆仑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她不断舞剑招架,两人在半空中战成了一团,斗的不可开交,很明显短时间内要想分出胜负来,希望并不大。

    随着桑昆仑和寒姬两人的动手,白石和莫须有等两方的人马也混战了起来,金玉宗一方除了桑昆仑之外,还有三人,而六宗联盟一方,即便是寒姬被桑昆仑接下了,但加上妙空花在内,也还有六人,一时间金玉宗一方被压制在了下风。

    “玄斧开!!”

    手持枯木拐杖的金玉宗老者沉云所化的青色真王法相,手舞一柄巨斧,对上了两位真王初期的六宗联盟强者,虽然他年岁老迈,但是战意却一点都不弱,对上两大真王强者,游刃有余,他一斧劈出了一道百米长的青色斧影,将两个对手逼退出去了老远,占据了上风。

    至于那手握两颗黑色铁胆的金玉宗老者,则对上了六宗联盟那紫衣青年男子和另外一位身穿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他这以一敌二和沉云相比却没有那般轻松了,因为这黄袍道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真王中期,和金玉宗这老者本就不分上下,这一番对战下来,也不过勉强招架而已。

    至于金玉宗最后一人莫须有,他的对手除了妙空花外,还有一个明显是奇兽门的真王长老,这是一个*着上身的光头中年男子,他长得极为魁梧,虽然修为不过真王初期,但是一出手就放出了一头十几米大如同乌鸦一般的黑色妖禽,和一条百米长的赤色千足蜈蚣。

    黑色妖禽和千足蜈蚣看上去虽然不过五级高阶,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的关系,爆发出来的战力已经可以比肩一般的初阶真王了,莫须有虽然是真王中期巅峰的修为,但是同时面对一个妖王初期一个真王初期,两头堪比妖王初期的妖兽围攻,也是弄得手忙脚乱,根本就分不出身来。

    真王强者的战斗在半空中所展现出来的景象极为惊人,不过因为双方都顾忌下方有各自宗门的弟子,所以都特意没有将余波波及到了下方的地面,而是尽可能的拉开了和下方地面两方弟子的距离。

    “杀!!!将金玉宗的这些余孽全都斩杀了,金玉宗所统辖的区域,便是我六宗联盟的了!而他金玉宗宝库内东西,人人有份!”

    随着半空中真王强者的大战,金霞峰半山腰处六宗联盟大军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大喝了一声,六宗联盟大军再次冲着金玉宗仅剩下的万许人围杀了上去。

    面对近十万修炼者大军的冲杀,金玉宗所剩下的众弟子在宗主李乘风和一干通玄长老的带领下,誓死抵抗了起来,尤其是金玉宗一干高层长老,他们和一般的散修可不同,在金玉宗内地位高深,压箱底的东西却是不少,虽然金玉宗一方人数较少,但却也还是堪堪抵住了六宗联盟大军的锋芒,不过似乎坚持不了多久。

    “李木,你还不去帮忙吗?虽然对方人多,但是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六宗联盟附属势力的弟子,真正的六宗本宗弟子却是很少,对你的弑神虫来,却并不是多么难以对付的吧。”

    看着半山腰广场上惨烈的大战,冷倾城突然开口冲着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李木道。

    “唉,我倒是想啊,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得守住这金顶啊,以防有人摸上来,毁我金玉宗根基,你应该知道,金顶乃是我金玉宗的根本,我金玉宗这么多万年来的底蕴全都在这上面了,像我金玉宗的宝库以及藏功阁等地方若是毁了,即便是有再多的弟子,我金玉宗也再难重现辉煌了!”

    李木有些苦涩的回了冷倾城一句,冷倾城闻言这才终于知道之前那莫须有离开之时,冲李木使眼色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对方是想让李木留守金顶,以防根基被毁。

    “哟,真是什么就来什么,这位朋友,你既然来了,为何不敢现身呢,如此高明隐匿术,想来你应该是毒杀门的人吧,还不错,居然已经到了半王境界了,可惜做老鼠有辱你的身份了啊!”

    李木刚和冷倾城完话,立马便将双眸看向了不远处空无一物的地面,紧接着他抬手一点,一道乌金色的剑气自其指尖飞射而出,冲着空无一物的地面激射了过去。

    “轰!!”

    随着李木金庚剑气的发出,一声剧烈的爆响自空无一物的地面之上响了起来,紧接着地面裂开,一道黑色的人影自地面之下飞冲了出来,落在了李木的身前不远处。

    这是一个身穿黑衣,带着一个黑色斗篷,看上去应该是个男性的不知名修炼者,他的修为不弱,足足达到了半王境界,他刚一被李木逼出来,下意识的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柄黑色的匕首,这黑色匕首闪烁着黑色幽光,其上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显然是蕴含剧毒的。

    “留个名吧,否则可就没机会了!”

    李木看着眼前头戴黑色斗篷的男子,并没有露出多少忌惮之色,反而一脸冷笑的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好大的口气,你和我修为相当,即便是再加上你的这个同伴,也不一定能杀得了我吧,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毒杀门廖中!”

    看着一脸冷笑朝着自己走来的李木,黑衣男子摘下了头上的黑色斗篷,露出了一张枯瘦如柴皮包骨头的脸,这是一张李木见过最瘦的活人脸,若不是对方脸上还有着一点红润之色,李木都以为这是一头干尸复活了。

    “廖中是吧,嗯,不错,你隐匿气息的神通不错,至少若不是我灵识比起一般同阶强大一些,处在同境界之下,我还真发现不了你,不过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在我眼皮子底下潜入金顶!”

    李木上下打量了几眼这自称为廖中的瘦弱男子,随后手中七彩炫光戒上光华一闪,金曈被他放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