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八百零八章 血魔李木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你血魔,血魔!!!!”

    被李木用刀指着,罗重契几‘欲’奔溃,他看着自己身边堆积如山的残尸,以及那些正在疯狂啃食死尸的弑神虫,他面‘露’疯狂的冲着一头血发在风‘乱’飞的李木大声嘶吼道。

    一百八十人,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便被李木屠戮了个干净,这对罗重契心灵上的冲击,远远比‘肉’身上的伤害要严重的多。

    “血魔?哈哈哈,不错的称呼啊,好!借你吉言,从今以后我李木就自号血魔了,而你,将是我血魔第一个要杀的人!”

    李木似乎极为享受血魔这个称呼,他脚下渡江步一动,身体在原地一个横移直奔罗重契冲了过去。

    “想杀我,下辈子吧!”

    看着李木朝自己冲了过来,罗重契迅速的自怀取出了一块刻有一头火麒麟图案的赤红‘色’‘玉’符,随后捏爆了的‘玉’符。

    随着赤红‘色’‘玉’符被捏爆,一股极为霸道的赤红‘色’火焰自罗重契的赤‘色’‘玉’符内爆发了出来,这股赤红‘色’火焰足有十余米宽广,它刚一在半空显现而出,立马便化为了一头十余米大小的火麒麟,直奔李木冲了过去,而罗重契乘此会脚下赤‘色’遁光一闪,便‘欲’飞天离去。

    “想走!留下来吧!”

    罗重契才刚刚离地而起,冷倾城那冰冷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响起,只见白衣胜雪的冷倾城右之突然凝聚出了一团妖异的白‘色’火焰。

    这白‘色’火焰散发出来的并不是炽烈的高温,相反,散发出来的是一股与火属‘性’元气截然相反的冰属‘性’气息。

    冷倾城双目如电的看向了那离地而起的罗重契,随后白‘色’火焰化为一枝白‘色’的火焰长箭直接脱‘射’出,对着罗重契就‘激’‘射’了过去。

    白‘色’的火焰长箭速度极快,几乎可以用瞬移二字来形容了,伴随着白‘色’箭光一闪,白‘色’的火焰长箭直接‘射’穿了罗重契的后背,随后快速的燃烧了起来。

    “啊!!!”

    罗重契被白‘色’的火焰长箭‘射’后,立马便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大叫之声,他的身体以被火焰长箭‘射’的位置为心开始寸寸的化为了飞灰。

    眼看整个人都要被白‘色’火焰吞噬了,罗重契的天灵之突然赤‘色’灵光一闪,一个赤‘色’的寸小人自其头颅之钻出,随后化为一道火光朝着远方天际瞬移而去,几个眨眼间的功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他竟是自知‘肉’身难以保全,元灵出体逃遁而走了。

    “给我破!!”

    对于罗重契的元灵出体而逃,李木根本就没有时间在意,他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火麒麟长刀带着万钧之力,一刀朝着火麒麟的腹部就斩了过去。

    然而李木的刀还未落到火麒麟的身上,李木他身上的衣服便迅速的燃烧成了飞灰,即便李木立刻就催动了天魔九变,在身上凝聚出了一件黑‘色’的魔甲,一股极为霸道的火属‘性’力量,还是没有任何阻挡的钻入了他的体内。

    火属‘性’力量入体,李木浑身‘欲’裂,他身体表面的皮肤迅速的变成了赤红‘色’,体内的气血居然被这火麒麟散发出来的火属‘性’力量给点燃了,开始燃烧了起来。

    李木感受到了自己体内情况不对劲,连忙快速在体内运转了玄‘阴’指的神通,一层洁白的寒冰以李木天灵为心,快速的蔓延到了他的全身,将他全身都给冰冻在了寒冰之。

    李木才刚一被冰冻住,他身前那十余米大小的火麒麟一只巨爪对着李木恶狠狠的一拍,将被寒冰冻住的李木拍飞了出去十几米远。

    “李木!!!”

    冷倾城见李木被巨大的火麒麟一爪拍飞,连忙催动渡江步横移到了李木的身旁,并且一把扶起了身上寒冰早已破碎,口鲜血直流的李木。

    “真王级别的‘玉’符,果然厉害!”

    被冷倾城扶起后李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此时的他体内那股炽烈的火属‘性’力量已然被玄‘阴’指所散发出来的寒气给熄灭了,虽然被火麒麟一爪给拍飞了,但好在他的‘肉’身还算强大,所以并没有受到什么太严重的伤。

    “谁让你这么冲动的,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上还背负着多少人的期望嘛!”

    冷倾城较为理智的白了李木一眼,虽然没有给李木多少好脸‘色’,但是李木却能感受的到冷倾城话语之对自己的关心。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李木冲着冷倾城笑了笑,他看着身前不远处一击拍飞了自己的火麒麟又准备朝自己冲上来了,连忙一把收起了的斩仙铡,随后将五行五‘色’旗给取了出来。

    李木这杆五行五‘色’旗当日被紫绝真王一番猛攻,虽然未曾损毁,但是其内的五行之灵却是受到了较为严重的损害,五行之灵就是李木五行五‘色’旗上原本的剑、树、海、日、山五物,这五灵乃是五行五‘色’旗五行之力的核心。

    “吼!!!”

    随着李木取出五行五‘色’旗这一番耽搁间的功夫,他身前不远处的那头火麒麟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冲着李木飞扑了过来。

    虽然这火麒麟并非是实体,但是很显然炼制者在它身上也还‘花’费了不少的气力,居然拥有着一些简单的意识,李木知道这肯定是融入了火属‘性’兽魂才炼制出来的‘玉’符,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蕴含如此强大的实力。

    “你受伤了,让我来吧!”

    冷倾城见火麒麟再次出击,一把拉住了李木,随后自己便‘欲’出,不过却被李木给阻拦了下来。

    “你放心吧,这种事情就应该‘交’给我们男人来做!”

    李木冲着冷倾城眨了眨眼,随后他张口一喷,喷出了一道黄光,却是李木的本命灵宝东皇钟。

    东皇钟一出,李木体内真元疯狂的涌动,“当!”的一声钟鸣便自东皇钟内响了起来。

    随着东皇钟一响,一圈无形的力量迅速的自东皇钟内涌出,直接罩在了已经快要冲到李木身前的火麒麟身上。

    火麒麟被东皇钟散发出来的无形力量罩住后,原本急速前进的身形突然一顿,动作无限制的放慢了下来,被东皇钟的力量定在了原地。

    火麒麟刚一被定住,李木抬将的五行五‘色’旗祭了出去,化为了五道颜‘色’各异的光柱将火麒麟围困在了间。

    “五行大阵!五行逆转!“

    以五行五‘色’旗将火麒麟困住后,李木抬打出了一道法决,没入了五‘色’光柱之内,五‘色’光柱迅速的组合成了一个五‘色’光阵。

    五‘色’光阵自然便是五行大阵了,这五行大阵一呈现,便迅速的运转了起来,随着五行大阵的运转,处在大阵心的火麒麟立马便发出了一声声凄惨的嘶吼,它体内一道道赤红‘色’灵光被五行大阵强行吸扯了出来,随后快速的融入了大阵之。

    “好‘精’妙的阵法,好古怪的灵宝!”

    看着一丝丝吸收着火麒麟体内火属‘性’元气的五行大阵,冷倾城有些惊讶的嘀咕了一句,她和李木不算上次在雪灵宗匆匆一别,已经有十多年未曾见面了,对李木现在的段了解的并不多。

    “嘿嘿,就是一件蕴含着五行力量的灵宝而已,以前随炼制出来的。”

    李木见冷倾城对自己的段有些惊讶,随口解释道,他之所以并没有动用神通将这头火麒麟灭掉,就是想用五行大阵将这火麒麟给炼化掉,这样不但能恢复五行五‘色’旗的元气,说不定还能提升五行五‘色’旗的威力。

    “我不是说你的这面宝旗,我说的是那口钟!”

    对李木的随口解释冷倾城摇了摇头,她双目直视着李木的东皇钟,显然以她的修为和见识,看出了李木这东皇钟的不凡。

    对东皇钟李木并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冷倾城解释的意思,他直接转过了身,看向了张锋等一干栖霞宗的‘门’人。

    “张锋如果我资料上记载的没错,你应该便是栖霞宗现任的大长老吧?”

    李木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正看着自己一脸恐惧的张锋面前,板着个脸直接开口问道,此时不止是张锋看着李木一脸的恐惧,这栖霞宗仅剩的弟子也都是一脸的忌惮看着李木。

    “不错!没想到李木道友居然会光临我栖霞宗,还帮我栖霞宗解除了这样一场几乎算得上灭‘门’之祸的危,老朽感‘激’不尽!”

    张锋强忍住了心对李木的恐惧之意,脸上挤出了一丝微笑冲着李木道。

    “唉,张长老这样说的话,那就太见外了,你栖霞宗既然是我金‘玉’宗的附属宗‘门’,我李木今天又恰好遇上了此事,焉有袖旁观的道理,这都是我李某人应该做的。”

    “对了,我看这火麟阁的人貌似是为了这栖霞令而来的,请恕我无知,不知道这栖霞令究竟是有何妙用啊?还望张长老为我解‘惑’才好。”

    李木客套的和张锋说了两句,随后取出了他不久前自张锋抢到的‘色’令牌,一脸淡笑的开口问道。

    “这这栖霞令其实并没有什么妙用,不过是我栖霞宗的宗主信物罢了,因为我宗宗主带着‘门’大部分弟子应你金‘玉’宗宗主之邀前去康国支援前线去了,这栖霞令才暂时归我保管,若硬说有什么妙用,不过是开启我栖霞宗一些密地的禁制令牌罢了。”

    张锋眼闪过了一抹犹豫之‘色’,随后一脸笑意的和李木解释起了这栖霞令的作用。

    “我说张大长老,你这是不是有些小家子气了,我李木今天再怎么说也是救过你栖霞宗的,你这样瞒着我,难不成是将我李木当傻子吗?”

    “你栖霞宗的隐秘虽然隐瞒的够紧,但是我李木到底也是金‘玉’宗的宗主继承人之一,对于你们这些下属宗‘门’的资料上也还算得上够详细,你难道就不打算和我说说灵府的事情吗!一甲子一次,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快到时间了吧?”

    李木掂量了一下的‘色’令牌,语气有些冷漠的开口说道,随着他这话一出,张锋的脸‘色’瞬间大变,而冷倾城也发现了情况不对,慢慢的走到了李木的身前,眉宇之带着疑‘惑’的看着李木和张锋两人,不知道李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木看出了冷倾城的疑‘惑’不解,他自怀取出了一枚‘玉’简,将之递给了冷倾城,冷倾城接过‘玉’简便开始探出灵识观看起了这‘玉’简内记载的内容。

    随着冷倾城对‘玉’简内记载的内容越看越深,很快她的眼便亮起了一抹‘精’光,显然是在这‘玉’简内得到了一些极为有用的信息。

    “唉!看来是瞒不住二位了,你们先退下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到这广场之上来!”

    张锋看似浑浊的老眼之闪过了一抹无奈,他冲着身后的一干栖霞宗弟子吩咐了一句,将众人都给驱散了,很快场便只剩下了李木冷倾城以及张锋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