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六百九十五章 十大宗主继承人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余长老!我当是谁呢,好久不见啊余长老,小子李木见礼了!”

    见到来人居然是余长青,李木连忙冲着对方行了一礼,这余长青给他的印象很深,当年他自太玄妙境之内回来后,因为一株凤仙草李木记得自己还有恩于对方呢。

    “你个臭小子,还认得我这把老骨头啊,既然认得我,那还不快快住手!我刚刚才听池云他们说起你坚守黑石平顶山的事迹,内心正赞许你呢,你这就给我来事儿,断掉了于贤一臂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要对他下死手,你也太狠了点吧!”

    余长青见李木还认得自己,顿时翻了翻白眼,随后露出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冲着李木道,而那不远处于贤的元灵见到了余长青也暗自松了口气,但是看向李木的眼神中却依旧充满着恨意。

    “你的弟子?不是吧,这条咸鱼是你的弟子啊?难怪,我就说怎么会有这般本事,是余长老你的弟子那就解释的通了,不过你说我要下死手这点我可不承认啊,我李木可是知道宗门规矩的,怎么会在宗门内残杀自己的同门呢。”

    李木没料到这余长青居然会是于贤的师傅,他一想便清楚了对方肯定是半路出家拜了余长青为师的,这也是他们这些外来弟子寻找靠山的一种手段。

    “是吗?你小子是个什么人我还会不知道,不杀人,你若是将于贤的肉身给毁了,那你岂不是白白的毁了他?失去了肉身对通玄境界的修炼者来说的确并不致命,但是对于贤来说,却会元气大伤甚至修为倒退,这对他一个天资过人的青年弟子来说,比起直接杀了他还要狠!”

    余长青看着被李木以龙爪手抓住的于贤,气的吹胡子瞪眼道,他竟是以为李木会直接毁掉这于贤的肉身。

    “我的余长老啊,我什么时候说我要毁掉他的肉身了啊,别说我知道了他是你的弟子,就算不是,那我也不会对同门下此毒手的,我这只不过是想取一物而已。”

    李木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抬手一吸,自于贤的胸膛口将一个白色丹瓶给吸入了手中,正是那装有天命丹的丹瓶。

    “于贤,这天命丹就算你为此次失败所付出的代价了,我可告诉你了,日后别再打我侍女的注意,我李木从来不无故招惹是非,但是也从不怕事!”

    将天命丹取到手后,李木控制着龙爪手将于贤的肉身对着其元灵所在的方向推了过去,于贤被李木气的元灵瑟瑟发抖,但是却也没有废话,而是元灵一动,和自己的肉身合二为一了。

    元灵虽然能出体,亦能夺舍发挥神通,但是却无法离开肉身太久,更何况这于贤此次的元灵出体损耗过巨,就更不能离开肉身了,所以在李木将自己肉身奉还后,于贤他在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

    “姓李的!!!今日断臂之辱,我于贤他日必定相报!!”

    元灵回到了自己肉身之内后,于贤立马便感受到了断臂之痛,他怒气冲冲的瞪了李木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了天空中,就连余长青这位名义上的师傅,他也未曾打个招呼。

    “我说余长老,不是我李木多事,你也知道我有多年未曾回金玉宗了,但是今天这事儿绝对不是我存心挑衅啊,这于贤的修为和天资的确不错,但是为人的品格却是差了一点,怎么现在我金玉宗是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能加入的吗?”

    看着含恨离去的于贤,李木脸色有些阴沉的对着余长青道。

    “唉!小子,有些事情你要知道我们也是很无奈的,有关此事之详细,你最好还是去问宗主,问我我也给不了你什么答案。”

    余长青长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对此李木眼珠子转了转,但是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这件事情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在又和余长青闲聊了几句后,余长青架起遁光离去了,而李木也重新飞落在了自己的洞府大门前,至于那些走出洞府看李木和于贤大战的那些好事者也纷纷回了自己的洞府,不过对李木和于贤的这一战到底是个什么看法,那就不得而知了。

    “公子!你真是太厉害了,上次你离去之时还是神通境界,居然这么快就达到了通玄境界,还将于贤那家伙给打败了,你是不知道,这家伙讨厌死了,总是想打我的注意!”

    随着李木胜利归来,心玉儿一脸欢喜的大笑道,惹得肖宽等人一阵浅笑,对李木能战败于贤他们不感觉到意外,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那都是知道李木在黑石平顶山的事迹的,李木连真王都可以硬扛,若对付不了区区一个于贤的话,那他们还真得怀疑李木的那些光辉战绩到底有没有参水分了。

    “这于贤的实力不错啊,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像他这种人物,功法武技都不缺,怎么会半路投效我金玉宗呢?”

    李木冲着一脸欣喜的心玉儿笑了笑,随后领着众人进入了他久别多年的洞府之中,一边走还一边疑惑的将自己的不解之处说了出来。

    “李兄啊,这你可就不知道了,他于贤再怎么天资横溢再怎么厉害,那终究也只是一个人呐,怎么能和我金玉宗这样一座大靠山相提并论呢。”

    “另外我想也没有人会嫌自己的功法武技多啊,我金玉宗传承这么多万年了,有些底蕴那也是足够吸引外人来投的,没什么好奇怪的。”

    对于李木的猜疑,郑坤等人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角度给李木分析了一下。

    “希望如此吧,对了,早就听你们说我金玉宗现在宗主继承人有十人了,除了我认识的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李木有些凝重的开口问道,他本以为凭自己的实力足够问鼎金玉宗年轻一代了,但是自从今天和这于贤一战后,他知道自己过于夸大了。

    李木他知道自己在进步是没有错,但是别人也不会傻站在原地等,他有机缘别人也可以有机缘,这于贤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居然得到了古圣的传承,所谓古圣,一般都是指得年代相隔比较久远的至圣强者,所以李木不得不重视其他几位在金玉宗年轻一代之中,实力较强的人。

    “原有的几个你都知道,至于新增的五个呢,分别是四男一女,东方圣、于贤、孟飞、武王、齐彩蝶。”

    “孟飞,这家伙是我金玉宗的本宗弟子,他为人比较刻苦,通常都是在闭关修炼,另外东方圣呢,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也就是一年前宗主继承人选拔中实力最强者,这个人我感觉有些怪怪的,李兄你若有机会见到,你自然就知道了。”

    “于贤你也见识过了,武王这个人原本只是我秦国一个叫仙符宗的三流宗门弟子,他爹武德就是仙符宗的宗主倒是也有通玄中期的修为,武德三年前带着整个仙符宗并入了我金玉宗,武王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我金玉宗的弟子了,这个人倒是好相处,就是嘴巴有点不把门。”

    “最后一人也就是唯一的一名女子齐彩蝶她就有意思多了,人长得挺漂亮,但是性格太泼辣了,偏偏实力又强大,非但如此啊,她还饲养了一批七幻彩蝶,若论综合实力加上她饲养的那些七幻彩蝶的话,于贤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另外她现在可是御兽殿的宝贝疙瘩,总之李兄你若是见到她还是绕着走比较好,千万不可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

    肖宽对这几个金玉宗后继的宗主继承人似乎了解的颇多,尤其是那最后一位叫齐彩蝶的,居然连人家的性格,实力都探听清楚了。

    “我说肖兄,你该不会是...不会是想去抓这只彩蝶,反被对方给咬了吧!哈哈哈。”

    李木笑着调侃道,随着他这话一出,罗杰等人立马跟着起哄,说的肖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干脆不说话了。

    ......

    “玉儿,听说你这些年,在炼丹上的造诣颇深啊。”

    入夜,李木和心玉儿两人坐在洞府的大厅之中,李木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他下手位置的心玉儿道。

    “对不起公子,都是玉儿不好,没有听你的话专心修炼,不过我现在也快到神通境界了啊,嘿嘿,所以你还是不要责怪我了嘛。”

    心玉儿冲着李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语气中略带几分撒娇,这让李木忍不住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丫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心玉儿了,她变得越发活泼古灵精怪了。

    “你啊,我也没有说要责怪你,是你自己将自己给装进去了,说起来我还得多谢你当初让齐天给我带去的那批丹药呢,若不是这批丹药,我都不一定能活着回来见到你。”

    李木没有半分责怪心玉儿的意思,反而向对方道起谢来了。

    “公子你这样说那就是将玉儿我当外人了,玉儿若不是承蒙公子你搭救,早就在金玉城连命都丢了,另外公子托齐天带来的丹方和元晶玉儿也受用无穷啊,尤其是那丹方,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不满公子你说,玉儿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根据你给我的丹方又炼制出了一大批的丹药,不过玉儿没想到公子你已经突破到通玄了,可惜我炼制的丹药大多都是对神通境界修炼者有作用的,若是早知道公子你这么快就突破到了通玄,我说什么也要多准备一些丹药的。”

    心玉儿语气有些失落的说道。

    “你怎么这么说呢,你既然炼制了一批丹药,那也可以自己留着用嘛,再说了齐天这家伙,你也可以适当的给他一点,另外还有肖宽他们这些人,他们这些年肯定也没少维护你,你自己看着办便是。”

    “对了玉儿,说起炼丹,不知道你可听说过破气丹这种丹药?”

    李木说到此处,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破气丹这是有关于弑神虫进阶的,他必须得将其弄清楚。

    “破气丹?我没有听说过,公子你给我的丹方内也没有这种丹药的炼制之法啊?”

    心玉儿在沉思了片刻后,摇了摇头道。

    “不是,这破气丹我并没有记载在给你的丹方内,你看看这个,这是破气丹的丹方!”

    李木说着直接取出了一枚玉简,随后将破气丹丹方的有关信息刻录了进去,最后以真元将之送到了心玉儿的手中。

    心玉儿接过李木递来的玉简后,也不废话,直接将玉简贴在了自己的眉心,并且开始用自己的灵识探查起玉简内的信息来了。

    随着心玉儿看清了这玉简内记载的内容后,她的脸色变得十分的古怪了起来,一双美目更是瞪的老大,看向李木半响都没说出话来,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