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六百七十九章 点金圣手一莫须有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走啊!!!”

    李木见罗杰四人居然没有跑而是迎面出击,当即鼓动真元一声大喝,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面对九十多人的冲击,赵钱孙被大化门的一位通玄强者一掌便拍成了齑粉。

    亲眼见到了赵钱孙身死,李木双目圆睁忍不住抓紧了拳头,他连忙取出了几颗恢复真元的丹药吞服了下去,同时也不再顾忌正死死的缠住欧阳修的诸多弑神虫,他脚下渡江步一动,冲着罗杰等人就飞冲了过去。

    “啊!!!”

    不等李木赶到,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响起,李木闻声看去,只见云罡手持一把白色的精金长剑刚和一位冶山府弟子战在了一起,却被不远处一位大化门弟子操控着一把紫色飞剑一剑射中后背。

    被人偷袭得手的云罡还来不及反应,身前的冶山府弟子掌中黑光闪烁,一掌便拍在了他的胸口,云罡身上的衣服被震的粉碎,胸膛也塌陷了下去,整个人口吐鲜血朝着下方地面坠落而去。

    李木渡江步全力催动,终于还是在云罡落地前的一刻将其接住了,这黑石平顶山足有千米高,若云罡就这么摔落在了地上,即便他修炼有炼体之法,修为更是达到了神通境界,也绝计会粉身碎骨。

    “云罡师弟!我不是让你们在大阵将破之际从其他方向突围离去嘛,你们为什么要从正面突围!”

    救下云罡后,李木将对方安放在了地面之上,并且大声的开口喝问道。

    “李...师兄,说好了我们一起共同进退,但是...我们几个却根本也...没有帮上你什么忙,我们若趁机逃跑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不是我们几个不听你的话,而是...而是我们也想像你一样,堂堂正正的战一回,也不枉...也不枉跟你在这里坚守了两天。”

    “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这...这可是你的原话...这样我们也算和你并肩作战了一回,没给咱金玉宗丢脸!!...啊!!”

    云罡吞吞吐吐的和李木说了几句,最终他发出了一声不甘的低吼,他双目圆睁口中鲜血狂涌,就此失去了生机。

    李木没料到这云罡居然就这样死了,他灵识一扫后才发现,这云罡的心脉已经被对手一掌震碎了,他也是挺着最后一口气,才和他说完了这些话,如若不然早该死了。

    “好兄弟,虽然你我认识加一起才不到三天,但是怎么说也隶属同门,我会为你报仇的!你安心的去吧!”

    李木将云罡的双眼合了上去,随后他抬头看向了上方的天空,此刻的天空已经没有半个人影了,李木灵识一扫后发现大化门和冶山府的诸人全都去了这黑石平顶山下方一侧的山谷,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上品元晶矿脉的入口在那里。

    “轰!!!”

    李木正准备前去一侧的山谷,突然一声轰隆巨响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只见那被弑神虫围住的欧阳修不知何时居然取出了一支笔状的灵宝,他单手持笔不断的在半空中画刻出一个个黑色的符文,但凡是被这些黑色符文击中的弑神虫,莫不爆炸而开,化为齑粉。

    就这么转眼间的功夫,李木发现自己的宝贝弑神虫,居然便只剩下了将近一半,银甲弑神虫还剩下三十九只,而黑甲弑神虫则只剩下了一百一十一只。

    原本因为数量的缘故,这些弑神虫还能勉强拖住欧阳修,但是此刻数量骤减了将近一半,这些弑神虫却再也困不住欧阳修了,开始了节节败退。

    李木心疼的看着一个个化为飞灰的弑神虫,他灵识一动,将这些弑神虫全都调了回来,他有些不舍的自怀中取出了血衣剑符,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李木的纠结取决于自己到底该不该激发这血衣剑符灭掉欧阳修,一来是这血衣剑符价值巨大,他打内心里并不想将此宝用在这里,二是因为即便他以血衣剑符将欧阳修灭掉了,不远处还有一个王跋。

    此时的王跋和王百川两人似乎还在商量着什么,并没有前去上品元晶矿脉,李木自认为即便是将欧阳修杀了,自己也难以守住这个地方了。

    “小子,你的这些灵虫是不错,但是在我的夺命判官笔下,还是只有陨落的命,你现在还有什么手段么?”

    随着李木调回了所剩不多的弑神虫,欧阳修紧随着弑神虫群来到了李木的身前不远处,他一边掂量着手中的笔状灵宝,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木说道。

    随着欧阳修欺近了身前,李木抬手一挥,将所剩不多的弑神虫收入了灵兽袋之后,随后他露出了自己手中的血衣剑符,冲着欧阳修冷哼道:“哼!!丑八怪,你别以为你真的就能稳胜我了,你看这是什...”

    “欧阳老鬼,你真是不知羞啊,居然敢带着你大化门的狗进犯我秦国,简直是不将我金玉宗放在眼里!!居然还以大欺小的威胁我宗弟子,你大化门什么时候连这种不要脸不要皮的事情也肯做了!”

    不等李木将威胁的话语说完,一道金色的遁光突然自远方急速飞遁而来,直接来到了李木和欧阳修两人上方的天空中。

    李木和欧阳修两人闻言同时朝着头顶上方看去,发现这是一位身穿金袍的白发老者,他身上散发着一股丝毫不比欧阳修若的真元气息,此刻正一脸不屑的盯着欧阳修,居然也是一位真王中期的人物,而且似乎还到了真王后期圆满境界。

    随着这白发金袍老者的突然到来,不只是李木和欧阳修两人,便是那不远处的王跋父子也同时露出了诧异之色,纷纷将目光朝着白发金袍老者看了过来。

    “点金圣手,莫须有!你怎么会这么快赶到,这不可能!!”

    欧阳修一见到半空中的金袍白发老者顿时脸色大变,显然是认识这位突然到来的真王强者。

    “不好意思,我游历途中正好不凑巧遇上了我金玉宗赶回宗门报信的弟子,所以我就马不停蹄的前来看看你大化门是怎么和冶山府合谋准备私吞原本该属于我金玉宗的上品元晶矿脉了。”

    “没想到我莫须有这一趟走的还真值,居然见到了我宗一位通玄初期的弟子勇斗真王的情景,哈哈哈,真是平生一大快事啊。”

    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欧阳修,半空中的金袍白发男子莫须有哈哈大笑道,说着还不忘冲李木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哼!!既然如此,看来咱们今天是必须的战上一场了,早就听说你莫须有将你金玉宗的金庚剑气修炼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今日正好让我领教领教!!”

    欧阳修怒气冲冲的一声立喝,他手持判官笔对着半空中的莫须有一扫,大片的黑色符文自他手中的判官笔内飞出,带着碎空之威,朝着莫须有飞冲而去。

    “什么狗屁鬼面判官,你能判别人的生死,却判不了我莫须有的命!!”

    面对欧阳修的突然出击,半空中的莫须右手成剑指,对着身前随意一斩,只见一条金色的光线突然自莫须有剑指内飞出,将他身前的空间直接切割开了一条十几米长的黑色空间沟壑,而那欧阳修判官笔内飞出的符文全都归入了切开的空间沟壑之中,消失不见了踪影。

    “这...这是金庚剑气?”

    看着随意一击便化解了欧阳修攻击的莫须有,李木眼睛瞪得老大,虽然莫须有发出的神通他没有见过,但是同样修炼有金庚剑气的他却能清楚的感应到莫须有所以以斩所附带的那股锐金之气,只是李木没想到,对方能将金庚剑气这门神通催发出这般大的威能,随意一击居然就斩开了空间不说,还形成了一条空间沟壑。

    “若不是你这个小兔崽子拖延时间,我早就攻占了元晶矿脉,你去死吧!”

    自己的攻击被莫须有轻易瓦解,欧阳修正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撒,见李木居然在一旁嘀咕,怒气冲脑之下他也顾不上李木还抵一门天级功法,抬手一笔就对着李木扫了过去。

    欧阳修这判官笔的一扫,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黑色的真元气劲,如那刀锋一般,带着恐怖的真王威压,直奔李木的脑袋斩了过去速度之快转瞬即至,就连半空中的莫须有见到了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面对欧阳修这致命的一击,李木浑身寒毛倒竖,慌忙之下他来不及躲避,只得连忙将手中的斩仙铡横在了身前。

    “当!!!”

    斩仙铡到底是一件半圣器,虽然欧阳修的这一记攻击十分的犀利,但是落在斩仙铡的刀锋上还是未能将斩仙铡给斩断,不过这却也苦了李木,他虽然以斩仙铡挡住了对方的神通攻击,但是整个人却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击的倒飞了出去,直挺挺的撞在了一百多米开外的黑石平顶山山壁上。

    李木将坚硬的山壁都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字凹印,整个人更是足足陷入了凹印之中数米深,这才抵消了欧阳修的这随意的一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