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六百零三章 剑狂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哦?看来前辈是真的很想要乾坤精啊,嗯...既然这乾坤精是由前辈鉴定出来的,那就说明和前辈有些缘分,虽然我不舍,但是倒也愿意成人之美,我看这样吧,其它的东西也就算了,只要前辈能找来一方星辰软玉,我这乾坤精便送给前辈了。”

    “不过嘛,我还有一个附加的小要求,只要前辈你能答应,我现在就可以将这乾坤精给前辈!”

    李木假装犹豫了一下,随后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道。

    “此话当真?只要我答应你,你现在就能将乾坤精给我?若是这样的话,那没问题,你有什么小要求就提吧,不过你可别提出一些太过于荒唐的要求,我虽然很想要乾坤精,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

    百晓深有些激动的催促道,对星辰软玉他并不怎么担心,因为他知道什么地方能弄到,李木所谓的小要求才是他最为关注的事情。

    “我的要求很简单,只需前辈答应晚辈日后替我办一件事便可,请前辈放心,绝对是前辈力所能及的事情。”

    李木内心早就打好了算盘就等着百晓深往坑里跳,他十分随意的提出了他的要求。

    “哦...我明白了,你小子这是想要我一个承诺是吧,你还真敢想,你要知道我们这等修为的存在,有时候一个承诺的价值那可远比一般的圣级材料值钱呐!”

    “而我既要许你一方星辰软玉还得许你一个承诺,这样我太吃亏了点,这样吧,你先说说看你到底是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事,这种事请只能看具体情况来折算,还是先说明了比较好!”

    百晓深老狐狸似得冲着李木笑道,显然李木的这点小把戏并没能瞒过他。

    “哈哈哈,前辈还真是英明啊,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遮遮掩掩的了,我要前辈答应日后保我一命,仅此而已,不知道前辈能不能答应啊。”李木一脸凝重的开口道。

    “只是单单的保你一命这么简单?”百晓深有些意外的问道。

    “不错,就是保我一命这么简单,三天,我只需要前辈在三天内保我性命便可,大概情况是这样的,我的一位亲人被一个势力比较大的宗门抓去了,我想等我修为强大一点之后亲自前去讨人,可我一个人势单力薄啊,到时候肯定会有危险的,但若是前辈愿意随我一同前往的话,且不说能不能将我那位亲人要回来,至少能保住我一条命不是么。”

    李木七分真三分假的和百晓深解释道,他自然是希望百晓深能助他将自己的母亲从绝情宫手中救出来,可若是明说的话,对方肯定不会答应,要知道绝情宫可是玉衡大陆北部第一宗门,而且又有准帝器镇压气运,即便这百晓深是一尊超凡境界的大能,那也绝不可能为了他而铁了心的去和绝情宫做对的。

    虽然李木明知道百晓深不会真正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承诺而去和绝情宫为敌,但是让对方出面维护一下自己这应该希望还是比较大的,因此李木故意没有说具体的时间和地点,若有一天他真有足够的实力和绝情宫为敌,到时候叫上这百晓深那也是一大臂助。

    “原来是这样啊,行吧,我答应你了,不过咱们事先可说好了,到时候我只负责保你性命,你可休想让我帮你救人呐,另外必须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百晓深思索了片刻后也不和李木废话,直接应承了下来。

    “好!!那还请前辈立个誓言吧,前辈立了誓言,那晚辈这乾坤精前辈现在就可以拿去。”

    李木见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脸色大喜,他说着又将乾坤精取了出来。

    “我以为我足够性急了,可没想到你这小子比我还要心急啊,行吧,谁让我迫切需要你手中的乾坤精呢,我百晓深以心魔起誓,今日答应你小子的两个条件绝对会做到,如若不然将死于天劫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百晓深当着李木的面许下了一个誓言,而且还是修炼界最毒的心魔毒誓,李木知道像百晓深这样的修为,心魔毒誓的约束力很大,于是他也没有多想,将手中的乾坤精扔给了对方。

    “若我找到了星辰软玉在哪里能找到你啊,另外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接过乾坤精后百晓深爱不释手的抚摸了几下,随后语气淡漠的开口问道。

    “哈哈哈,晚辈金玉宗李木,前辈若是找到了星辰软玉的话可以直接去金玉宗找我,若我不在金玉宗的话,前辈也可以找家师金玉宗的池云长老。”

    李木说完后收起了斩仙葫芦,由于百晓深已经发了心魔毒誓,所以他并不怕对方反悔。

    “金玉宗李木?有意思,我这有一颗遥感珠,什么时候你需要我帮你完成第二个条件的时候,你找个地方捏爆此珠,然后在原地等我,我会尽快赶过来的,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

    百晓深说着扔给了李木一颗白色的珠子,随后他将他地摊上的东西一收,也不等李木再多说什么,他身上空间波动一闪,随后身形飞快的消隐在了原地,而随着百晓深的消失,那包裹住李木四周的白色光罩也自动消散了开来。

    “木头!!你怎么样!”

    白色光罩消散后许如青等人出现在了李木的身前,李木发现此地早已经被不少行人包围了,这些人显然是看热闹的,毕竟之前许如青的攻击动静可不小。

    “我没事,你们不需要担心!”

    李木摸了摸许如青的秀发,随后又冲着张梦娇和欧阳曳两人笑了笑,因为不想被人围观,李木拉着许如青转身便走出了人群。

    “怎么回事啊你,那小老头呢,他不是应该和你呆在一块儿嘛,这么连根毛都没有见到,该不会是被你杀了后毁尸灭迹了吧!”

    走出人群后许如青一脸疑惑之色的看着李木道,而此时炎红鸢张梦娇几人也跟了上来,对许如青所问的话他们明显也很感兴趣。

    “我杀他?开什么玩笑,他差点将我给杀了!那可是个深藏不露的强者啊,这件事情呢说起来有些复杂,有时间我再慢慢地和你们解释啊...”

    李木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许如青等人解释,所以只得随意找了个借口给推脱了,许如青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是李木的推脱之词,见李木不想解释,他们也没有多问。

    “装神弄鬼的,也不知道你搞什么鬼,哼!”

    炎红鸢见李木居然连解释都不愿意给一个,一脸不忿之色的冷哼了一声道。

    “你这丫头还真是有意思,我是装神还是弄鬼和你有什么关系,貌似我们两人并不太熟,既然不熟的话那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莫名其妙!”

    李木对炎红鸢好感度几乎为零,当即出言反驳了对方一句。

    “你以为我稀罕你的解释啊!我只是替青儿姐姐和梦娇姐姐不值,你不知道她们见你半天没有出来,有多么担心和着急,哼!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炎红鸢对李木的反驳并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冷冰冰的轻哼了一声,李木闻言内心一阵愧疚的看着许如青和张梦娇两人,他想和对方解释,但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不成说那小老头是一位超凡境界的大能,这说出去必定很难让人相信。

    许如青一眼便看穿了李木的心思,她温柔的笑了笑道:“好了木头,咱们之间还需要计较那么多嘛,我和梦娇姐姐关心你,是关心你的人,而不是关心你的事,所以你大可不必计较这些!”

    “就是,你不需要计较这么多,只要你没事就行了,走吧,据说前面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咱们去看看热闹!”

    张梦娇也劝了李木一句,示意李木不要多想,李木释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行人很快便融入了这坊市街道的人群之中,不见了踪影。

    正当李木等人还在坊市街道上游荡的时候,霸城最高且号称第一酒楼的霸王楼屋顶之上突然白光一闪,那小老头百晓深的身影突然自空无一物的半空中钻了出来,随后落在了这霸王楼的屋顶上。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不会来了呢。”

    百晓深刚一出现在这霸王楼的屋顶上,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便传入了他耳中,原来在百晓深的不远处居然还坐着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人,他头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身上,脸上则带着半边金色的面具,从半边露在外面的脸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中年男子。

    “这位道友无故干涉我的事情,不知到底是什么意思,看你这样子,应该并不是我玉衡大陆北部的人吧,可敢通个姓名!”

    百晓深对这灰衣男子的存在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似乎早就知道对方在这里等他了。

    “是不是这玉衡大陆北部的人有什么关系吗?你只要知道不久前你想杀的那人是我儿子就行了!”

    “另外我的名字你也可以不需要知道,因为我的那些敌人已经习惯称我为剑狂了!”

    灰衣男子转眼盯着百晓深笑道,百晓深一听到剑狂这两个字顿时瞳孔一缩,看向这灰衣男子的脸色骤然大变,近万年以来,玉衡大陆修炼界只有一人被称为剑狂,这个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却曾听说过,因为他在三十几年前,曾名动了整个玉衡大陆,而他的名字叫李重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