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九十三章 将最灿烂的年华留给了你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怪不得你这贱丫头如此嚣张跋扈有恃无恐,原来背后有一尊真王级别的老怪物做靠山,不过我可不管什么真王老怪,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休想活着离开!!!”

    李木一声怒吼,这一次他动用了落魂吼这门强横的音波攻击神通,炎红鸢正死命的操控着身前的菱形小镜和李木所发出的金庚剑元对抗着,突然,她头顶上方乌金色光华暴涨,一圈圈金色的音波,如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她直罩而下。

    “啊!!!”

    炎红鸢正全力对抗着金庚剑元的攻击,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木居然会动用落魂吼这种出其不意的神通,慌忙之下她快速的自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枚蓝色的玉符,并且对着半空中的金色音波激发了开来。

    蓝色的玉符显然是一种冰属性的道符,它激发之后,射出了一道白色的晶光,将炎红鸢头顶上方李木落魂吼所化的金色音波气浪全都给冻结住了。

    “爆!!”

    就在此时,李木趁着炎红鸢分心,他抬手冲着还在和火焰光柱对抗的金庚剑元一点指,那一米来长看上去和真正的飞剑一般无二的金色剑罡突然爆碎了开来,一时间漫天的锐金之气四处乱射,很快便将炎红鸢包裹在了无尽的金色元气之中,场面看上去无比的壮观与炫丽。

    “轰!!!!”

    片刻后,一声剧烈的轰鸣声自金色元气之中响起,紧接着一道浑身是血的人影自半空中跌落了下来,不是那被金色元气包裹住的炎红鸢又是何人。

    此时的炎红鸢身上衣服破损不堪,若不是她贴身还穿着一件赤红色的内甲,此刻怕是早已经没了性命,但即便如此,她贴身穿着的那件内甲上也出现了不少的裂痕,一缕缕殷虹的血液正自她那内甲上的裂痕中流出,看上去十分的凄惨。

    “噗!!”

    落地后的炎红鸢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她披头散发,脸上都密布着几道细长的伤口,金庚剑元爆碎后所化的锐金之气以犀利著称,她明显是被锐金之气伤了面皮。

    “这是什么神通,怎么可能让你一个神通后期的存在,爆发出通玄后期的实力!”

    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炎红鸢一脸不甘的看向李木道,她眼中充满了怨恨,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败,平日里因为她的特殊身份谁也不敢和她较真,所以修炼至今,她从来没有尝试过失败的滋味,可今天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败在了李木的手上,而且败的这般凄惨,这对她心灵上的打击远比**上的伤害要来得重。

    “我没兴趣和一个将死之人解释什么!”

    李木没有半丝同情的冲着炎红鸢冷哼了一句,随后他一步步的朝着对方走了过去,每走出一步,都牵动了在场诸多围观之人的心,李木等人不知道这炎红鸢的身份,但是他们这些常年居住在这霸城的人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以说今日炎红鸢若是死在了这里,整个霸城都将不再平静。

    一步步的走向炎红鸢,李木内心对金庚剑气这门神通到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他所会的天级神通不少,用的较多的是龙爪手和大悲掌,而金庚剑气因为攻击形式比较单一,所以李木很少用,就连这金庚剑元他也是第一次使用。

    金庚剑气,这是一种将体内真元转化为锐金之气用以对敌的天级神通,平日里催化出来的金色剑气虽然威力也不凡,但是真正能让它位列天级的却是修为达到了神通境界之后,能在体内孕育出来的金庚剑元。

    所谓金庚剑元,它不同于一般的金庚剑气,虽然也一样是由锐金之气所化,但是金庚剑元却是由无数的锐金之气在体内培育多年才能形成的,威力之强大可以说永无止境,只要培育的时间够长,所蕴含的威能也就越大。

    李木他这是第一次催动金庚剑元对敌,自打他从太玄妙境回到金玉宗后,他便在体内凝聚了三道金庚剑元,算算时间也有将近七八年了,这七八年对金庚剑元的培炼来说并不算长久,但是威力却也远超一般的神通境界已然堪比通玄后期强者的神通一击了,李木甚至不敢想象,若是花费数百年的时间在体内培育一道金庚剑元,那将达到何等恐怖的境界,只可惜这金庚剑元一次性最多在体内孕育三道,而且是激发一道又得重新培炼。

    很快李木便走到了炎红鸢的身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浑身是伤,短时间内已然失去战力的炎红鸢,眼中杀机丝毫不减,李木并不是一个冷血嗜杀之辈,但是他只要一想到许如青即将性命不保,他就忍不住内心憋屈的那股火气。

    “你...你不能杀我,这霸城的城主是我父亲,你若是杀了我,便是和整个霸城为敌!!!”

    看着李木眼神中凛冽的杀意,炎红鸢内心终于产生了畏惧,虽然平日里高高在上惯了,但是她从李木眼中的杀意可以真实的感受到李木绝不是故意摆弄这副姿态的,他真的准备杀自己,情况危急之下,炎红鸢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希望李木能畏惧她父亲霸城城主的威名,从而放过自己一马。

    “别说你只是区区一个霸城城主的女儿,你便是一位圣人的子嗣今天也得给我留下命来!”

    李木满脑子都是替许如青报仇的心思,哪还管得了对方是什么霸城城主的女儿,他想也不想的回了炎红鸢一句,随后右手手指金光闪烁,一道半尺长的金色剑气自其指尖吞吐不定,就要一击削下炎红鸢的头颅来。

    “木...头!!不要...你别做傻事啊!!”

    眼看李木就要对炎红鸢下杀手了,突然,不远处躺在张梦娇怀中的许如青有些着急的开口了,李木闻言连忙转身看去,只见之前已经昏死过去的许如青不知何时已经苏醒了,此刻正一脸难受的冲着他直摇头,意思很明显,不希望李木杀了炎红鸢。

    “我要替你报仇!!这贱丫头将你伤成了这个样子,你还要留她性命吗!青儿,你太善良了,像她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会去祸害更多的人,你不要劝我,不杀她我难以泄心头之恨!更无法向师尊交代!”

    李木看着许如青难受的样子心中更为难受,抬手便要了结了炎红鸢的性命。

    “李木!别...算我求你了!!”

    许如青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见李木要杀炎红鸢,声音提高了很多,冲着李木一声大喝道,说完这一句后她口中鲜血再次狂涌,明显是伤势更为严重了。

    “青儿!!”

    见许如青又吐血了,李木脚下渡江步一动,直接回到了许如青的身边,并且自张梦娇手中将许如青接了过来。

    “木头,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你...你没有必要为了我得罪整个霸城...她是霸城城主炎中天的女儿,那炎中天的父亲...是和我祖爷爷齐名的...南明火王..炎枭,你今日若杀了她...非但和霸城结下了生死大仇,更得罪了南明火王...”

    “你放了她吧,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自从我遇到了你以后,我真的很开心,你会和我动手,也会和我吵闹,我们一起闯京都城,一起战彭家弟子,一起入五灵圣地,生生死死...这段经历...我便是死了都会铭记在心的...我许如青这辈子虽然活得并不怎么精彩,但是我很荣幸...将最灿烂的年华留给了你,算我求你了...放她走吧!!!”

    许如青含情脉脉的看着听了她的话已然泪流满面的李木,她试图伸手替李木抹去眼泪,但是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手伸到了一半便落了下去。

    “你别说话了!!你别说话了...”

    李木抓住了许如青垂落的玉手,失声痛哭道。

    “答应我...放了她...”

    许如青嘴角鲜血还在往外流,她依旧不死心,继续哀求李木道。

    “我答应你了...我答应你...”

    李木再次替许如青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随后他一脸怨恨的看向不远处的炎红鸢咆哮道:“给我滚!!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我一定取了你的性命!!!滚呐!!!”

    炎红鸢被李木这一声咆哮呵斥的面红耳赤,她颤颤巍巍的自地面上站了起来,此时的她早已经没了之前的傲气,看向浑身是血的许如青眼中更是充满了悔意。

    “对...不起,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我父亲...他一定有办法救你的,实在不行我去找我爷爷,他是大名鼎鼎的南明火王,他肯定能救你!!”

    炎红鸢充满悔意的冲着许如青说了一句,随后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强行驾起了遁光,朝着天际飞遁而去。

    “木头...你看见没,这丫头本性并不坏啊...”看着消失在了天际的炎红鸢,许如青看着李木淡笑道。

    “青儿...咱们不说她了,走,我带你回小灵天去,去找师尊!!”

    李木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随后一把抱起了许如青,便欲飞天而去。

    “李木!!要不再等等吧,那炎红鸢说去找霸城城主去了,说不定连南明火王都能找来,指不定会有办法救青儿的!”

    见李木欲走,张梦娇连忙开口劝道。

    “是啊,传闻中的南明火王一身修为参天造化,乃是和你我师尊齐名之辈,说不定真有办法能救青儿的。”欧阳曳也开口劝道,认为张梦娇所言不无道理。

    “不必...了,我自己的状况我....自己心里清楚,木头,送我回小灵天吧,我好想祖爷爷,好想已经...陨落了的虎伯...。”

    许如青摇了摇头,她窝在了李木的怀中,身上的生机正在飞快的流失,李木灵识一扫才发现,许如青被拂花点**手封住的伤势又复发了,拂花点**手已然失去了作用。

    “好,我带你回去,我不会让你死在外面的...!”

    李木紧紧地搂住了许如青,随后脚下金光一闪,朝着远方天际飞遁而去,许如青和欧阳曳见状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也紧跟着追了上去。

    在李木渡江步的急速飞遁下,很快,李木便抱着许如青冲出了老远,来到了霸城另外一处城门前。

    “什么人!竟敢如此放肆,难道你不知道我们霸城内是不允许御空飞行的吗!”

    李木抱着许如青才刚刚飞到城门口,下方城楼上很快便飞出了五道人影,拦在了李木的身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