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七十七章 交情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哎呀...疼死我了!!你可真舍得下嘴啊你,你可是一堂堂的圣灵啊!!!你这若是让你的那些附属者看见了,你还有面子做他们的圣主嘛!!!”

    被笑天低啄了一下后,李木强忍着背部传来的剧痛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看见就看见,我还不惜得做他们这狗屁圣主呢!”

    笑天低对李木的话语完全不予理会,在报复了李木一下之后,它双翅一展,又回到了原地。

    “好了!打也打了你也该解气了吧,算算时间咱们两也相交了十三年的时间了,可以说一起历经了不少的艰险和危难,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了,现在此地就你我两个人,笑天低,我很郑重的想请你帮我个忙!”

    李木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笑天低道,而笑天低此刻也发觉了李木的凝重,和李木四目相视了片刻后,有些不忿道:“有屁快放!”

    “嘿嘿,我就知道你只是假装生我的气,事情是这样的,我的身世不知道你知道多少,这样和你说吧,我玉衡大陆北部最大的宗门绝情宫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非但囚禁了我母亲,还将我父亲逼的生死不明下落不知,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灭了绝情宫!”

    李木说着语气低沉了下去,一双拳头更是握得咔咔作响。

    “绝情宫?虽然我跟了你十三年了,但是大多时间不是我在沉睡中,就是你在闭关中,关于你的身世和绝情宫的恩怨我的确不怎么太清楚,你也不需要和我解释,既然你开口了我一定会帮你就是了!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笑天低见李木双拳紧握,眼神中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杀气,它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启程?启程去哪儿啊!”

    李木正怀缅着和绝情宫的仇恨,一听笑天低没来由的说出了启程二字,顿时恢复了清明,一脸不解之色的问道。

    “你不是要我帮你灭了绝情宫嘛,走啊!我现在就和你去!”笑天低大声的说道。

    “我...我说笑天低,你知不知道绝情宫是什么样的存在,虽然你现在是妖王级别的强者,但是那绝情宫可是我玉衡大陆北部最强大的宗门势力啊,不说真王级别的强者,便是超凡境界的大能也不是没有,传闻更是有一件准帝器镇压气运,就咱俩去,你不觉得是以卵击石嘛!”

    李木被笑天低给气乐了,感情人家根本就没拿绝情宫当回事,居然说出了去灭绝情宫的话来,这让李木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李木反过来一想感觉这也不能怪对方,毕竟笑天低才开灵不久,而且也确实涉世未深,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超凡境界的大能?那就是相当于我妖族中的妖君大能了,妖君...准帝器...这还真不怎么好对付啊,当然,若我能将五色圣图中的另外四幅也融入己身,届时我的修为便能恢复到圣阶了,到时候别说什么妖君大能,便是准帝器也躲不过我五色神光一刷!”

    笑天低说着眼中露出了一抹锐芒,一股无形的霸气自其体内散发而出,这让一旁的李木都忍不住心神一震,不知为何他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他感觉笑天低自从和五色圣图融合后,便和往日有些不一样了,这种感觉让李木有些隐忧。

    “笑天低,你在那五色图中到底发生了事情,我想应该不单单是你在金阙殿中所说的那般简单吧。”

    看着霸气侧漏的笑天低李木皱着眉头问道,笑天低是他生死相交的伙伴,他很想知道笑天低在五色圣图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其实我在金阙殿中并没有说假话,我在五色图中见到了一道残缺不全的意念,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残念应该便是五色图早已消散的器灵所化了,它似乎早就料到了我会进入五色图中,它说的话也很简单,让我想尽一切办法将五幅五色圣图集齐,届时我便可神通大成,恢复到圣阶修为。”

    笑天低眼冒精光的和李木解释道,看上去并不像说假话。

    “原来是这样,对了笑天低,那它还说了什么嘛?它人呢?”李木见笑天低不像说假话,紧接着又问道。

    “不过是一道残念罢了,也不知道在五色圣图内残存了多少万年,他和我说了简单的几句话后便消散在了这个天地间,仅此而已。”

    “哦对了,它还说,只要当我将五色金图完全与自身融合后,便能感应到其它四幅圣图的大概所在,留在这金犀孔雀一族的,便是五色圣图中的金属性圣图,据说这五色圣图一共有五幅,分别为金木水火土,其内蕴含有五行法则和空间法则,眼下我虽然将五色金图融入了身体,但是还未彻底融合,可能还需要闭关一些年月。”

    笑天低有些忧虑的和李木说道。

    “原来是这样,这就有些奇怪了,那五色金图内的残念怎么会知道你一定会进去呢,我怎么总感觉这事有些不可思议啊,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一切,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凑巧吧!”李木说到这里,眼中疑惑之色更重了。

    “是啊,我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它确实就这么发生了,这几天我在五色金图内模糊间记起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往事,好乱,好杂!我也不知道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有时候一想起这些事,脑袋就会很痛,就像要爆炸开来一般,所以我现在压根都不敢去想那些事!只当是什么也没有记起罢了,省得心烦意乱活受罪。”

    笑天低说出了一句让李木脸色一沉的话来,早在这之前李木就猜到了笑天低肯定是遭遇了什么重大变故,所以才会从圣灵化为当日他在天幕妖谷内见到的那黄色小鸡仔,现在又一听笑天低这么说,再联想起现今的笑天低与往日相比无形中产生的变化,李木终于知道了源头,原来是笑天低的记忆开始复苏了,虽然听笑天低说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碎片,但这也足够让笑天低产生一些本质上的改变了,比如笑天低刚才身上散发出的霸气。

    “想着脑袋痛的话那就别想了,没关系的,该回来的记忆迟早会回来,现在它回不来的话,你也不需要多想,毕竟能让一头圣灵修为大减,这样的往事肯定不会多么美好。”李木出言安慰道。

    “木头,你是不是怕我记起了往事后,就不再是你心中的那个笑天低了?”

    眺望着远处的群山,笑天低也不知道带着什么样的情绪问道。

    李木闻言沉默了,他的确有这样的一点小私心在里面,笑天低若是记起了往事,极有可能会被往日的记忆所主导,到那个时候,李木真不知道笑天低还会不会认他这个朋友。

    “你不说话看样子便是默认了,木头,你还记得当日在太玄妙境你拼了命的将我自那九瞳魔物的手中救下的事情吗?”见李木沉默不语笑天低突然往事重提道。

    “记得,我那个时候正好在闭关冲击神通境界,那九瞳魔君...不,应该是寂夜魔君才对,他找上门来了,在洞府外替我护法的张梦娇和你率先和他动手了,我记得张梦娇还被下了禁制,而你当时也不知道催动了什么秘法,居然强行提升了自身的战力,和那寂夜魔君大战了一场。”

    “而我是在最后关头才赶到场的,最终虽然将你救下了,但却也敌不过那魔头,最终若不是触动了禁制被传送进了封魔之地,你我的性命可能都得交代在哪里了,你怎么突然提起了此事啊?”

    李木有些不解的看着笑天低道,这件事对方不提他自己都有可能不记得了。

    “你拼了性命不要自知不是那魔头的对手还冲去救了我,这种事请我怎么可能忘记,而我之所以能有今天,你的存在也是功不可没的,所以请你放心,不管我日后能否恢复记忆,你对我而言都是最重要的伙伴,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我也永远都是笑天低!”

    “对了,你还是和我说说那绝情宫的事情吧,你要我何如帮你,若你要图利索,那就等我闭关一段时间后将五行金图完全炼化,然后再一一找到另外四幅圣图,到时候我修为便能达到圣阶,帮你灭掉区区一个绝情宫不成问题。”

    “若你赶时间,我会想办法号令这金犀孔雀一族的族人帮你,虽然我不知道那绝情宫到底有多么厉害,但是这金犀孔雀一族的强者也不在少数,而且我还隐约能感到,这金阙山的山顶上还有几位妖王境界的强者存在,我相信举金犀孔雀一族全族之力,也能帮到你不少。”

    笑天低的灵智显然提升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记起了不少往事的缘故,很具体的和李木分析道。

    “谢谢你笑天低,我之所以劝你留下,的确是有借助这金犀孔雀一族势力的想法,不过你现在才刚刚做上它们的圣主,地位还不稳固,所以我希望此事不要太过于操急,另外我现在虽然修为也已经到了神通后期,但却还不够,而我手中的底牌也还不够和她绝情宫抗衡,所以此事真到了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专门再来跑一趟的,到时候不论是你说的两者情况中的哪一种,我想都能帮到我。”

    李木感激的冲着笑天低道,笑天低能如此为他着想,李木内心非常的开心,不是他想占便宜笑天低的便宜,而是他确实需要对方的相助,而且李木也坚信笑天低绝不会吝啬帮他这样的忙,毕竟两人有着极为深厚的交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