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三十章 阴阳堡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你说什么!!木儿,你再说一遍!”

    李木的话刚一出口,顿时将在场包括许如青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震住了,尤其是酒中颠,他气的直接站了起来,眼含怒意的瞪着李木。

    “师尊!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但是这就是弟子内的真实想法,就算是您要我再说一万遍,我也还是这一句话,我是绝不会让青儿和别人结为道侣的!”

    李木看了一眼从原本哭泣状态下转为喜色的许如青,他内心挣扎了几下随后一脸坚定的朝着酒中颠跪了下去,虽然觉得对不起冷倾城,但是李木还是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他对许如青还是有感情,虽然他自己都并不想承认,但到了眼下这种情况,已然由不得他不承认了。

    听了李木的话后,酒中颠深吸了口气,李木隔对方较近,已然感受到了酒中颠的怒火,李木知道酒中颠的火气是从何而来的,本来对方已经应允了张天正,但是李木此刻却突然站出来插了一脚,这无异于当众给了酒中颠一巴掌,让他下不来台。

    “姓李的!你也太过分了,你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插一脚,未免太不将我欧阳曳放在眼里了!”

    欧阳曳怒气冲冲的站了出来冲着李木怒道,同时他还忍不住朝着张梦娇看了一眼,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张梦娇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似乎这些事情和她无关,这让欧阳曳顿时有些不明白了起来。

    欧阳曳又看了一眼张天正,发现张天正此刻脸拉的老长,显然也有些怒气,但是碍于酒中颠的面子,又不好发作。

    “姓欧阳的!我和你素不相识,从来就没有打算和你发生什么关系,虽然我平日里看这根死木头不顺眼,但是那也比你顺眼多了!我是绝不会答应和你结为双修道侣的!”

    许如青见欧阳曳还不死心,顿时又给对方泼了一盆冷水,气的欧阳曳满脸涨红,想发作却又无可奈何。

    “木儿,你先起来吧,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本来我这个做长辈的是不想多插手的,但是你和青儿这...唉!你也要早点开口嘛,现在你让为师怎么和雷王兄交代呢!”

    酒中颠在郁闷了一阵之后,抬手一挥,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李木给托了起来,他一脸歉然的看向了张天正,当见到张天正那拉的老长的脸后,他也有些尴尬了起来。

    “爷爷,李木是我最好的朋友,既然他和青儿两人男有情女有意,咱们何不成人之美呢,还有小师叔,你和青儿以前也确实素不相识,两人勉强在一起的话,也只会自寻烦恼,我看还是算了吧!”

    张梦娇看着场中尴尬的气氛,连忙开口打圆场道。

    “梦娇!你怎么帮着外人呐你,我知道你和李木交情匪浅,但是我欧阳曳自问往日里对你也还不错吧!我劝你这件事情还是别管了!”

    “姓李的,咱们都是修炼之人,本来你我师尊相交多年,也没有必要为了这样一件事情伤了和气,但是我欧阳曳咽不下这口气,你有没有种和我战一场,你若赢了我欧阳曳心服口服,保证从此之后不再提起此事,但是你若是输了!那就证明你没那个本事配上青儿,是青儿看错人了,到时候该怎么做你自己也清楚,怎么样,你敢不敢应战?”

    欧阳曳气势汹汹的冲着李木道,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向李木挑战。

    “欧阳曳,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休想,木头,不要和他打,这家伙太无耻了,他见你受了伤,和他一战你会吃亏的!”许如青气的牙关紧咬,同时提醒李木道。

    “首先,青儿她不是个物品,你我都没有权利决定她的选择,其次,即便是我受伤了,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要想和我打一场可以,不过得征求我师尊和雷王前辈的意思,因为你,根本就做不了主!”

    李木冷笑着回复欧阳曳道,欧阳曳闻言一脸的青筋都气的爆了起来,但他细想之下感觉李木所言也不无道理,于是将目光朝着酒中颠和雷王看了过去。

    “哎呀,雷王兄,咱们都老了,这年轻人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可好?今日之事我也没有料到,就算是兄弟我对不起你了,到时候送你一坛未开封的好酒,就当是兄弟给你赔不是了,怎么样?”

    酒中颠一脸歉然的冲着张天正道。

    “唉!你说的也对,看在好酒的份上这事我就不计较了,连我孙女都替李木这家伙说好话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过比斗归比斗,还是得让李木这小子将伤先给养好了,若是趁着他受伤未愈,即便是胜了,那也胜之不武!我张天正可丢不起这个人!”

    “我看这样吧,正好我也准备在酒王兄你这酒灵洞天待几天,就让这两个小辈三天后都斗一场吧,也好让李木他养好伤。”

    张天正思虑了片刻后,长叹了口气道。

    对张天正的建议酒中颠自然是没有意见了,就这样,此事也算告了一段落,不过在场众人内心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阴阳堡,坐落在京国西部,地处京国几处最佳元脉中的原回山脉,原回山脉又称原回山,此地在京国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之所以会如此,此地元气充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因为阴阳堡坐落在此,而阴阳堡之所以会有这般大的名声,那是因为阴阳堡乃是隐世家族彭家的立族所在地。

    这一天,一红一白两道遁光自远方天际飞至,降落在了阴阳堡的城门前,这两人一人带着金色面具,身上散发着一股炽烈的火属性真元气息,正是钟天紫雷宗的金耀,而和金耀一起的另一人则和金耀完全相反,他看上去年约四十,长发短须面无表情,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极为阴寒的气息,仿若一块万载不化的寒冰,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来者何人,我阴阳堡向来不欢迎外人!”

    随着金耀两人的到来,很快,建立的和一座小城池一般无二的阴阳堡的城楼上站出了几个人,这几人很明显便是这阴阳堡守城的彭家弟子。

    “你去禀告你彭家的家主彭万里,就说钟天紫雷宗金耀和寒息前来拜访,有要事相商!”

    随着彭家弟子的开口,金耀冷冰冰的冲着对方回了一句,一听说是钟天紫雷宗的人,几名彭家弟子不敢怠慢,很快便有人跑去通报去了。

    彭家弟子的通报还未见回应,很快,一道黑色的遁光也自远方天际飞到了这阴阳堡的城门前,光华褪去,却是一个面皮白净的中年男子,这面皮白净的中年男子身上隐约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不稳定,时而强时而又弱,弱的时候不过通玄初期,强的时候隐约又有通玄中期的修为,给人的感觉极为怪异。

    “敢问阁下是何人?前来我阴阳堡是否有事,我阴阳堡不欢迎外人。”

    随着面皮白净的中年男子的到来,城楼上的彭家弟子又有人开口询问道。

    “我是京都城城主铁策,去告诉彭万里,就说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让他赶紧出来见我!”

    中年男子冷冰冰的报出了他自己的名号,居然是当日在京都城被李木以斩仙飞刀斩掉了头颅只剩下元灵逃遁而去的铁策。

    一听说是铁策,城楼上的彭家弟子顿时脸色一变,随后笑着道:“你是铁城主?这...前辈莫非是开玩笑,铁策城主不久前糟了小人的暗算受了重伤,这在我京国修炼界无人不知,他不可能来我阴阳堡吧,再说了,晚辈管辖我这阴阳堡人口的出入也有些年头了,也曾有幸见过铁城主几面,阁下这面相...”

    “你这小辈知道什么!这副躯体乃是我元灵夺舍后的新躯体,费什么话,老子这次可是因为帮你们彭家做事才糟了劫难,还不赶紧去!”

    一提起自己被一个小辈斩了头颅,只剩下元灵逃遁而走的事情,铁策气就不打一处来,城楼上的彭家弟子见状也不敢过多的得罪这位煞星,只得赶紧叫人跑回去报信去了。

    “阁下就是最近在玉衡大陆北部名声不小的铁策城主?在下钟天紫雷宗金耀,有礼了。”

    待彭家弟子离去后,金耀突然开口冲着铁策笑道。

    “钟天紫雷宗!怎么?什么时候他彭家和你南部第一大宗门钟天紫雷宗也扯上关系了。”

    铁策瞄了金耀一眼,有些好奇的开口道,

    “嘿嘿,我钟天紫雷宗也是第一次和彭家打交道,不过说不定咱们之间的目的,还是一样的呢。”金耀笑着回道。

    “哦?这么说你们也是为了李木那家伙前来的咯?”铁策眼珠子转了转,随后语气一冷。

    “哈哈哈,铁城主不愧是奇兽门的长老,果然睿智,不错,我不远万里自大陆南部赶到了这里,还真就是为了李木而来,不过铁城主你戒备之心也不需要这么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嘛?”金耀似笑非笑的说道,眼中充满了狡黠之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