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分外眼红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李木!你怎么了你,当日太玄谷我们两一起脱身后,不是好好地吗?你怎么...”

    张梦娇没料到李木居然会变脸,脸上的笑意顿时阴沉了下去。

    “姓李的,你什么意思,我家梦娇一听说你在酒王前辈这里,不远千山万水的从暮雨雷山赶到了这京国,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欧阳曳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他看向李木的眼神中充满了怒意,若不是顾忌有酒中颠在场说不定直接动手都有可能。

    “你是什么人?我和你认识吗?你插什么嘴!”

    李木冷冷的扫了欧阳曳一眼,对这没来由发怒的青年男子没有半分好脸色。

    “我叫欧阳曳,是雷王的关门弟子,也是梦娇的小师叔,她的事情我自然有资格插嘴!”

    欧阳曳一脸倨傲的报出了自己的姓名,尤其是将他是雷王的关门弟子几个字故意拉高了声音,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

    “哦?你是雷王的弟子是吧,那你应该认识张清泉咯?”

    李木一听对方是雷王的弟子顿时开口问道,随着李木提起张清泉三个字,张梦娇和欧阳曳两人同时变了脸色,就连一直没有插嘴的酒中颠和张天正两人也露出了疑色,不知道为什么李木会突然提起此人。

    “张清泉乃是我的大师兄,也是我师尊唯一的子嗣,更是梦娇的父亲,你没来由提起我大师兄干什么?”

    欧阳曳看了张梦娇和张天正一眼,随后试探性的问道。

    “你别管我提他干什么,既然你认识张清泉这个人,那我再问你,张清泉有几个弟子分别叫柳枞元、贾普和王啸,是也不是?”李木继续冷冷的开口道。

    “这个也不错,我大师兄多年前的确有过这几个弟子,不过在**年前他们三个人突然离开了暮雨雷山,然后就不见了踪迹,你提起他们难不成是见过他们了?”

    欧阳曳在思虑了少许后,惊讶的开口问道。

    “哼!那三个人我自然见过,如若不然我也不会说起他们三个,那三个家伙当年在金玉城企图杀我夺宝,为此还将我一个后天境界的弟子给打成了重伤,若不是我赶到的及时,怕是就命丧他们三人之手了。”

    “尤其是那柳枞元,真是好大的本事啊,先天雷元体,神通后期的修为,若不是我李木还有几分本事的话,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说起这一切我还得拜张梦娇你所赐呢!”

    李木冷冷的看着张梦娇道,当年在金玉城展云间客栈内发生的事情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了,但是李木却一直都未曾忘记,当日齐天差点被杀,而他自己若不是仗着有几分本事,也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张梦娇泄露了他行踪的缘故。

    “什么!李木,你说柳枞元他们几个私自下了暮雨雷山是去金玉城堵你去了?这...这我压根就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

    在听了李木的解释后,张梦娇一脸无辜的开口道。

    “不知道?那我问你,你说你不知道,那柳枞元他们几个是怎么知道我的下落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我要回金玉宗,他们怎么知道我身上当时有大量的修炼资源,你还在装!张梦娇,亏我李木将你当做知心的好朋友,可你却....可你却出卖我,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李木得理不饶人的冷嘲道,看向张梦娇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张梦娇被李木这么一说气的牙关都在打颤,她想为自己辩解,但是一见到李木那冷冰冰的眼神她便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最终她双眼一红落下了几滴晶莹的泪水,随后她驾驭遁光直接朝着远处的一座山峰飞了过去,显然是自己跑去伤心去了。

    “青儿,你去看看梦娇,去劝劝她!”

    酒中颠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他冲着一脸痴呆模样站在原地的许如青招呼了一声,许如青闻言点了点头,随后驾驭遁光朝着张梦娇追了上去,张梦娇的那名丫鬟在和酒中颠张天正两人说了一声后也跟着飞了过去。

    “姓李的!你,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我...我今日要教训教训你!”

    欧阳曳见张梦娇被气哭离去了,直接冲到了李木的身前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曳儿,住手!在这酒灵洞天内岂容你在这里放肆!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些误会!李木啊,老夫叫张天正,想必你也曾听说过我的薄名,你能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见欧阳曳要动手,张天正当即喝住了对方,随后他一脸和善之意的看向李木道。

    李木早就注意到了张天正,从对方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雷属性真元气息和对方真王境界的修为,李木早就猜测到了对方的身份,见对方开口说话了他思索了片刻,随后将自己当年在金玉城内发生的事情大概和对方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想起来了,当日梦娇自太玄谷回去后,便和我说起了她在太玄妙境内所遭遇到的事情,当时柳枞元他们几个小辈好像也有人在场,应该是他们几个听到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所以后来私自下山去了。”

    “这并不是我存心想包庇梦娇,事实就是如此,李木啊,你也知道,人心悱恻,柳枞元此子是我儿张清泉的大弟子,在我暮雨雷山一脉也算天赋极佳的青年弟子了,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确实不知情,所以希望你不要见怪才好,再说了,你这不也没事嘛,虽然梦娇有些责任,但是她也是无心之失啊。”

    张天正一脸和善的和李木解释道,这话语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一切都是意外,都是不可预料之事,和张梦娇虽然有些关系,但是却不能怪张梦娇,他将一切全都推倒了人心悱恻四个字之上。

    “雷王前辈,我敬重你是真王境界的强者,和我师尊齐名,但是你这般推卸责任的话,也未免太护短了点,你说张梦娇她是在和你说太玄妙境之行的经过无意中泄露了我的行踪,我不觉得她和你说太玄妙境之行的经过和泄露我的行踪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李木板着脸说道,有酒中颠在场他也不怕得罪这雷王张天正,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之所以让他这么生气是因为他曾经是真的将张梦娇当做一个可以交心的生死朋友,但是他却没有想过会被自己极为信任的朋友出卖,他的朋友本就不多,他也没有遇到过这种实事情,所以他很生气。

    “姓李的!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师尊好说话,但你也别太嚣张不知好歹,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师尊堂堂雷王这般说话,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有本事也别扯嘴皮子上的功夫,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

    欧阳曳双拳握的咔咔作响,一股雷属性的真元威压自他丹田内爆发而出,就欲出手和李木较量一番。

    “你?哈哈哈,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还没资格和我一战,你和那京都城的城主铁策相比如何?他还不是被我一刀斩了脑袋!”

    李木对欧阳曳此人不知为何就是看不上眼,见对方向自己挑衅,顿时忍不住开口嘲讽道。

    “好啊!李木,你敢看不起我,你如此贬低和轻视我,简直就是不将我暮雨雷山雷王一脉放在眼里,出手吧!”

    被李木当着自己师尊的面如此轻视,便是尊活着的圣人也免不了会面皮发红,就更不要说这欧阳曳了,他气的面皮发红,已经做好了和李木一战的准备,一时间场内气氛压抑无比,李木和欧阳曳两人之间剑拔弩张。

    “木儿!不得无礼,虽然我不好干预你以前的事情,但是雷王和欧阳贤侄到底也是为师的客人,你怎么能这般说话呢!”

    酒中颠看着李木和欧阳曳剑拔弩张的样子,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随着酒中颠一开口,李木无奈之下只得收起了自己的脾气,站在原地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唉!李木啊,有些事情我本来作为长辈是不好和你说的,毕竟这都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但是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也说梦娇和我说太玄妙境之行和泄露你的行踪没有什么关系,那我就好好地和你说一说梦娇吧。”

    “梦娇这孩子的命很苦,她自幼丧母,而他父亲,也就是我那儿子张清泉却是个只知道修炼的狂人,从来也不懂得如何去关心照顾自己的女儿,这也就造成了梦娇从小缺爱,有些孤僻的性子,性子孤僻的她基本上没什么朋友,唯一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丫鬟丝儿罢了。”

    “我在发现此事之后,我作为她爷爷,只得出面教训了我那儿子几句,可他却认为梦娇是因为我们暮雨雷山人气太少,因为缺乏朋友所以性子孤僻,于是他从那时开始,便疯狂的对外招收弟子,其中也就包括了那柳枞元几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