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二十一章 收服鸷鸟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我这件宝贝名为斩仙葫芦,乃是我在太玄妙境之中,斩杀了化刀门一名精英弟子萧山后夺来的宝贝,也不知道这是他化刀门赐给对方的,还是那家伙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总之我自从得到了此物后,用来对敌基本上是没有失手过,只不过对真元的损耗实在是太大了点,怎么了?前辈莫非对此物有些了解?”

    李木如实将自己得到这斩仙葫芦的经过说了出来,同时一脸疑惑的反问对方道。

    “了解说不上,不过我曾在我主...一位前辈口中听说过,在传闻中的通天宝录上有一件大名鼎鼎的通天灵宝,名唤斩仙飞刀,传闻此宝连仙人都能斩掉,在通天宝录上排名第五。”

    “当然,传说毕竟是传说,但后世也曾有人炼制出来过这斩仙飞刀的仿制品,最为著名的便是洪荒时期妖族金乌一脉中的一位妖族大圣,他曾经以斩仙飞刀的仿制品,斩杀过我人族一位帝尊级别的强者!”

    “帝尊强者啊,那可是我人族的顶阶战力,连那种级别的存在都被斩仙飞刀给斩掉了,你说它是不是恐怖?”

    一剑一脸感慨之色的说道,对传闻中的斩仙飞刀似乎极为推崇,这听的李木内心巨震,因为他确确实实知道,自己这斩仙葫芦,就是仿制那传说中的通天灵宝斩仙飞刀所炼制而成的。

    当日李木在太玄妙境内得到斩仙葫芦后,在一番灵识涌入之下便得到了这斩仙葫芦的一些介绍和使用方法,其内第一句就说明了这斩仙葫芦乃是仿照通天灵宝斩仙飞刀炼制而成的,不过和一般的灵宝不同,这斩仙葫芦无法认主,只能以灵识结合真元使用。

    到现在李木还未弄清楚斩仙葫芦为什么会有无法认主这般限制,李木也不清楚这斩仙葫芦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灵宝,不过到现在他已经可以确认了,这斩仙葫芦应该并不是化刀门赐给萧山的,应该是萧山自己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这么说木头这葫芦就是当年斩杀过帝尊级别强者的那斩仙飞刀的仿制品?这也不像啊,你说的那妖族大圣那可是至圣巅峰的强者,按道理这葫芦应该是顶级的圣兵才对。”

    许如青突然插嘴道,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李木这斩仙葫芦了,当日在酒灵洞天李木对付虎伯的时候她就曾见李木使用过,当时斩仙葫芦还将虎伯的一对羽翼给斩了,因为酒中颠和虎伯包括她自己在内都没有听说过斩仙飞刀的大名,所以当时都没有注意这么多。

    “应该不是,这葫芦虽然我也感应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很明显其中并没有圣道气息存在,应该是一件异宝吧,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通天灵宝的仿制品虽然在修炼界出现的几率也不大,但仿制品中的仿制品那也还是有一些的,或许这只是一件仿制品中的仿制品罢了,可能只是炼制手法比较特殊而已!”

    一剑又看了斩仙葫芦几眼后,最终将斩仙葫芦还给了李木,将斩仙葫芦还给李木后,一剑瞟了一眼不远处依旧被金色大网困住的鸷鸟道:“这鸷鸟兽你们准备怎么处理啊,小丫头,你这一道玉符的攻击还真够可以的,居然将一头五级中阶的妖兽困了这么久到现在都还未脱困。”

    “那是当然了,这金丝天网玉符乃是我祖爷爷炼制出来给我防身用的,你可别看它用起来简单,不到神通后期的修为,我都难以使用呢,这金色天网既不主攻又不主防,就是在困敌上有奇效,这鸷鸟怪我看就让我给它一塔直接震死算了!”

    许如青对自己金丝天网的威力十分的自信,但对于彭坤的灵兽却和讨厌他彭家的人一般,没有半分好脸色,说着就要祭出七层冰塔将鸷鸟给砸死。

    “唉!!慢着,你这丫头脾气还挺大嘛,这样一头洪荒异种,蕴含有鲲鹏血脉的妖兽,那用来代步可是再好不过了,你要将它杀了,为什么不将它收为己用呢?”

    一剑见许如青居然说动手就准备动手顿时脸色一黑,他阻止住了许如青,给出了一个善良的提议。

    “收为己用?你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彭坤饲养的灵兽,我才不要呢,但凡是和他彭家有关的,我许如青只想斩草除根!”

    许如青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对一剑的建议根本就听不进去。

    “这丫头,你便是想要,就凭你的这点灵识力量,想控制都还控制不了呢!李木,你呢?”

    一剑对许如青的态度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将目光放在了李木的身上。

    “这毕竟是一头洪荒异种啊,而且还是彭坤那样一尊真王的灵兽,那可都是认主过了的,我就算是想要,那能行嘛?”

    李木对收一头五级中阶的洪荒异种为灵兽并不反对,但是一想到这曾经是彭坤的灵兽,他知道肯定不是那般好收服的。

    “这有何难,只要抹掉彭坤在它灵识海中的灵识印记便可,刚好你的灵识极为强大,要控制这鸷鸟对你来说并不难。”

    一剑笑着说完一句后眉心之中灵识之光大涨,直接涌入了被金丝天网罩住的鸷鸟的头颅内,鸷鸟感受到了一剑的灵识威压,吓的直哆嗦,但是却没有半分力气反抗,很快便被一剑抹除了彭坤留在它脑海中的灵识印记。

    被抹去灵识印记后鸷鸟显得十分的低迷,灵识印记的抹除对已然认主过的妖兽的元神损耗不小,这也就一剑是真王级别的强者,如若不然,要抹除一头和真王强者有心神联系的五级妖兽那可不是这般简单的。

    “小子,趁着它元神现在极为衰弱,赶紧强行和它建立心神联系,给它灵识海内种下禁制,这样以便日后好操控驱使它!”

    将鸷鸟灵识海内的灵识印记抹除后,一剑连忙催促李木道,李木闻言点了点头,随后眉心之中灵识之力汇聚,一道灵识之光直接射入了鸷鸟的头颅之中。

    随着李木灵识之光的射入,鸷鸟当场便发出了数声哀鸣,它是一头五级中阶的妖兽,因为是洪荒异种的妖兽血脉,所以它并不能口吐人言也无法化形。

    虽然无法化形也无法口吐人言,但是这鸷鸟早已开了灵智,也就是说它已经有了极高的智商,它好不容易脱离了彭坤的奴役,还不等它高兴一时半刻眼下又被李木种下了灵识烙印,这对它一头五级中阶妖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别挣扎了,今日你若屈服于我,他日我李木大道有成之日,必定给你自由,而且只要你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如若不然,你自己也清楚,我们要你的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鸷鸟挣扎了一段时间后,李木一声怒喝,这一记怒喝他暗自催动了落魂吼,落魂吼这种音波类型的神通对人的元神也有不弱的攻击力,随着李木这一记落魂吼的吼出,鸷鸟浑身一颤,随后它低下了它那高傲的头颅。

    “希望你说话算话!”

    鸷鸟低下头颅后,给李木传递了一道精神意念,李木闻言知道这鸷鸟已经臣服了,他控制着灵识在对方的灵识海中种下了禁制,随后他自腰间取出了一个灵兽袋,将鸷鸟收了进去。

    李木七彩炫光戒内的储兽空间已经被笑天低给占据了,虽然七彩炫光戒内的储兽空间足够大,但因为笑天低的状态并不稳定,所以为了避免意外,李木还是没将鸷鸟和笑天低放在一起。

    “恭喜你收服了一头灵兽,你小子不错啊,给了我不少惊喜和意外,真的不错,放眼现今修炼界,像你这般年纪便有这般实力的人,还真不多见,此间事已了,我也该离去了,希望下次见面之时,你还能让我见到更多的惊喜!”

    待李木将鸷鸟收入灵兽袋中之后,一剑赞赏的夸了李木两句,听其话语里的意思,已经准备离开了。

    “前辈!您的救命之恩,晚辈没齿难忘,不过在您离去之前,能否请你告诉我,您为什么会出手救我,这一切是不是和我父亲有关?”

    本着机会难得的缘故,李木最终还是忍不住将自己内心的疑惑给问了出来,一剑的为人李木知道没得说,若非事出有因,李木也不想这般直白的和对方说话,可眼下对方准备离开,李木知道再不问,可能就没机会了。

    “你父亲?你父亲是谁?你为什么会认为我和你父亲有关系呢?你大可自己亲自去问你父亲嘛,我还是那句话,我就是路见不平而已,如果还要细说的话,那就是早些年我和彭家有过一点小过节,所以在帮你的同时,也间接的帮我自己出了口气。”

    “好了,废话呢我也不想和你们两个小家伙再多说了,后会有期!哈哈哈哈!”

    一剑一声哈哈大笑后,脚下剑光一闪直接飞向了远处天际,几个闪动便不见了踪影,原地只留下了一脸疑惑之色的李木和看着一剑远去而发着呆的许如青。

    “青儿,你说这一剑前辈真的是因为路见不平才帮我们的吗?我怎么感觉事情并不像表面上他说的这般简单呢?”

    待一剑远去后,李木转头看向了许如青道。

    “你管他呢,事情的真相究竟是如何的,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你就算是在这里站着想上百八十天,那也终归只是想象和猜测而已,对方不是说了么,后会有期,既然如此那就日后再说呗,你就暂且当这就是一次路见不平的援助就行了。”

    许如青大大咧咧的性子和李木截然相反,对她来说,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所谓,这种性格倒是让李木暗自钦佩不已,或许是觉得许如青所言有几分道理,李木倒也没有再纠结,在无奈的叹了口气后,他将一剑身份这事暂且放在了一边。

    “好了,现在一剑前辈也已经走了,咱们俩之间的事情,是不是该好好的算一算了。”许如青阴阳怪调的冲着李木说了一句,随后她手中青光一闪,青风裂被她取了出来。

    “咱们两之间的事情?什么事情?”

    李木一时间没能转过弯来,一脸疑惑的看着许如青道,许如青看着李木一副不解的样子瞬间火气上涌,她怒道:“姓李的,你占了本小姐天大的便宜,你还敢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今日不将你这个混蛋色魔狠狠地教训一顿,我许如青就不是酒王的后人!”

    许如青说着手中青风裂朝着李木狠狠地一抽,原本不过数米长的青风裂在许如青真元的催动下,瞬间便延长了十几米,朝着李木直接卷了过去。

    “啊!!!谋杀亲夫啊!!”

    李木一声哇哇大叫,随后脚下渡江步一动,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原地,而许如青在李木一声谋杀亲夫的叫唤声中气的玉脸更加的羞红,她脚下疾风步运转不歇,紧随着李木追了上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