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一十八章 九剑诛邪剑阵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黄色的大梵印刚一被李木祭出,迎风便涨到了百米大小,在李木不计真元输出的催动下,足有两百万斤重的大梵印被李木解除了大半的禁制。

    “轰!!”

    黄色的大印在李木的操控下,直挺挺的撞上了彭坤灰色真元手印的攻击,随着黄色大印和彭坤真元手印的相互一击,一声轰隆巨响在李木和彭坤两人之间响了起来。

    “咔嚓!!”

    灰色的真元手印最终还是没能架住大梵印强大的攻击力,当场便被轰的裂开了一条条裂缝,最后直接奔溃了开来,而李木的大梵印在灰色真元手印奔溃的余波冲击下在半空中倒翻了几个跟头,随后才被李木再次控制住,漂浮在了李木和许如青两人的身前半空中。

    “好重的一件灵宝,虽然不过神通级别,但是攻击力却不弱于真王神兵,看来炼制材料和炼制的手段应该不一般了,正好我还缺一件强攻型的灵宝!”

    彭坤对李木大梵印的攻击力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显然也没料到李木这大梵印居然能抗下他的一击,虽然他的这一击在这之前便和许如青两大玉符的攻击消磨了不少的力量,但是这也间接证明了大梵印的不凡。

    彭坤眼中贪婪之光一闪而过,右手成爪再次凝出了一只巨大的真元手印,朝着李木的大梵印抓了过去,想将大梵印据为己有。

    “彭坤,你这不要脸的憨货,居然仗着修为和晚辈打斗算甚本事,你我之间还未分胜负呢!”

    见彭坤再次凝出了真元手印,金色剑光一闪,一剑的身形出现在了李木的身前,他抬手射出了一道金色的剑气,将彭坤凝出的真元手印斩碎在了半空中。

    随着一剑的到来,他那千邪飞剑化出的上千道剑光也已经来到了彭坤的身前不远处,上千道剑气在半空中纵横交织场面尤为壮观,虽然彭坤自大,但是面对这样强大的攻击他也还是不敢轻视。

    “阴阳轮转!”

    彭坤一声大喝,他双手之中黑白阴阳之气快速的汇聚,最终在他身前化为了一个黑白两色的阴阳图,阴阳图刚一显化而出便飞速的旋转了起来,随着阴阳图的旋转,一股强横的阴阳之力自阴阳图内冲了出来,将已经离他不过十几米远的大股金色剑气冲击的粉碎。

    转眼间上千道金色的剑气便毁去了近十分之一,剩余的金色剑气还在不断朝着彭坤射去,但是全都在相隔十来米的距离之时便被彭坤阴阳图内冲出的阴阳之力瓦解奔溃掉了。

    “惊天剑诀,化!”

    看着自己神通所化的金色剑气被彭坤瓦解了一波又一波,一剑双手掐剑诀一声立喝,只见那些剩余的金色剑气攻势一顿,随后凝聚成了九柄金色的飞剑,这九柄金色的飞剑全都是实体和一剑的千邪飞剑一模一样,九柄飞剑在一剑灵识的操控下在半空中滴溜溜一个旋转,随后飞到了彭坤的四面八方将彭坤包围在了中间。

    “彭坤,你的阴阳狂战诀还真是无懈可击啊,不过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扛住我这九剑诛邪剑阵!”

    随着九剑将彭坤包裹住,一剑一声冷笑,他咬破了自己的指尖,随后弹出了九滴殷红的精血,这九滴殷虹的精血在半空中化为了九个古朴难奥的血色符文,随后分别落入了九柄金色的飞剑上。

    九柄金色飞剑在融入了一剑的精血后颜色从纯金色化为了血红色,随后九柄飞剑内同时飞出了一道道血红色的剑光,这些剑光在半空中化为了九道血色的剑幕,这九道剑幕很快便组成了一座巨大的阵法,将彭坤死死的困在了剑阵之内。

    “区区剑阵,何足道哉!看本王如何破你的鸟剑阵!”

    被血色剑阵困住后彭坤一脸不屑的冷嘲了一句,随后他张口吐出了一道灰光,光华褪去,露出了灰光中的一物。

    这是一杆长三尺有余的灰色铁尺,这灰色的铁尺看上去并不怎么华丽反而有些古朴的感觉,灰色铁尺上流淌着黑白两色的阴阳之气,看上去颇具几分玄妙。

    取出灰色铁尺后彭坤抬手一扬手中的灰色铁尺,灰色铁尺内飞出了数百道尺影,这些尺影虽然只是由真元所化不是实体但是每一道尺影内蕴含的真元力量却是不弱,至少在远处一直注视着彭坤动作的李木知道自己若不仗着灵宝之威,应该是难以接下其中一道尺影的攻击的。

    数百道尺影在九剑诛邪剑阵中化为了一股尺影洪流,随后络绎不绝的冲击在了剑阵所化的血红色剑幕之上,轰的血红色剑幕一阵摇晃不定,但是却并没有破碎开来。

    “哼!彭坤,你若以为我这九剑诛邪剑阵这般容易破去的话,那你可就太天真了,此剑阵我钻研多年了,别说困住你一个真王中期的存在,便是困住真王后期的强者短时间内也休想脱困而出!”

    “你已经见识过本王这剑阵的防御力了,我就再让你见识见识此阵的攻击力,能以你之血祭阵,也不枉我耗费了九滴本命精血布下了此阵!九剑诛邪,千变万化!!”

    一剑看着在剑阵内催动灵宝不断攻击血色剑幕却没有多大效用的彭坤冷冷的低喝了一句,随后他心神一动,血色剑阵内突然飞出了无数道血色的剑罡,这些血色剑罡虽然全是由真元之力所凝聚而成,但是其上却都散发着一股极为强横的锐气。

    成千上万的血色剑罡在九剑诛邪剑阵内四处飞舞,几乎充斥满了整个剑阵,而身处剑阵之中的彭坤自然而然也就成了这些血色剑罡攻击的对象了。

    面对成千上万道血色剑罡的攻击,彭坤脸色铁青,他知道自己是大意了,这看上去由九柄飞剑组成的剑阵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简单,甚至很有可能成为他的葬身所在。

    虽然知道自己所处的这九剑诛邪剑阵非凡,但是彭坤显然也没有束手待毙的意思,他张口再次喷出了一物,这是一尊古朴的三足小鼎,三足小鼎看上去似乎是青铜所制,其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彭坤手中的铁尺还要恐怖得多,居然是一件道器。

    随着道器三足小鼎的祭出,一片青光自彭坤头顶上方的三足小鼎内流淌垂落了下来,将他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少血色剑罡冲击在了三足小鼎内垂落而出的青光之上全都被弹飞了出去,虽然随着血色剑罡的不断冲击彭坤头顶上方的三足小鼎也不断在摇晃,但是短时间内护住他的周全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家伙居然还有一件道器在身,到底是彭家这种隐世家族的真王强者,果然不能用对待一般人的方法去对付他啊!”

    看着身处在九剑诛邪剑阵内并没有一丝损伤的彭坤一剑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他知道,今日彭坤有这件道器在手,要想将对方留下,基本上是不太现实,道器在真王级别人物的手中和在许如青的手中那可完全是天壤之别,虽然真王强者也无法全力激发出道器的威能,但是却能无限制的接近那个层次,有道器在手,彭坤要脱困而出只是时间的问题。

    “小子!你是不是留下了什么马脚,如若不然我们离开京都城也有四五天了,按道理来说他彭坤这老棒子是不可能找到我们的。”

    一剑不再搭理彭坤,他有些疑惑的问向李木道。

    “哦!我知道了,我杀了彭希后夺了他的元光宝镜和储物戒指,听说这元光宝镜乃是彭家的真王强者炼制出来给彭家四杰防身用的,那彭家的真王强者能凭借此物感应到灵宝的具体位置!”

    李木说着连忙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元光宝镜,将其交给了一剑,这彭希储物戒指内的东西李木倒是已经收好了,里面有着五六万元晶以及一些灵丹灵药之类的东西,太贵重之物李木并没有发现,只剩下这元光宝镜他未曾处理。

    元光宝镜内因为有真王强者的灵识烙印,李木虽然灵识力量堪比真王,但是却也还未达到能抹除这元光宝镜内灵识烙印的地步,他本准备回到酒灵洞天内后请酒中颠帮忙去掉这元光宝镜内的灵识烙印,但是却不曾想这一面破镜子差点害死了他。

    “这应该就是彭坤这老家伙炼制出来的,还好这不是他的本命灵宝,只是他炼制出来的一件普通之物,凭我的灵识力量抹掉这其内的灵识烙印还是能做到的,否则你就只能忍痛将其丢了!”

    一剑打量了手中的元光宝镜几眼,随后眉心之中强大的灵识力量汹涌而出,直接冲入了元光宝镜内,片刻之后一剑将他的灵识抽了出来,他已经将这元光宝镜内彭坤的灵识烙印抹掉了。

    “前辈,这还有一件!”

    见一剑轻松便抹去了元光宝镜内彭坤的灵识烙印,李木有些不好意思的又取出了一把三寸长的彩色飞刀,这飞刀名为凤鸣飞刀,是彭楠之物,李木在将对方击杀后这飞刀便掉在了地上,李木当日在被一剑救走之时还顺便将彭楠的储物戒指和这飞刀给收了,既然元光宝镜内有彭坤的灵识烙印,李木知道这凤鸣飞刀内肯定也有。

    “你小子还真是什么都不落下,也罢,这到底也是属于王者神兵,本王就再帮你一回!”

    一剑对李木这什么都捡的性子可算是服了,但是本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心思,一剑还是将凤鸣飞刀内的元神烙印也一并抹除了,随后将凤鸣飞刀和元光宝镜统统丢还给了李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