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零七章 功亏一篑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随着许如青青风裂的祭出,青风裂在半空中一个扭转,直接套在了章渊的脖子上,想那章渊虽然实力不过三流水平,但到底也是神通后期的人物,又岂会甘心被许如青偷袭勒住脖子,他张口喷出了一道橙色剑光,却是一柄橙色飞剑,橙色飞剑刚一祭出,当即剑光大放,直接劈砍在了青风裂之上。

    被橙色剑光击中,青风裂青光狂涨,一股风属性的真元气劲猛地自青风裂内震出,将橙色的飞剑震的倒射了出去十几米远。

    失去了飞剑的阻碍,许如青抓住青风裂的手猛地一用力,直接将章渊扯到了身前,并且及时取出了一张淡黄色的道符,贴在了章渊的身上。

    许如青取出的这张道符乃是修炼界并不少见的一种符箓,名为定身符,但凡是被定身符贴中的武者,体内真元皆会被封印住,而且身体也再难动分毫,当然,要达到这种效果具体还得看定身符的品阶,能封印住像章渊这种神通后期的武者,许如青的这张定身符品阶自然不低,这也就她有酒王做后盾,否则一般人还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这等档次的定身符的。

    “说!!开启城门的禁制令牌在哪里!!给我拿出来!”

    许如青定住章渊后勒住对方脖子的青风裂一紧,出言威逼道。

    “哼!!!你这黄毛丫头也忒大胆,却不知此时身处何等境地,也敢威胁本统领,你莫非是不怕死吗!”

    被许如青用青风裂死死的勒住了脖子,章渊虽然有些惊惧,但是嘴却依旧很坚硬,他知道随着事情的越闹越大,无论是彭家还是城主府的援兵马上便会赶到,到时候无论是李木也好还是许如青也罢,都难逃一劫,他若是嘴巴不争气将城门令牌交了出来,且不说许如青会不会放过他,到时候彭家和城主府的人来了,他也必死无疑。

    “你还给我嘴硬是吧,本小姐让你嘴硬!”

    许如青知道情况危急,对方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她也一清二楚,索性也不再手软,只见她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一丝丝玄阴之气自她体内环绕而出,瞬间便在她指尖凝成了一截尺许来长的冰刺。

    许如青嘴角一翘,将手中的冰刺直接扎入了章渊的右胸,随着冰刺的扎入,章渊浑身一个哆嗦,他右胸伤口并没有流血,因为血全都被冻住了,许如青这冰刺虽然是小神通,但却是用玄阴指催化出来的,属性至阴至寒,偏偏这章渊体内的真元又被定身符给封住了他无法运转真元护体,一时间玄阴之气入体,让他痛苦万分。

    “啊!!!你个妖女,你以为你以为这样便能逼我交出禁制令牌吗!别做梦了,我便是死也不会说的!”

    章渊不断的打着哆嗦,玄阴之气入体,这可不是失去了真元护体的他可以抵挡的了的,若是体修或许还能坚持片刻,但他实力也就三流水准,真元功法不过玄级中级,对肉身的淬炼也很有限,随着寒气的入体他已经快承受不了了。

    不过即便是浑身很难受,章渊也不打算说出城门令牌的下落,他内心清楚,在这许如青的手中他或许也就受点皮肉之苦而已,可他若是将城门令牌给交了出来,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这之间孰轻孰重,他还是分的清的。

    “你想死是吧?你想的也太好了,本小姐可不会让你就这般轻松的死去,嘿嘿!!”

    许如青咧嘴一笑,有体内真元再动,那半截已经插入章渊体内的冰刺寒气猛地暴涨了一倍,一缕缕玄阴之气顺着许如青的指尖没入了章渊的体内,随后又顺着章渊体内的气血游走在了对方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之中。

    被玄阴寒冰之气侵入了全身,章渊脸色煞白,他张口发出了一阵阵惨叫,玄阴之气的钻入冻结了他全身不少的经络,这样的痛苦深入骨髓,若不是他修为到了神通后期,体内气血也还算旺盛,就这一会儿工夫,他就全身血液冻结,僵死当场了。

    “好个妖女,居然敢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对我们大统领出手,还施展这般歹毒的手段,纳命来!!”

    许如青从用青风裂勒住章渊开始,一直到催动玄阴寒气第二次进入章渊体内,这一切说起来快,其实前后也就数个呼吸的时间,有了这数个呼吸的时间为缓冲,那剩下的近十几名青甲统领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一个个要么催动灵宝,要么施展神通,全都朝着许如青冲了过来。

    “哼!!!玄冰塔,给我开!!!”

    许如青可不像李木仗着一身炼体功法和灭绝锤,能近身肉搏无敌,虽然她也能算得上一流水准的修炼者,但是要同时面对十几名神通境界的对手攻击,而且在还要逼问章渊的情况下,她却是轻易难能做到,看着还在半空中和彭冬战的不分上下的李木,她只得祭出了七层冰塔,护住了自己和章渊。

    七层冰塔在半空中涨到了三尺大小,虽然没有变得很大,但是却垂落下了一缕缕寒冰之气,这些寒冰之气在许如青的体外凝结成了一个寒冰光罩,将她和章渊二人严严实实的护在了其中,而那十几名神通境界的青甲统领发出的不少攻击落在寒冰光罩之上后,全都被一一震碎了开来。

    “说不说!!再不说,你就别怪我了!!”

    许如青眼中杀气弥漫,她刺入章渊体内的冰刺一动,刺激的章渊浑身发抖,恨不得自杀身亡,许如青这折磨人的手段实在是太狠了,让他痛不欲生。

    “我说!!我说!!城门令牌在我储物戒指之中,我这就打开灵识禁制,你自己拿出来吧!!不过我求求你能不能先住手,我浑身血液都已经冻僵了!”章渊最终还是没能扛得住许如青的折磨,服软了。

    许如青见状心中略松了口气,她将章渊的储物戒指自对方的手中取了下来,随后在章渊眉心灵识一动之下,储物戒指上的灵识印记被他解了开来,许如青灵识真元同时一动,不一会儿便自对方的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块漆黑如墨的令牌。

    这漆黑如墨的令牌上刻有‘京都南’三个大字,很明显这便是京都南城门的令牌了。

    “要我放过你也可以,你赶紧说,该如何利用这令牌打开城门,城门一打开,我便放了你!”许如青拿过黑色令牌后再次威逼道。

    “很简单的,你只要将自己的真元力量注入进去,城门自动就打开了,不过对真元的需求很大,因为这城门乃是用深海黑沉铁所铸,非但坚硬无比,而且重达八十多万斤,一般人即便是用真元,也很难打开它!”

    章渊越来越难受,为了求生,他咬牙切齿的将城门令牌的使用方法告诉了许如青,许如青知道了令牌的使用方法后将刺入章渊体内的冰刺拔了出来,随后抓着对方,在七层冰塔的防护下来到了城门前,并且按照对方所说的方法,将体内的真元注入进了手中的令牌。

    片刻后,在许如青浑厚真元的注入下,黑色的令牌上亮起了一道刺目的黑光,这道黑光通过令牌的折射,直接射在了许如青身前的城门之上,伴随着一声声轰隆巨响,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缓缓的上升了起来,很快便升起了一尺多高,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上升。

    “木头!!快!!城门打开了!!”

    打开了城门后许如青脸色大喜,连忙冲着身后鼓动灵识,大声的冲着李木招呼道。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丫头,居然敢在我京都撒野!!!真当我奇兽门无人不成!!”

    许如青的声音才刚刚响起,一道黑光突然出现在了城门前,这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他刚一出现原本还在拼命进攻许如青体外寒冰光罩的一干青甲护卫统领全都停下了手,并且恭敬的叫了声城主,然后立在了黑袍中年男子的身后。

    黑袍中年男子并没有搭理一干青甲护卫统领,他抬手冲着许如青隔空拍出了一掌,只见一只由黑色真元所化的魔掌凭空显化而出,随后带着一股强横的真元威压直接拍在了许如青体外的寒冰光罩之上。

    “咔嚓!!砰!!!”

    许如青体外的寒冰光罩被黑色魔掌一拍,在一声咔嚓碎响中直接爆碎了开来,强大的真元余波将许如青直接震飞了出去,撞在了她身后的黑色城门之上。

    被撞飞出去的许如青头顶上的七层冰塔早已坠落在地,她撞在城墙上后直接喷出了一口精血,随后落在了地上。

    黑袍中年男子一击重创了许如青后,抬手一吸,将许如青手中的黑色令牌摄入了手中,随着许如青真元供应的中断,黑色的城门很快又落了下去,再次合上了,随着黑色令牌的遗失城门的闭合,许如青所做的一切瞬间功亏一篑。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