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五百章 血溅元阳楼 (上)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青儿,你这隐息遁地符还真有几分玄妙啊,居然能将人的气息和大地之力相结合,即便是灵识强大之辈,要想发现动用这隐息遁地符潜入地下的我们,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地底深处,李木和许如青两人各自在隐息遁地符的光罩包裹之下在地面穿行着,这隐息遁地符的神妙李木现在可算是清楚了,因为自己身处其中,所以李木知道即便是自己要想用灵识探寻到动用这隐息遁地符遁入地下的人,那也是万分艰难之事。

    毕竟人的灵识是有限的,在没有一丝气息外露的情况,要想发现和大地之力双双结合的人,那和大海捞针没什么两样,而此刻李木和许如青就是这般,和大地之力结合在了一起,即便是彭家的援兵到了,也很难发现他们。

    “那是自然,本小姐拿出来的东西,又岂是一般寻常的普通货色,这隐息遁地符乃是我祖爷爷亲手炼制出来的,就是怕我外出的时候被人追杀专门用来给我用作逃跑保命之用的,除非是用那种极为少见的不靠气息来追踪的法门,否则要想找到我们两人,他彭家还没那个本事!”

    对自己的隐息遁地符许如青十分的自信,不过这话落入李木的耳中之后,李木却是突然脸色一变,道:“我说青儿,照你这意思,那就是说不靠气息追踪的法门,便有可能追到你我的下落咯?”

    许如青眉头一皱随后又舒坦了开来回道:“不错,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吧,放眼修炼界,用来追踪查人的神通大多都是靠气息追踪之术,当然,靠血脉之力追踪之法也有一些,另外的无非是一些少见的靠灵兽本命神通亦或者行那魔道之法寻人的,不过你我二人却大可不必担心这点,那彭家连咱们两的面都没见过,我不相信他们能以什么为牵引来找到我们,再说了,等他们找到之时,咱们早已经远遁离去了,”

    李木闻言点了点头,但是内心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且不说李木和许如青动用隐息遁地符的神通在地下穿行而逃,第一个赶去彭希殒命小山谷的那名赤袍中年男子,他在朝着李木和许如青逃跑方向飞遁了十几里后突然自半空中停顿了下来,他四处观望了一下,随后眉心之中灵识之光闪烁,脸上却是露出了一脸愕然之色。

    “奇怪了,刚才还能感应到那杀我彭家族人两个贼子的些许气息,怎么这才过了短短片刻的功夫,便什么也感应不到了呢?”

    站在半空中赤袍中年男子一脸疑惑的喃喃自语道,犹豫了少许后他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颗赤红色的珠子,这珠子和不久之前彭希捏碎的本命元珠除了颜色不同外,几乎一模一样。

    取出赤红色珠子的赤袍男子拿着手中的珠子掂量了一下,随后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吐出了数滴赤红色的精血落在了手中的赤红色珠子之上。

    赤红色的珠子在融入了赤袍男子的精血后,通体赤光大涨,随后自动飞到了赤袍男子的身前,并且显化出了一片淡红色的光幕。

    淡红色光幕上一阵血光旋转,紧接着显出了一名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来,这金袍男子剑眉星目,虽然看上去已然到了中年,但是面上却散发着一股久居上位者才能有的高贵气息,此人正是在京国乃至玉衡大陆北部都极具威名的隐世家族彭家的现任家主,彭万里。

    “老五!!你那边是什么情况,希儿呢!!为什么你会不惜动用有损你体内鲲鹏圣血的神通催发本命元珠和我对话!”

    随着光幕的显化而出,出现在血色光幕上的金袍中年男子似乎也能见到赤袍男子,他一脸关切的开口问道。

    “大哥,我来晚了,希儿已经身陨了,被人活生生砸成了肉饼,唉!!!杀了希儿的那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溜了,我仗着有圣灵鲲鹏血脉感官比较敏锐,本想追寻着他们的气息追下去将他们活剐了好为希儿报仇,但是那两人突然之间连气息都封闭的一丝不漏,我是想追下去也没有法子了,这才想着找你,看看你对此事的建议如何。”

    赤袍男子看着身前光幕上的金袍男子彭万里脸涨得通红道。

    “果然如此啊!希儿果然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在京国敢杀我彭家弟子的人,想来他们肯定是仗着有能隐匿气息的手段了,如若不然,我就不相信他们敢杀我彭家的核心弟子,对了元光宝镜可还在否?”

    彭万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连忙大声的问道,一听元光宝镜,赤袍男子当即摇了摇头,道:“我到之时,别说什么元光宝镜了,除了七具尸体外,便是一根毛都没留下,可惜了,元光宝镜乃是父亲炼制出来给希儿用来防身用的,却不曾想就此遗失了!”

    “五弟你无需叹气,既然元光宝镜不在了,那想必是被杀希儿的人顺手给拿走了,虽然元光宝镜是希儿之物,但到底是父亲所炼制,其内多少还留下了父亲的些许元神印记,靠着元神印记,要找到杀希儿的奸人这是迟早的事!”

    “这样五弟,反正你也寻不到那杀希儿的人,不如先去京都试着寻那钱万里,希儿被杀了,你钱万里肯定没有死,从钱万里口中或许可以知道那凶手是谁,顺便将钱万里给解决了,而我这边立马赶去父亲的闭关之地,求他老人家动用神通将元光宝镜的位置给找出来!”

    彭万里犹豫了少许后给彭万里指出了一个可行之法,彭万里对此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他灵识自四面八方感应了一番,随后便收了神通,化为一道赤光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猛遁了过去。

    三天后,一座占地数十里看上去极具气派的修炼之城出现在了李木和许如青的眼前,这城池便是京国最大的修炼之城,京都。

    李木两人驾驭着遁光很快便落在了京都的城门口,此时的李木和许如青早已经不似三天前那般狼狈了,他们两人换了一套衣服,男的精气十足,女的貌美如花,两人一脸淡然的直接走入了京都,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一走入京都许如青和李木便见到了繁华的大街上基数庞大的人群,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修炼者,当然,修为自然也是有高有低了,其中高的以先天境界的武者居多,修为低的却是以固体境界的居多。

    一见到这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许如青就显得极为兴奋,她忍不住向李木开口传音道:“木头,这便是京都了,这是京国最大的修炼之城,咱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可得好好地玩玩才行,如若不然那还真是浪费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李木对此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在许如青的身旁陪着对方而已,在他的眉宇深处隐约有些愁恼,虽然隐藏的很深,但是却也没能逃过许如青的眼睛。

    “怎么了木头,我看你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自从李木在渊默荒地救了许如青一次并且替对方解决了彭希之后,许如青对李木的态度要比以前好了不少,见李木如此一副模样许如青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你别多想,我只是还有些担心那彭家之人,我看那彭希在他彭家的地位不低,我们就这么将他杀了,我总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关键是咱们两现在还大摇大摆的走在他彭家掌控的京都大街之上,你说万一对方要是知道了真相,咱们两岂不是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嘛!”

    李木向许如青传音解释道,他和许如青自从在渊默荒地内借助隐息遁地符摆脱了彭家的追兵之后,便马不停蹄的朝着这京都赶来了,一路上倒也的确没有发生什么其它意外的事情,只是李木心中总感觉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而且越是来到这京都后,他心中这感觉就越明显,到现在隐约形成了一股潜在的危机感。

    “木头!搞半天你是因为这个事情啊,我说你还真是的,咱们两的面容都不曾被他彭家的人见过,更何况咱们还是用隐息遁地符逃走的,你这担心不是纯粹的多余吗!别多想了,走,我带你去这京都的第一楼,元阳楼,那里的灵食灵酒可是这京国一等一的上品,就连我祖爷爷当年都对其赞不绝口!”

    许如青说着也不管李木愿不愿意,直接拉着李木就朝着大街上的人群走了过去,很快,在许如青的带领下,李木两人来到了一座宏伟的九层阁楼前,在阁楼的第一层大门上挂着一块匾额,在匾额上刻有‘元阳楼’三个大字。

    “元阳楼,这名字取的还真有些奇怪,元阳元阳,莫非是还只能童男进入不成。”

    看着身前宏伟的九层高楼,李木有些好奇的嘀咕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元阳楼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那是因为它有道名酒名为元阳酒,那酒对男性武者提升真元修为大有作用,这元阳楼是专门供一些有实力的修炼者休闲的地方,这里所指的休闲,那自然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都有了,尤其是吃的这一方面,珍惜美味的灵食灵酒啦,那都是外界少有之物。”许如青笑着解释道。

    “怪不得你这么喜欢来,原来是冲着此地的灵食来的,不过咱们修炼者还是不要过多的贪念那口中杯中之物才好,这些东西对我们修炼者有害无益!”

    在许如青的带领下李木走入了元阳楼,虽然跟着许如青走了进去,但是李木暗地里却是对着传音道。

    “木头,你这可就错了,这元阳楼可和一般的酒楼不同,这可是十国商盟下附属的一大产业,那做出来的灵食和酿造出来的灵酒可不是凡物,对修炼者那是真有大用,有不少人在这元阳楼内或是因为喝了某种灵酒,或是因为吃了某道灵食从而突破瓶颈的,比比皆是啊!”

    见李木不太喜欢来元阳楼这种地方,许如青连忙传音回道,李木闻言眼中精光一闪,半响之后他才点了点头,随着许如青的这么一说,他倒是想见识见识这元阳楼到底有如何玄妙之处了,只是让李木没有想到的是,这元阳楼居然是十国商盟的产业,当年的十国商盟那可是还向他下过悬赏令的,貌似那悬赏令到现在都没有解除。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