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八十八章 天火阵和地火阵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原来是这事啊,没问题,你拿着,这是进出我洞府的令牌,你想要利用地火室的时候,直接去就是了!”

    酒中颠说着递给了李木一块白玉令牌,上面刻着一个醒目的‘酒’字,这让李木大为高兴,在和酒中颠道了句谢后,他连忙接过了玉牌。

    “没事了的话,为师就走了,木儿,为师不在的日子里,你记得勤加修炼,等为师回来的那天,希望你已经破了第六层的难关了!”

    将玉牌交给李木后,酒中颠又和李木多啰嗦了两句,随后便欲架起遁光而走,但就在此时,许如青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口道:“慢着!祖爷爷,你不带青儿去可以,但是你得将咱酒灵洞天的禁制令牌给我,我可不想一个人闷在这里!”

    “胡闹!我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将禁制令牌给了你,我前脚刚走你后脚肯定就跑了,等到我回来的那一天,指不定还得到处去找你呢!此事休要再提!”酒中颠语气一冷,当场呵斥道。

    “祖爷爷,青儿也已经有这么大了,修为也不比一般人弱,你干嘛老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将我关在酒灵洞天这个笼子里啊,我也想出去走动走动,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许如青突然眼含晶莹热泪道。

    “你你这好端端的哭什么!”

    酒中颠见许如青居然哭了,顿时没了脾气,堂堂真王强者一时之间也语塞了起来。

    “小姐,主人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不是不知道,修炼界险恶,更何况现在整个京国又都处在彭家的势力控制范围之内,你实在是不宜单独出去啊!很危险的!”看着场内的僵局,虎伯开口劝解道。

    “危险危险危险!险恶险恶险恶!有你们说的那么可怕吗?再说了这不还有木头在吗,你们不放心我,木头总该放心了吧,再说了,我就是想有空的时候出去走走见识见识,一年四季都呆在这里面,闷都闷死了!”

    许如青大声的叫嚷道,毫不将虎伯善意的提醒放在心上,甚至还将李木给推了出来做挡箭牌。

    “唉!木儿,你怎么看,你认为我该将禁制令牌给她吗?”酒中颠一声长叹,问起了李木的意见。

    李木没想到酒中颠居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他看了看酒中颠又看了看许如青,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了起来。

    “木头!!你说话啊!”

    许如青冲着李木轻喝了一句,随后还不忘冲李木使了几个眼色,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显然是想让李木顺着她的意思说。

    “师傅,其实呢弟子也知道你是为了青儿的安全着想,所以才会对她有这般多的限制,但是若按弟子的内心想法来说的话,这样对青儿未免有些残忍,毕竟若是没了自由,那即便是修为的境界再高,那又有什么用呢。”

    “另外青儿说的也没错,这不是还有我吗,青儿要是想出去转悠转悠,我李木也一定会舍命陪从的,况且也就是出去走走而已,有个几天的功夫就回来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木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帮许如青说话,那酒中颠离开后,他自己肯定会死的很惨,于是他也帮许如青说起了话来。

    “唉!既然如此,也罢,木儿,我这便是这酒灵洞天的禁制令牌,不过你可得答应我,千万不能将它交给玉儿,要离开酒灵洞天那也得你同意,这样我才比较放心!至于安全问题,你们自己掂量吧!”

    酒中颠思索了片刻后终究还是狠不下心,他将一块令牌交给了李木,在又和李木交代了几句后,头也不回的和虎伯离开了太玄妙境。

    “好你个李木!居然关键时候掉链子,若不是我机灵,使了招苦肉计,这禁制令牌又怎么可能到手!!赶紧给我拿来!”

    许如青在酒中颠离去后一改脸上的伤心之色,张牙舞爪的就朝着李木扑了过去,李木吓的连忙催动渡江步避开了数十米远,他将手中的禁制令牌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生怕许如青抢走。

    “李木,你什么意思!”

    许如青催动疾风步,很快便追上了李木,她正好见到了李木将禁制令牌收入储物戒指之中,气的直跺脚,当即就有要冲李木动手的架势,李木见状连忙摆手道:“青儿,你要干什么?这令牌师尊可是说好得由我来保管的,而且你要离开酒灵洞天也得和我一起才行。”

    “死木头臭木头,你少拿我祖爷爷来压我,我告诉你,这禁制令牌可是我弄来的,自然得交给我保管,你倒是会见缝插针,赶紧的交出来,如若不然,休怪本小姐不给你面子!”

    许如青手中青光一闪,她的那件灵宝青风裂被她取了出来,同时一股强横的真元气息自她体内蠢蠢欲动,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不是我拿师尊来压你,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啊,你若是将禁制令牌拿去了,然后悄悄地离开了,那我上哪里找你去,还不说去找你,你离开后我就得困在这酒灵洞天了,你要想离开酒灵洞天出去转转好商量,但是你要我将禁制令牌交给你,那却是万万不行的!”

    李木一副没商量的语气说道,自从在九离空间内闯了五年,李木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极大的信心,虽然许如青手中的高阶灵宝不少,但是他自认为要立于不败之地还是能做到的,所以并不打算真的服软,若自己真将禁制令牌给了对方,到时候许如青悄悄地离开了这酒灵洞天去了外界,若没发生什么事还好,一旦发生了意外,那他也就没有面目再见酒中颠了。

    “好啊,看样子你这是自认为实力有所长进,就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今日就让你明白明白本小姐的厉害!”

    许如青佯怒的一声立喝,她手中的青风裂在半空一个旋转,如一条刁钻的毒蛇一般,朝着李木直接抽了过去,气势凶猛速度极快,根本不留半点余地。李木知道今日若不动上几回手肯定是很难了事了,他体内天魔九变一动,抬手一拳携带者一道道黑色的闪电便朝着冲自己抽来的青风裂轰了过去。

    许如青见李木居然以肉拳来接自己的灵宝心中一丝冷笑,她这青风裂若是她自己炼制出来的灵宝那也就算了,可事实却并不是,这青风裂乃是酒中颠替她炼制的一件真王兵器,虽然以她目前的真元修为也很难发挥出真王之威,但是她自认为要破李木的肉身还是不难做到的。

    “轰!!”

    一声元气震荡产生的爆鸣在虚空中炸响,李木一拳轰在了青风裂的本体上,将青风裂轰的元气一震,倒飞了回去,而李木也并不好受,他的右拳颤抖了数下,其表面裂开了一道道口子,不过在他体内如渊似海的气血一冲之下,强大的生机瞬间覆盖了他拳头上的伤口,使他瞬间复原了,这便是气血强大的作用之一,能使体修在肉身恢复能力上有极大的提升。

    “没想到你的肉身居然已经强大到了这个地步,连我的青风裂都轻易无法破开你的肉身了!不过我告诉你,本小姐今天不会那么容易就收手的,看我寒冰塔!”

    许如青一击未能占到便宜后直接自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座晶莹剔透的七层冰塔,这冰塔乃是当日酒中颠自绝情宫冰心手中夺来的,是一件货真价实的道器,威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嘿嘿,青儿,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想出去呢我可以陪你,但是你要禁制令牌的话,不可能!我现在要去炼器了,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到时候等我炼器成功出关后,我答应你可以陪你好好出去转转!”

    见许如青居然连道器都取出来了,李木并没有多少惧意,他脚下渡江步一动,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再出现之时,早已经去了远方天际,只留下了他的声音在半空中传荡。

    “这该死的臭木头!你等着瞧!!!

    许如青冲着李木逃跑的方向大声的吼出了一嗓子,随后催动着七层冰塔朝着不远处一座小山包轰了过去,瞬间便将数十米高的山体轰成了齑粉

    且说李木逃离了许如青的纠缠后,他催动渡江步几个闪动便远离了酒灵洞天的出口位置,不久之后他出现在了酒中颠的洞府外。

    来到酒中颠的洞府大门口,李木取出了得自酒中颠的令牌,在他真元的激发下很快便打开了洞府的大门,大门打开后李木也没犹豫,直接钻了进去,随后洞府大门飞快的自动关闭了。

    一进入酒中颠的洞府后李木动用令牌将洞府给封闭了,他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为了防止许如青发疯来打搅他了。

    做好防备措施后李木强大的灵识一扫,很快他便发现了地火室的位置,他也没有客气,在七拐八绕之后来到了一间异常炎热的密室内。

    密室很大,长宽近百米,在密室地面的正中心位置,有一个地火阵台,在阵台上还摆放着一座巨大的丹炉,而在地火阵台的上方屋顶则有一个巨大的黑白太极图,这黑白太极图上镶嵌满了各种各样的材料,显然被布置成了一座阵法。

    “果然如此!这里果然有天火阵和地火阵,就是这里了!我果然没有猜错,真王级别的强者炼丹炼器,一般的地火怎么可能满足,只有地火结合天火才能符合师尊他老人家的身份嘛!”

    看着密室内的地火阵台和屋顶墙壁上的黑白太极图李木脸色大喜,他飞快的走到了阵台之前,他先将地火阵台上的丹炉给移到了一边,随后仔细的端详起了丹炉之下的地火阵和头顶上的天火阵。

    地火阵,这李木在金玉宗之时就曾见识过了,乃是以阵法之威牵引地底火脉之火入地表,从而让修炼者利用来炼丹炼器之用的,至于天火阵,这李木也是自混天留下的玉简和通天灵宝仿制品炼制之法记载的玉简内才知道的一种精妙阵法。

    天火阵和地火阵有异曲同工之妙,地火阵是用来凝聚地火的,而天火阵其用法如名,自然是用来凝聚天火之用的,所谓天火,和地火来源于地底火脉不同,天火一般是指的太阳精火,来源自然是天空中的太阳了。

    天火和地火一样,都是在修炼界早已经被修炼者利用起来的能量,通常都是用来炼丹炼器的,而能汇聚的天火和地火的精纯程度,则根据阵法的级别来判定了。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